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1日

第一天

終於明白,愛回不來,是我太 放不開。



早上,我走在董事長室的走廊上,精神晃晃惚惚的,走廊沒有開燈,走道兩旁的陰影顯得好深遂,好像要逐漸吞沒了我。

巨大的黑影吞沒了我的心。

我照慣例拉下董事長的窗簾,打開電腦、音響,機械地做著平常的例行公事。在等待電腦開啟的時候,我坐在董事長的椅子上發呆。

就只是一片空白。


我的腦袋好像突然間失去了運轉的功能了,不會動了。我忘了吃飯,忘了喝水,忘了睡覺,忘了心跳。

我唯一記得的事只有痛楚。

我想不起來早上我是怎麼騎來公司的。好像有下雨,我有穿雨衣嗎?我只記得當我停在河提路的紅綠燈時,我突然不能停止地大哭,兩旁的機車騎士一直看我,但是我沒有辦法停止,我一直哭,一直喊,一直心碎。


昨天晚上有強颱來襲,我騎在民族路回家的路上,暴雨打在我身上打得好痛,我騎著騎著,忽然開始大哭起來,街道上沒有半輛車。

我看著後照鏡自己的表情,痛苦,扭曲,分不清濕漉漉的臉上哪個是雨水,哪個是汗水。

颱風天,重感冒,失去你。

過了多久?

現在幾點了?

我忽然發現我坐在工務部,在一旁等協理打完電話,我赫然發現原本拿著的白紙怎麼突然變成整張藍色的,我握著原子筆的手不停地在上面畫沒有意義的線條和圈圈,畫滿了整張白紙。

我腦中停止了運轉,只剩下一片空白。

我記不起來副理和我說了什麼,只記得他和協理互相推責任給彼此,我覺得好無聊,什麼時候才可以結束?


昨天晚上,你和我說你瞞了自己的感覺很久,你想單身。

我知道那是什麼意思,那個意思是你不喜歡我了。

我發現我怎麼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見眼前呈核表上面的數字糊掉了,怎麼了?


原來我戴著口罩的臉太濕了,濕得口罩已經藏不住了,從兩頰滑至下巴,滴到桌上的紙。
 
我一開始哭著求你不要走。你說我沒做錯什麼,我對你很好,是你的問題。但是,如果我沒做錯事,為什麼要受到這樣痛楚的懲罰?

我求你不要走,你暫且答應,可是當我回家看到你鬱鬱寡歡的狀態,我知道你不快樂。


我記得我好像走進會館和惠中說了什麼話,但是我想不起來。我只記得我坐在她旁邊的椅子上,看著咖啡色的窗廉,看著若隱若現的戶外街道,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坐在這裡。

我不知道我是怎麼開口的,總之我說,你走吧。

但是我知道你走了就不會再回來了。

你回我:謝謝妳。

我忽然崩潰地大哭了起來,怎麼會是謝謝妳?我的存在,我的離開,讓你如此不堪?

我好像忘記了我原本是怎麼過的,我想要試著不去想,我的確做到了,可是為什麼我會就這樣發著呆,一片空白,然後眼淚不斷地滑落、滑落。

我想到去年聖誕節,你在房間為我擺滿了蠟蠋,親手寫了一張卡片,請我當你的女朋友。
 

我想那個時候的你,一定很愛很愛我。

那些相處甜蜜的記憶,痛得我拼命大叫,可是好像沒有辦法,我做什麼都沒有用,我太平凡了,我就只是一個平凡人而已,所以我沒有辦法改變這個世界。

可是我的世界,不過就是你的心呀。

祈禱時光倒流、許願、哭喊............都沒有用。


我想起上個星期每天都沒有睡覺,拼命為了你到處拍影片、剪影片,希望能讓提早畢業的你快樂的離開。

我不知道你會不會感動,會不會看完之後更愛我,當時的我,我只是想要努力為你。

我給了你一個驚喜,但是你也給了我一個驚喜。

就是離開我。

大家都說,妳很努力了呀!妳很棒!

可是我不想要當一個努力的人,我不想要當一個很棒的人,我只想要當一個幸福的人啊!你們懂嗎?

因為好多事情,好多事情,是努力也沒有用的。


無論我再怎麼拼命努力,

你還是不要我了。

我不想成為很多人眼中特別的人,我只想變成一個人眼中特別的人就好。我只想要當一個被你愛的人,我這樣的願望,很奢侈嗎?

我告訴自己沒事啊,繼續走路,吃飯,睡覺,可是我的胸腔像被人開了一槍,有一個好大好大的洞,我哭著說好痛,不知道怎麼辦,只能看著血一直流,停不下來。

為什麼這麼痛?我還要痛到什麼時候?要怎麼樣才能不痛?



一段感情就像一輛行駛的火車,

逝去的風景是過往的回憶,
下一站的美景是未來的旅程。

而有時候,
你的乘客不一定想去看下一站的風景,
他會微微笑的說,

對不起,我要在這邊下車了,
我要換車了。

而你只好停下車,
緩緩開啟車門,
目送這位乘客離開。

車廂搖搖晃晃的,
在名為寂寞的鐵軌上。

列車車廂空了
心也空了
你知道眼前將會有什麼風景
可是車廂是空的
開去有什麼用呢


朋友回我,因為他有別的地方要去,他有別的事情要做。

我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樣的留言流了好久的眼淚,

可能我心裡知道,他真的要去別的地方了。一個沒有我的地方。


而我的世界,在這一秒,忽然間崩塌了。

2 則留言:

【公告】Google有時候會把留言誤認為垃圾訊息,因而沒有顯示,建議登入留言,如仍未顯示,亦可私訊至粉絲頁、或來信至信箱:domiwang.811@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