2019年1月10日

尼泊爾紀行:一個人的安娜普娜基地營(七)下山之後

在吉普車上搖搖晃晃地坐了三個小時,我們一行人終於回到了波卡拉,先前在山上的艱辛彷彿像是一場夢境,而我們才剛剛夢醒。我放下背包,先去洗了個澡,將一身的塵埃都給洗去,不過那卡在指縫間的泥巴卻頑固地怎麼樣也洗不乾淨,我只得作罷,算了,明天洗澡再說吧。



我們與澳洲旅人約好了一起吃晚飯,慶祝下山,眼見距離晚餐還有一段時間,我決定把握時間,告訴Noor和Zenzi我要先去刺個青,直接與她們在晚餐的地方碰面。

尼泊爾紀行:一個人的安娜普娜基地營(六)我心中的香格里拉

 Day 04 路線:Dovan > MBC 

前一天晚上在山上與新結識的朋友們廝混到了深夜,一夥人在不知不覺中建立起了友誼,於是和他們約好了隔天用完早餐一起結伴出發。



睡醒後,我們幾人圍在長桌前一起享用早餐,原以為是個稀鬆平常的早晨,不料此時旅店的人員們忽然從廚房拿了一個插著蠟燭的鬆餅出來,一邊唱著生日快樂歌一邊走向加拿大女孩Fabienne,把眾人都給嚇了一跳,原來今天是Fabienne的21歲生日,同行的德國旅人得知後,悄悄地請旅店準備這份驚喜,當這份特製的蛋糕一送上桌,把酷酷的她都給弄哭了,感動得不知如何是好,當場無論是認識的還是不認識的,旅店裡的所有人全都一齊很有默契地一邊拍手一邊對著她唱生日快樂歌,頓時整個空間洋溢著一種和諧又幸福的氣氛,我真是想不到還有什麼比這樣還要棒的慶生方式了。

2019年1月7日

尼泊爾紀行:一個人的安娜普娜基地營(五)喜馬拉雅的夜空

 Day 02 路線:Ghandruk > Chhomrong 



在Ghandruk睡了一晚,雖然屋子的濕氣加上夜晚的低溫讓房間待起來並不舒適,但或許因為真的太累了,仍舊就這麼一覺到天亮。



山上的夜晚基本上無事可做,因此我不到九點就早早上床睡覺,隔天早上五點半鬧鐘都還沒響我就起床了,此時的天光正準備開始冉冉轉白,我走到房間外的陽台倚著欄杆凝望,清晨的天空澄淨得連一縷雲絲也沒有,隨著陽光輕緩地灑落在安娜普娜山脈上,原本雪白的山頭被染上了粉橘色的光,整個世界由這裡被喚醒,我不禁深深為眼前的景象悸動不已,此景只應天上有,這裡是眾神的國度。

2018年12月14日

尼泊爾紀行:一個人的安娜普娜基地營(四)在喜馬拉雅山上跳舞

 Day 01 路線:Nayapul > Ghandruk 

按照計劃,原本打算一大清早天還沒亮就去搭巴士前往安娜普娜爬山,但因為前一天拿不到TIMS,必須等隔天早上十點遊客辦公室開門才能申請,我只得在波卡拉多停留一天。



夜裡,我翻來覆去怎麼樣也睡不好,腦中不斷思索著有沒有更好的解決方法,就這樣睡睡醒醒地到了清晨。我拖著疲憊的身體走下樓,旅店早晨有供應免費的早餐和咖啡,雖然僅是些簡單的果醬吐司或是燕麥粥,但足以溫飽,以這個房間價格來說已經很划算了。

2018年12月12日

尼泊爾紀行:一個人的安娜普娜基地營(三)搭上前往波卡拉的長途巴士

手機的鬧鐘在早上五點半準時響起,我迅速地關掉,深怕吵到其他床位正在睡覺的旅客。前一天晚上已經預先將背包收拾好了,快速刷牙洗臉之後,我便悄悄揹上行囊離開,朝著巴士站出發。



離開旅館的時候,天色仍是暗的,整個城鎮萬籟俱寂,我孤身一人揹著背包,就著微弱的燈光沿著街道行走,打算搭乘清晨的長途巴士前往尼泊爾中部的城鎮波卡拉,從那裡出發攀登安娜普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