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3日

五月・那須高原-殺生石『御神火祭』

·彩繪玻璃美術館
·南丘牧場
·那須岳(茶臼岳)
·殺生石・御神火祭

離開了日光之後,我繼續朝著栃木縣北邊前進,來到了北方的那須高原。



抵達那須高原之後,天空的雨開始下個不停,我與巧比窩在車上,幾乎哪裡也去不了,簡直就像是流浪漢般無處可去,被困在原地三天,原本以為是運氣不好,沒想到最後卻因此陰錯陽差地遇上了魔幻的殺生石火祭,至今仍歷歷在目,難以忘懷。誰能想得到一場大雨,竟是為了引領我走向那美麗的瞬間呢?

總之,且讓我細細為各位道來那一段待在那須時發生的故事吧。

那幾天裡,我都停在栃木的某一個休息站等雨過去,那間休息站有著歐式的木屋造型,旁邊則是一大片森林與草地,看起來很有一種童話小木屋的感覺,裡面有一間麵包坊,每天都有熱騰騰的新鮮麵包出爐,也有提供各種洋食簡餐與點心。



他們的玉子義大利麵非常好吃,吃第一次時讓我感到很驚艷,於是隔天又跑去再吃一次,去第二次的時候,店員阿姨認出了我,對一個驛站來說,來客多半是過客,大概很少會有熟面孔出現,所以她不免感到驚奇,在我飯後特地端出了一小份草莓蛋糕招待我,讓我感到受寵若驚。





等雨停的那幾天,除了用電腦看看電影打發時間以外,因為怕巧比太無聊,我還在附近找了間寵物咖啡廳去坐坐,找到這間連鎖的「Dog Dept」,在日本各地有非常多分店,裡面賣著許多自有品牌的寵物用品,都滿好看的,可是價格也不便宜,只能用眼睛看看。



裡面的樣子,還滿多人帶著狗來的。



來寵物咖啡廳交交日本朋友的巧比。



點了杯咖啡和義大利麵,有一點貴,但是味道不怎麼樣,還是上面那間休息站的比較有水準。



在等待雨停的時候,還發生了一件小插曲,當時的我才剛從東京換好車,離開沒幾天而已,沒想到租車公司的人突然聯絡我,告知我的這台車因為有狀況,被汽車公司召回,為了安全起見,我必須回去再換一台車才行,聽得我頭都暈了,竟然又要開回東京再開回來,雖然租車公司有補貼我一點費用,不過這樣來回折騰300公里,真是夠累人的。



終於,在我以為這場雨永遠也不會停了的時候,第四天早晨,天空終於露出了晴朗的淺藍色,我總算得以正式開始在那須高原地區的旅行。

首先第一站,我來到了那須的彩繪玻璃美術館(那須ステンドグラス美術館),這間美術館裡頭展示著一百多年前歐洲的教堂彩繪玻璃與家具,畢竟是亞洲,平時很難看到這種東西,忍不住勾起我的興趣,於是決定先來這裡參觀。



這個美術館的建築物非常美麗,是英式的鄉村風格,淡淡的黃褐色石壁,上方還有尖尖的屋頂,庭院種滿了芬芳的花朵,彷彿有種走入英國鄉間的錯覺。



其實這個美術館的建築是仿照英國的科茨沃爾德(Costwold)地區的房屋特色所建,科茨沃爾德被喻為英國的心臟,該地區的房屋保有著傳統典雅的鄉間風情,與義大利托斯卡尼、法國普羅旺斯,三者被並列為歐洲三大田園風光。



喜歡拍建築物的毛病又發作了......你們就忍耐點多看幾張吧!









入場門票是1300円,一大早的,美術館都還沒開門,門口就已經排了一堆少女與阿姨們迫不及待要進去參觀了。



美術館分成好幾棟建築物,主要的展館裡面不能拍照,總之就是很像教堂的風格,有很多美麗的彩繪玻璃窗和傳統歐式老家具,每片七彩玻璃窗上都有著聖經的故事,據說製作相當不容易,是非常美麗的藝術品,當陽光穿透這些彩繪花窗灑落室內,那畫面真是美得讓人幾乎望得出神,看的時候經常讓我想到一本很喜歡的西班牙小說「海上教堂」。

展館裡面有好幾個廳室,會定時有專人演奏音樂,氣氛非常棒,經過其中一個的時候,裡頭恰好有人在演奏管風琴,我與其他旅客們在教堂的木椅上各自找了個位置聆聽,管風琴獨有的那扁長悠遠的琴音迴盪在室內,讓空氣帶有一種十分莊嚴的氣氛,仔細一看,每一排的木椅最前方還都插了一朵新鮮的玫瑰花,整個空間簡直浪漫到無以復加。

雖然主要展館不能拍照,不過旁邊有一間結婚用的教堂建築(可以預約來這結婚),裡面倒是可以拍照,雖然比較小,不過與展館的風格一樣,大概就是這種感覺,拍幾張給大家欣賞,總之就是一個網美必去的地方!







旁邊還有附設咖啡廳以及紀念品店,提醒大家一定要多留一點錢來這裡買東西,因為他們做的紀念品都非常漂亮,做成像是彩繪玻璃風格的各種小物,還有美麗的彩繪燈具等等,簡直是會讓人失心瘋的程度啊!

因為這裡已經接近我的旅程末段了,錢早就亂花得差不多了,只買了3個彩繪玻璃風格的花朵書籤,一個雖然要1000円,卻是我買過最美的書籤了,事後有點後悔,當時應該再多買幾個的。





參觀完少女心大噴發的那須彩繪玻璃美術館之後,接著我繼續上路,帶著巧比來到了附近的「南丘牧場」。

這是一個開放式的觀光牧場,不需要門票就可以進去,也可以帶狗,牧場裡面養了許多動物,有乳牛、綿羊、驢子、馬、兔子......等等,還有魚池可以釣魚,也有餵食秀等等的互動活動,所以很受到家庭遊客的歡迎,裡頭也有牧場自家產品的烘焙坊與小賣店,可以買到些新鮮的農產品。



我們沿著牧場的小徑散步一圈,動物們已經很習慣人了,即使我們經過的時候也不在意,照樣自顧自地低頭吃著地上的牧草。





不過南丘牧場比我想像中的小上許多(當時我腦海中以為是類似山梨八岳高原牧場之類的壯闊景觀XD),以散步為目的的我們,很快地走了一圈之後就結束了,沒有待很久。





離開了牧場,我們繼續開著車在那須高原上亂晃,夏季壯闊的高原風景美不勝收,放眼望去,盡是一片無窮無盡的蒼翠綠野,山岳連綿起伏直至天邊。







在這些連綿起伏的那須山岳之中,最高的一座是那須岳(又稱茶臼岳),高達1915公尺,也是日本登山界著名的一座高山,不過雖然十分高聳,其實高原上有一個纜車站,可以搭乘纜車直接抵達那須岳的九合目,只要一個小時就能攻頂,一種偷吃步的概念。(日本通常會將山的高度分成十合目,十即是山頂)

前幾天在休息站躲雨的時候,那時看到一份傳單,發現這個纜車站歡迎寵物搭乘,於是我便興致勃勃地決定帶著巧比一起去搭纜車上山看看。



搭乘纜車來回的費用是1800円,有一點小貴。起點是山麓站,終點是山頂站,來到了山麓站之後,我好奇地東張西望,觀察要怎麼帶狗上纜車,此時有個賣熟食的大哥看見我們,主動熱情地詢問我們需不需要幫忙,親切地告訴我要用籠子裝起來。

當聽見我們是由台灣一起來玩的時候,那位大哥露出了一個驚喜的神色,跑進櫃檯拿出一本台灣旅遊書給我看,上面密密麻麻地做滿了筆記,原來他前不久才剛去台灣玩回來而已,還秀了幾句中文給我聽,並問我發音正不正確?我忍不住覺得有趣地又多教了他幾句中文。



纜車站內有提供寵物籠租借服務,提供各種尺寸的寵物運輸籠,還滿齊全的,寵物也不需額外收費,算是一個寵物友善設施,可以帶著狗來攀爬那須岳。

不過巧比是搭飛機來的,當然自己有籠子,所以就回車上拿了籠子來用。



搭纜車囉.........其實這不是巧比第一次搭纜車,之前有去過日月潭纜車。(這表情是以為又要搭飛機了嗎?)



車廂超級大的,沿途車掌先生會解說一些地形景觀。





咻的一下,馬上就到了山上,一出纜車站,山頂的強風立刻襲來,差點讓人站不住腳。



小短腿登上了那須岳!



從這裡只要走約一個小時就能抵達山頂,但是我完全沒發現自己穿著拖鞋就上來了,直到山上才發現,眼見大家一個一個往山上走,我只能飲恨地望著山頂,可惡,浪費1800円到底是上來幹麼的......



那須岳仍然是一座活火山,只見乾禿的灰色砂礫爬滿山頭,幾乎寸草不生,很有火山常見的寂涼風景,與山下的沃野千里彷彿兩個世界。



既然爬不了山,就只好在登山口閒晃拍拍照了。





就算這裡還沒到山頂,也有1684公尺之高,視野非常遼闊。





下山之後,因為已經好幾天沒有洗澡了,於是我決定在附近找個地方洗個舒服的熱水澡,來到了附近的湯本溫泉,在街上找到一間老字號的溫泉旅館「松川屋」,在充滿檜木香氣的浴池裡洗了個痛快的溫泉。



當我洗完澡出來,坐在椅子上喝著旅館提供的茶水休息的時候,突然看見牆上有張奇異的海報,上面有個戴著狐狸面具的人吹奏著笛子,背景是熊熊的火焰,海報上面寫著大大的「御神火祭」的字樣,看看日期,不就是今天嗎?我好奇地跑到櫃檯詢問這是什麼活動,只見戴著眼鏡的櫃檯阿伯拿出一張傳單給我,告訴我是本地的一個傳統祭典,舉辦的場地就在旁邊的「殺生石」,不妨過去瞧瞧。

原本打算洗完澡就找個地方準備過夜的我,聽到這裡,忍不住被勾起了濃濃的好奇心,決定前往一探究竟。



「殺生石」是湯本溫泉附近的一個火山口,旁邊有一個溫泉神社,我由神社進入,一路走到殺生石,只見道路兩旁點燃了整排的火炬,許多人臉上戴著白色的狐狸面具走來走去,或是用彩色的顏料把臉畫成狐狸的樣子,眼前的一切在黃昏的暮色之下看起來氣氛相當詭魅,我彷彿像是誤闖了什麼神秘的祭典,對眼前的景象感到十分驚奇。



由溫泉神社順著步道走,可以一路往下走到殺生石。



殺生石這裡滿佈的亂石是帶有毒性的火山岩,所以圍起來讓人不要太靠近。





殺生石這裡還供奉著數量驚人到頭皮發麻的千體地藏,這是生者用來祈禱亡者能夠安心成佛所立的,上千座的地藏石像象徵著一個又一個的亡靈。



原來御神火祭的由來,是神社為了鎮撫噴發的那須岳火山所流傳下來的,在殺生石當地流傳著一個關於九尾狐的故事:

傳說作惡多端的白面金毛九尾狐最後逃到了這裡,被追擊喪命於此,死後的祂心有不甘,怨念化作毒石,讓此地草木不生,鳥獸死於其間,被稱為無間地獄,因此這個地方被稱為「殺生石」。

為了鎮撫火山、以及安撫亡靈,當地的溫泉神社每年此時會由無間地獄採火,舉辦神式,這就是御神火祭的由來。(其實那些毒石就是火山岩,鳥獸則是碰到了高溫硫磺噴煙而死)



只見殺生石內穿梭著準備參加祭典的人群,不少攝影師更是已經早早卡好位置準備拍照了。



這個火之祭典在晚上舉行,空地上用茅草和木條架起了巨大的焚火堆,是晚上儀式要點燃用的,一旁則有消防車與灑水車候命。







會場後方有一些祭典的小吃攤販。



看見路邊有在幫人免費畫上狐狸臉的服務,稱為「狐化妝」,立刻心血來潮地排隊也跟著畫上。





因為我很想要那個狐狸面具,所以忍不住跑去問要去哪裡買,原來這個狐狸面具是要報名參加晚上的「松明行列」才會得到的,會給你一個面具和白色的防火衣,晚上可以跟著隊伍拿著火把參加儀式。



幸好及時趕在了截止前跑來報到名,費用要500円,拿到了想要的狐狸面具,感覺非常有紀念意義。

雖然也很想參加松明行列、拿著火把參與祭典的儀式看看,不過畢竟是第一次來,我更想拍照,所以最後雖報了名,我並沒有去報到參與火把的隊伍。



差不多六點左右,隨著天色越來越暗,祭典也宣告開始,場地中間架設了一個舞台,穿著和服的老嬤嬤坐在上方用特殊的語調吟唱那須當地的傳說故事,緊接著還有三味線與獅子舞的傳統表演。





隨著夜色漸深,整個御神火祭的最高潮也即將來臨,我抬頭一看,赫然發現上方神社有一群人拿著火把、戴著狐狸的面具,沿著步道緩緩走下來,就是剛剛的說的「松明行列」,一行人慢慢地走向殺生石空地上的巨大篝火堆,畫面彷彿像是親臨電影場景般不可思議,令我忍不住為之屏息。





長長的隊伍慢慢地走了下來,有秩序地圍起篝火堆成一個大圈,接著一位穿著非常隆重的神司走向火堆,開始主持祭禮,嘴上喃喃唸著神秘的經文。



待他誦經完畢,神司率先將火堆點燃,接著眾人一一將手上的火把也扔向火堆,火焰開始熊熊燃燒,彷彿像是九尾狐與亡靈的怨氣,高得像是要燒破黑色的天際,就連站在遠方的我也能感受到熱氣,額頭不禁開始滲出汗來。





旁邊則有裝扮成白面金毛九尾狐的鼓手隨著音樂與火燄敲擊著太鼓,眼前的一切實在是太過魔幻,簡直令我無法轉移目光。



錄了一小段影片:



祭典結束後,我找了間攤販坐下來吃了碗湯麵,接著才隨著散場的人潮慢慢步回停車場。直到回到車上,我仍像還沒回過神般,腦海中不斷浮現剛剛那幅震撼我心的畫面,我照了照鏡子,想起臉上還殘留著方才的狐化妝,彷彿提醒了我剛剛所經歷過的一切並非夢境。遠方街邊一簇簇的火炬尚未熄滅,仍在夜色中晃動身影,我驅車漸漸駛離那些火光,但心卻彷彿仍遺留在那裡。

這場不期而遇的美麗祭典,直到如今仍恍如夢境般不可思議,我想可以說是在日本遇過最印象深刻的事情之一,也是我在栃木縣旅行中最美的一段回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公告】Google有時候會把留言誤認為垃圾訊息,因而沒有顯示,建議登入留言,如仍未顯示,亦可私訊至粉絲頁、或來信至信箱:domiwang.811@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