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5日

與小花的重逢



我今天看到小花了。

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以何種形式、在什麼地方、什麼時候、如何地,再次撫觸到牠。

我從來沒有想過我能夠再見到小花一面。


今天中午的時候,負責幫大家買中餐的我,提著便當從正忠排骨飯走出來,小花,就在那裡。

不消多加確認,我就知道那是小花了。全世界也只有牠的臉有辦法長得那麼哀怨。

牠看起來彷彿比我印象中的還要老了好多歲,毛色看起來不再光澤亮麗,似乎許久未整理。牠像隻流浪狗般在便當店門口晃呀晃的,我愣了住,驚訝地呼喊:『小花?

我不曉得牠有沒有認出我來,也不知道牠還記不記得我。非常害怕陌生人的牠,對著我搖尾巴,並且讓我撫摸,但牠的眼神卻彷彿寫著陌生,許久未見面,我們倆心中都同有似曾相似的陌生感。

看見牠,我第一個反應便是,Kev或者他的女朋友應該在附近才對,於是我連忙抬頭四處張望,卻怎麼找也找不到熟悉的人影,這時我開始緊張了,他們該不會是把小花弄丟了吧?

我雙眼一邊繼續搜尋著十字路口的每個人影,一邊在腦中思索:『怎麼辦,我應該聯絡誰才好?』

椅子上坐了一個頭髮花白的老爺爺,我連忙問他:『請問你有沒有看見這隻狗是從哪裡來的?牠是每天都在這邊,流浪好幾天了嗎?這是我朋友的狗,牠好像走失了。』

我也顧不得他怎麼會知道這些問題,眼前也只有他看起來像是在這裡坐了一段時間,也許他會有什麼線索。

一開始他一直答非所問,回答「不知道啊」、「從那邊來」、「什麼朋友」,後來看我真的很擔心的模樣,才說出狗是他帶來的。

呼!這下,我才鬆了口氣,原來小花沒有走失。我想,他應該是Kev的女朋友的爺爺之類的吧!記得以前聽說他們有時候會把小花丟到她家。

我向老人說:『原來是這樣!這是薩愈揚的狗嘛!』他「嗯」了一聲,我答道:『那麼我就放心了。』接著停頓了幾秒鐘,然後向他道別。

當我轉身踏出往停放機車的方向的那一步,我是猶豫的。

地球很小,世界很窄,但今日一別,我卻不知何時能夠再見面,也許這才是我和牠真正的最後一面,望了牠最後一眼,踏出了往機車的第一步,從今以後,就別離了。

我戴著安全帽,看見老人要走了,吆喝了一聲,小花便跟著他走了。難怪小花一直在他的座位附近打轉。

世界在轉,有人說HELLO,也有人說GOODBYE,相聚和分離在每一分鐘都在發生。

我覺得我能夠接受了,雖然我並不清楚我有沒有不捨的感覺,也不曉得我內心的感覺是多還是少,當下,一切都感覺都好模糊,但我想,我知道牠已經不是我的了。

只剩下的是關心。

這一次沒有流眼淚,只剩下過客的感覺。

我像是感覺很複雜,卻又什麼特別的想法也沒有,沒有離情依依,沒有回憶蜂擁,也許其實我直到現在寫文章的深夜裡,都還不知道自己應該要有什麼反應才正確。

感觸最深的事,通常都發生在一個你沒有防備的平凡日子裡,既不是計劃好的,也不是小說裡什麼下大雨的夜晚,在一個既平凡又炎熱的午後,它(牠)出現,然後又這麼走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公告】Google有時候會把留言誤認為垃圾訊息,因而沒有顯示,建議登入留言,如仍未顯示,亦可私訊至粉絲頁、或來信至信箱:domiwang.811@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