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8日

車禍

2008夏末,我遇到了從來沒有想像過會發生在我身上的車禍。

事情發生在昨晚9/16晚上7:55,由於隔天晚上就要開始去補習班上班,我想要一個可以裝書、筆記和筆電的大背包(因為我的是側背,不方便),原本向A王借,但是他在宿舍,週末才會回來,所以我就向小胖借。

約好後,我在家聽了10多分鐘的音樂,接著準備出門。只是去拿個包包,通常出門一下子,我都是穿牛仔褲+破爛帆布鞋的拉塌打扮,昨晚也不曉哪根筋不對,忽然想穿好一陣子沒穿的黃色高跟鞋,就搭上牛仔短褲,穿上外套出門了。



想不到,才剛離開家不到1分鐘的距離,在一個沒有紅綠燈的小十字路口,我被車撞飛了。

一切好像都在一瞬間發生,也在一瞬間結束,事情發生實在太快了,快到我直到現在仍然無法反應過來。當我騎到十字路口正中間時,忽然一輛六人座的小休旅車從右方出現,完全沒有煞車,等我意識到它的存在時,我人也已經在空中了。

當時腦裡閃過『發生什麼事了』和『不要』這兩句話,但是我連尖叫的時間都沒有。我只記得,那一瞬間的一個畫面,我看到暗紫色的天空,上面沒有半顆星星。然後我就倒地了。據說,我是雙腳被撞進車子裡。

我完全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應該說,我不知道世界上存在著這種事情。知道車禍這件事是很簡單的,可是我在天空中才明白,那離真實還非常遙遠。

事 情發生的太快,我不確定我有沒有叫出聲來,我意識一直很混亂。倒地後,不曉得是誰扶著我,也不曉得是哪個圍觀的路人打的119,我想像平常那樣說『我沒事 啊』,可是卻站不起來,說不出口;我腦袋甚至還沒接受這一整件事。我開始哭,驚嚇、害怕、痛苦、無所倚徬,很多路人圍觀,我卻不知道他們是誰,也不知道是 誰叫的119,不知道是誰打給我爸,我覺得好痛、好可怕,直到打文章的當下我仍然可以哭出來。

我從來都不知道救護車都來得這麼快,好快好快,原來坐救護車就是這個樣子。但我只記得救護車裡白白的燈光和救護人員黝黑的臉。

我還是一直哭。我拿起緊握在手中的手機打給高正諺,但是驚嚇得只能一直哭,一個字也說不好。

然後畫面轉進了急診室,出現了好多張臉,打針、擦藥、照X光、然後警察做筆錄。躺在病床上的我還是一直哭,我根本不知道為什麼哭,我很想停止這種無謂的動作,可是我控制不了我自己,ALL I CAN DO IS CRYING。

從 車禍現場到醫院,我連續哭了大概一個多小時,哭聲才漸漸有辦法慢慢轉小。接著小胖和他媽趕來醫院,原來是高正諺要趕回部隊,打電話叫他死都要趕過來。看見 熟悉的人,我又開始哭了,他安慰我說:『沒事啦!妳還是很正啦!』我才破涕為笑。事後他說,我當時非常非常用力的緊抓著他的手。

記憶的畫面都斷斷續續的,然後我又被推進去照了一次X光,醫院的天花板感覺好矮,白色的燈光不曉得為什麼這麼亮、這麼刺眼。

後來情緒漸漸平復了,我說我要回家,因為在醫院很無聊。我爸買了2個蛋糕給我吃,因為左腳非常痛,半爬半走的總算才回到3樓的房間裡。我沒有力氣,房間的東西全部散落一地沒辦法整理。

我不太記得回家後跟誰講了話,講了什麼話,他們說我一直講重複的話。我只記得我好想要一個拐杖。然後我在想不能洗澡要怎麼辦。

吃完藥後,我躺在床上,閉上眼睛卻都還是車禍的畫面,我又開始哭泣,我覺得好不真實,一切來得太突然,每個人和每個畫面都忽近忽遠,放大又縮小,又像停格那樣。最後,我漸漸睡著。

牛仔褲被磨破,鞋子的皮也整個被磨掉,奇蹟式的只有手機沒事,我沒有骨折,但是沒有傷口的兩條白晰雙腿(因為我每天都穿長褲)全部都是大片小片的擦傷,右邊屁股有兩道深而長的傷口,右腰部整個全部腫起來,雙手肘磨傷,舌頭在撞擊中咬破一個非常大的洞。

最可怕的是,我曾經夢過這一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公告】Google有時候會把留言誤認為垃圾訊息,因而沒有顯示,建議登入留言,如仍未顯示,亦可私訊至粉絲頁、或來信至信箱:domiwang.811@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