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4日

尼泊爾紀行:一個人的安娜普娜基地營(四)在喜馬拉雅山上跳舞

 Day 01 路線:Nayapul > Ghandruk 

按照計劃,原本打算一大清早天還沒亮就去搭巴士前往安娜普娜爬山,但因為前一天拿不到TIMS,必須等隔天早上十點遊客辦公室開門才能申請,我只得在波卡拉多停留一天。



夜裡,我翻來覆去怎麼樣也睡不好,腦中不斷思索著有沒有更好的解決方法,就這樣睡睡醒醒地到了清晨。我拖著疲憊的身體走下樓,旅店早晨有供應免費的早餐和咖啡,雖然僅是些簡單的果醬吐司或是燕麥粥,但足以溫飽,以這個房間價格來說已經很划算了。

2018年12月12日

尼泊爾紀行:一個人的安娜普娜基地營(三)搭上前往波卡拉的長途巴士

手機的鬧鐘在早上五點半準時響起,我迅速地關掉,深怕吵到其他床位正在睡覺的旅客。前一天晚上已經預先將背包收拾好了,快速刷牙洗臉之後,我便悄悄揹上行囊離開,朝著巴士站出發。



離開旅館的時候,天色仍是暗的,整個城鎮萬籟俱寂,我孤身一人揹著背包,就著微弱的燈光沿著街道行走,打算搭乘清晨的長途巴士前往尼泊爾中部的城鎮波卡拉,從那裡出發攀登安娜普娜。

2018年12月10日

尼泊爾紀行:一個人的安娜普娜基地營(二)加德滿都

一大早,我騎著機車將巧比送到朋友家,委託朋友接下來的兩個禮拜幫忙照顧巧比,接著把家裡鑰匙扔進信箱,揹上背包,出發前往尼泊爾。



經過了三小時的飛行,傍晚,飛機降落在久違的曼谷蘇凡納布機場。台灣沒有直飛尼泊爾的飛機,所以我從曼谷轉機,轉機時間15個小時,原本打算在機場混到隔天早上班機時間,沒想到出發前三天才發現轉機超過12個小時需要有轉機簽證,已經來不及去台北辦事處申請了,只能現場申請雙倍價格的落地簽,單次泰銖2000元,一想到就覺得荷包在滴血。想著錢都花了,乾脆就進曼谷市區玩一晚算了,於是便與在曼谷工作的BZ約好晚上一起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