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31日

山梨・清里高原的美麗與哀愁

有時候我常想,旅行好像總在結束之後才真正開始,因為當距離太近時人的視線總是模糊,反倒是當終於拖著行李返家,坐在沙發上開始遙想那些過程,旅行的點滴彷彿才從那一刻起開始滲透進我的身體裡面。



由甲府駕車,我逐漸進入了日本的中部地帶,隨著旅行的時間漸長,對於時間的概念也就越加模糊,一個人長途旅行往往不像電影所演的那般華美浪漫、每天都有動人的情節,多數時候其實是很枯燥平凡的,有的時候好幾天沒有洗澡,窩在哪個山上或者海邊的停車場,當我曲著膝躺在窄小的車子內過夜,望著窗外漆黑的夜,我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被時間遺忘的人,不存在於世界巨大的齒輪中,而是隱沒在廣大無垠的大地。那是一種全然孤寂的感覺。我常常懷疑地問自己為什麼來旅行?我想,也許只是想看看自己能走多遠而已。

這天,我來到了山梨縣境北方,這裡有一座寬闊的高原,叫作「清里高原」,座落於八岳山脈旁,地勢高聳,景色優美,氣候亦十分涼爽,在夏季的時候是避暑勝地,冬季則適合滑雪,高原上有不少牧場、森林、瀑布等等自然景觀,是個很適合度假的地方。

2018年5月23日

千葉・南房總海岸

旅行已經經過了兩個月,在結束了在日本中部與關西的大縱走之後,我與巧比回到東京的車行,進行每個月一次的例行換車。(租車最長一次只能一個月)

大概因為是小車行的緣故,櫃檯還是同一位伯伯,記得在一開始的時候,他對我十分冷漠,不過到了這回第三次見面,他對我的態度明顯有了轉變,變得親切許多。我常常覺得日本人在剛認識的時候是很有距離的,也許是他們的民族性使然,並不輕易與人交心,不過當日子久了,他們對你付出的人情味卻倒也是特別地濃厚。



不知不覺,旅行只剩下16天了,很快地我與巧比就要返回台灣,再漫長的旅程也終有結束的一天。時間就像一輛沒有終點的火車,有時我試圖停下來,或者自以為停了下來,實際上它仍以緩慢的速度將我推向未知的前方,窗外那一閃即逝的風景,那些我曾經以為的永恆美麗,都只能是浮光掠影。我不能免於世俗地嘗試用鏡頭或是文字想將那些倏忽即逝的美景一一捕獲,但很多時候,我其實明白那些觸動心靈的片刻彷彿曇花一現,都只能活在那一瞬間而已。

2018年5月3日

五月・那須高原-殺生石『御神火祭』

·彩繪玻璃美術館
·南丘牧場
·那須岳(茶臼岳)
·殺生石・御神火祭

離開了日光之後,我繼續朝著栃木縣北邊前進,來到了北方的那須高原。



抵達那須高原之後,天空的雨開始下個不停,我與巧比窩在車上,幾乎哪裡也去不了,簡直就像是流浪漢般無處可去,被困在原地三天,原本以為是運氣不好,沒想到最後卻因此陰錯陽差地遇上了魔幻的殺生石火祭,至今仍歷歷在目,難以忘懷。誰能想得到一場大雨,竟是為了引領我走向那美麗的瞬間呢?

總之,且讓我細細為各位道來那一段待在那須時發生的故事吧。

2018年5月1日

沿著日光旅行

·日光東照宮、二荒山神社
·中禪寺湖(湯元溫泉)
·龍王峽(鬼怒川溫泉)

在栃木縣的西邊,有一個叫作「日光市」的地方,那裡的森林湖泊如夢似幻,自然地形豐沛,可以沿著湖邊散步,也可以登山健行,或是到濕地走走,山裡面還有許多壯闊的瀑布,猶如世外桃源,因為距離東京只需1.5小時,不少人到關東遊玩時都會順道造訪此地。



記得很久以前某一次去東京的時候,我想著是不是可以順道造訪附近的自然景點,查到了日光這個地方,當時是冬季,日光當地的湯元溫泉正好有特別的雪祭,看起來非常夢幻,十分吸引我,於是我興致勃勃地開始查詢行程,無奈因為晚上的巴士班次實在是太少了,怎麼計算都無法當天來回,最後只好放棄這個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