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6日

today

我不知道該怎麼起頭,但是我已經難過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看了上上一篇網誌的朋友們應該 知道那天晚上發生的事了,雖然我很難過,不過堅持努力生活為目標的我還是決定要開心一點,我決定要勇敢多認識一點新朋友,拓展一點交友圈,正巧今晚余翰哲 打工的地方同事們要吃宵夜,問我要不要去,這正好是一個認識新朋友的機會,也可以順便為Ryan寫餐廳的文章。於是我便欣然應允。

先到他們打工的地方等大家一起集合過去,我開始感到有點格格不入,原來今天不是單純的吃宵夜,是因為有一個同事離職,大家要為他送別。同事離職好像跟我八竿子打不著關係吧!真的滿尷尬的,我一點也不感傷啊!雖然有點想回家,但是人都來了,也只能硬著頭皮跟著去了。



然 後到了餐廳、吃飯,雖然有一個人還滿搞笑的,有戳到我的笑點,但是其他人完全不願意主動和我聊天,我有一點局外人的感覺,但我很努力要開朗,努力講話;當 其中一個人講了一個滿low的黃色笑話時,我就如同往常般哈哈大笑:「幹,你很髒欸!」瞬間,空氣寂靜了下來,我忽然間不知所措,還是努力笑笑帶過,接著 余翰哲用了一種像是要講悄悄話的聲音,音量卻不是很小聲的悄悄話說:「其實妳剛剛還滿丟臉的。」我努力的笑容瞬間凍結在空氣裡。我知道我辦不到了。

我 還是很努力想要笑,可是我發現我再也開不了口,我的眼淚幾乎快爆發出來了,我很努力忍著,吃完餐點,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覺得很難受很難受,我覺得那 天晚上孤單的感覺又襲來了,我有一種很想吐的感覺,我拿著包包走進廁所,看著鏡子裡自己沒有表情的臉,我沒有任何感覺,我無助的拿起手機打給住我家附近的 蔡岳勳,請他來接我回家。

掛上電話後,我強打起精神走回位置,微笑著很努力的把甜點草莓冰淇淋吃光,然後我拿起錢包準備先付錢,卻發現錢包裡只剩四塊錢。我前一天晚上才領這十天的薪水的,4750元。

我愣住了,我嚇到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因為我從昨晚到現在都沒有帶錢包出門過,這是我從昨天到現在第一次拿出來看。我的錢被偷了。

是衰嗎?是沒拜拜嗎?從回台灣的這一連串事情,我已經破碎到自己無法承受,為什麼一直不走運,為什麼生活是一場悲哀又可笑的戲劇?

我很努力回想,我的錢包只有在昨晚他們來我房間吃零食、和剛剛在他們公司餐廳裡,旁邊有人而已,不然就是我阿姨最近來住的那個朋友把我的錢偷了。只有這三種情況,但是第一種是不太可能的。

我幾乎快哭了。當下。現在。

接著蔡岳勳到了,我告訴余翰哲先幫我付,我明天再給他,我要先走了。然後蔡岳勳送我回家了。我躺在沙發上好久,對於這一切感到不可思議而又莫名其妙,我強打 起精神去翻那幾袋垃圾袋,找到了昨晚充滿啤酒灌的那一袋垃圾,我沒有戴手套,雙手很努力的在滿是酒臭味的垃圾袋裡翻。我找到了我的薪水袋。裡面空無一物。 搜尋的這個動作很沒有意義,因為我早就知道了,因為我習慣把錢放進錢包裡。

走上樓,洗好手,開電腦,我很冷靜,卻也很悲哀。我覺得我被困在一個倒楣而又寂寞的象牙塔裡了。

隔 天早上,我打電話給我爸,告訴他我的錢在家裡被偷的事,而這名身為我的父親的人類,卻一直不斷的說是那天party我朋友們來的原因,這根本是兩回事,我 的錢明明是前天領的,不僅一直推掉所有責任,完全一點幫助我想辦法的口氣也沒有,竟然還說:「那我怎麼知道怎麼辦!錢再賺就有了嘛!」加上裡面原本有的 錢,我記得是4張1000、1張500、9張100,有五千塊左右,在7-11要工作60個小時多才有這麼多錢,我不懂這名身為我的父親的人類如何能口從 他嘴裡說出這句話。

我不懂錢怎麼會被偷,因為我的行程如此單純。

我不懂為什麼我還必須如此沒有志氣的住在這個房間裡。因為有冷氣,因為家裡常常都只有我一個人(我喜歡獨居),因為不用付房租,所以我必須很沒有志氣的繼續待在這裡,我覺得我的心那一塊肉像被撕裂開來的感覺,我是一個很破碎的生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公告】Google有時候會把留言誤認為垃圾訊息,因而沒有顯示,建議登入留言,如仍未顯示,亦可私訊至粉絲頁、或來信至信箱:domiwang.811@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