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2日

尼泊爾紀行:一個人的安娜普娜基地營(三)搭上前往波卡拉的長途巴士

手機的鬧鐘在早上五點半準時響起,我迅速地關掉,深怕吵到其他床位正在睡覺的旅客。前一天晚上已經預先將背包收拾好了,快速刷牙洗臉之後,我便悄悄揹上行囊離開,朝著巴士站出發。



離開旅館的時候,天色仍是暗的,整個城鎮萬籟俱寂,我孤身一人揹著背包,就著微弱的燈光沿著街道行走,打算搭乘清晨的長途巴士前往尼泊爾中部的城鎮波卡拉,從那裡出發攀登安娜普娜。



搭巴士的地方位於Naya Bazar附近,距離旅館大約10分鐘,不算太遠,前一晚向旅館人員問了位置,原以為可以輕鬆找到,到了路口之後卻遍尋不著哪裡有巴士可以搭,趕緊在路邊找了位小販奶奶詢問,雖然她並不會說英文,但聽得懂我所說的波卡拉,立刻會意過來,往我的反方向指了指,我開心地對她比了個讚道謝,沒想到她竟也幽默地比了個讚回應我,讓我燦笑了好一會,我覺得這個手勢真是旅行時最好用的國際語言了。

順著老奶奶指示的方向往回看,這才發現原來路邊一整排的巴士就停在那裡,長得彷彿沒有盡頭,顯眼得不得了,剛剛要是往旁邊看就會發現了。除了我以外也有滿多背包客找不到,所以把地圖畫出來讓大家比較好找。



雖然才六點,但已有許多背包客站在一旁等候,因為前往波卡拉的巴士每天固定早上七點發車,錯過了就得等明天。因為時間很早,所以連帶地有許多小販看準了商機,站在一旁兜售現做的早餐讓乘客帶上車吃。

我沿著一輛輛的巴士搜尋,找到了一台寫著波卡拉的巴士,興高采烈地上前詢問,司機請我出示車票,我說我沒有預約,他告訴我位置早已客滿,請我往前去詢問別台,我這才曉得原來前往波卡拉的巴士一定要預約,天真的我還以為直接來現場搭車就可以了,眼見每一台車都客滿了,我頓時焦急得不知如何是好,此時一位站在路邊的大叔見狀,知道我沒買票後,喚來另一名小弟來幫忙,叫他帶我去前面找車,好不容易才終於找到一台有空位的巴士,讓我感激不已,連連彎腰向他道謝。原本還以為對方是不是私人攬車的司機,直到上了車後才發現對方純粹只是幫忙我找車就走了,讓我又是驚訝又是感動於尼泊爾人對於陌生人那單純的好心腸。

(事後詢問,原來大部分的旅店都可以幫忙代訂車票,單趟費用是800盧比,車上會送一罐礦泉水)



待乘客陸續就座,約莫七點多左右,車子便搖搖晃晃地朝著兩百公里外的波卡拉出發了。(Pokhara,又譯博克拉)



由加德滿都慢慢地駛離城鎮後,開始沿著谷地之間上上下下地行駛,一旁就是陡峭的山谷,看得人驚心動魄,深怕一個轉彎車子就要摔下去了。前往波卡拉的巴士都很老舊,也沒有空調,加上路況不好,一路上顛顛坡坡的像是在搭越野車,有時遇到較大的窟隆,車上的乘客屁股全都跟著彈跳起來,幾度讓人擔心車子是不是快要解體了。



我窩在椅子上望著窗外的景色變化,也觀察沿途窗外經過的村莊居民,許多人隨手將垃圾往窗外一丟,扔進了早已滿出來的髒水溝,流浪狗則低著頭喝著一旁的髒水,不時有機車騎士騎著擋車從窗邊呼嘯而過,農婦蹲在路邊洗衣服,孩子無所事事地坐在地上發愣,幾名老人大喇喇地躺在門口草蓆上睡午覺,從屋子到曬在外面的棉被,車子揚起的泥塵把世間的一切都沾染上了一層黃黃灰灰的色澤,彷彿洗也洗不掉。或許這正是搭乘長途巴士的樂趣,從車窗看出去,眼前一格一格的畫面像是在看一部電影,記錄著平淡而真實的居民生活風景,讓我回想起之前在日本看過的一部義大利紀錄片「一條大路通羅馬」。

在尼泊爾,幾乎信手捻來都是一段故事,但我在尼泊爾的那段時間卻很少拿起相機,所以這一趟旅行的照片並不多。我很難確切形容那種感覺,當下的我常常覺得伸手拿起相機拍照實在是太浪費了,那一幅幅動人的畫面接連不斷地在我眼前上演,如果我透過鏡頭去看而非我的肉眼、我的心,我覺得自己彷彿會錯過什麼,而那樣實在是太浪費了。



尼泊爾的早晚溫差很大,清晨相當寒冷,早起搭巴士的我穿了好幾件衣服。



從加德滿都出發前往波卡拉的巴士時間表訂是六個小時,但因為尼泊爾的道路狀況不佳,實際上往往得花上更長的時間才能抵達,我去程和回程都花了八、九個小時,坐在我隔壁的美國旅人告訴我,他上一回遇上了塞車,搭了十二個小時才到,另一位在波卡拉遇見的旅人也搭了十多個小時,相較之下,我還真算是幸運了。

雖然路途遙遠,不過途中會停好幾個地方讓乘客下來上廁所,記得自己準備衛生紙。



中午也會停在半路的餐廳讓大家吃飯,餐點的內容類似我們的台式自助餐,選擇滿多的,可以吃得很飽,餐廳的景觀也出乎意料地相當不錯。

吃飯的錢不含在車資裡,要自己另外付(約400元盧比),因為我的食量很小,覺得有些浪費錢,所以回程的時候就沒有下車吃飯,隨便吃了點身上的零食果腹了事。





坐在我位置旁邊的是一位美國旅人,樣子看起來很茫,應該是剛抽了不少,一身皺巴巴的衣裳和油膩膩的頭髮,下巴的鬍子也已經很久沒刮,很明顯地已經流浪了很長一段時間。在尼泊爾遇到的旅人大多是長時間旅行,半年、一年、兩年,或者永遠不回去,環遊世界是司空見慣的事情,每當旅人們彼此見到對方的第一句話,通常都是「你接下來要去哪裡?」或是「你在尼泊爾待了多久?」。中西方的旅遊習慣差異很大,對於東方人來說,兩週的假期已經算長了,但每當他們聽見我只來兩個星期,總是會露出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認為這麼匆促的時間怎麼夠好好看清楚這裡?確實也是如此。

一路上我倆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我拿出在機場買的巧克力請他吃,兩人邊吃邊聊,美國旅人告訴我他之前已經去過波卡拉了,後來跑去印度,一直忘不了波卡拉那裡悠閒的氣氛,所以又跑回來,聽得我有些神往,開始期待起等一會的目的地。

後來我不知不覺睡著了,半夢半醒間,鼻息間一直傳來巧克力的香味,起初我不以為意,直到低頭往下看,這才驚見原來有一塊巧克力掉到椅子上,在我牛仔褲屁股的位置融化了!咖啡色的濃稠液體黏著我的褲子,看起來像極了排泄物,糗到不行,我驚慌失措地趕緊拿出背包的濕紙巾擦拭,一旁的美國旅人見狀,不曉得是不是誤會了,竟然立刻換座位,讓我又尷尬又想笑。



經過了八個小時,巴士終於來到了波卡拉,在鬧哄哄的終點站停了下來。當接近波卡拉的時候,窗外已經可以清楚瞧見美麗的安娜普娜山脈,白色的雪山在藍天底下閃閃發光著,美得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波卡拉」是尼泊爾的第二大城市,位於安娜普娜山腳下,故通常人們都會由這裡出發前往登山,波卡拉在尼泊爾語言中有著「湖城」之意,這是因為城鎮中間有一座美麗的湖畔「費娃湖」,可以一邊沿著湖畔散步、或者是乘船遊覽,一邊眺望不遠處的雪白的山脈,景色很好,相當受到旅人青睞,因此湖邊聚集了不少餐廳和旅館、商店。

原先估算抵達波卡拉之後應該還有充裕的時間,所以並未事前在加德滿都辦好入山證,打算到了波卡拉再去辦理,卻沒想到抵達的時間嚴重延遲,下午三點多才到,遊客辦公室雖然是五點下班,但經常提早關門,打算隔天開始攀爬的我深怕今天拿不到入山證,於是一下車之後,趕緊招了一輛計程車,也顧不得多花一點錢了,請司機驅車直奔湖岸南邊的遊客辦公室。

十萬火急地在三點半趕到遊客辦公室,卻發現還是來不及,TIMS櫃檯居然已經關閉了,ACAP的櫃台也正在準備收拾下班,原來正值尼泊爾節日「燃燈節」期間,他們全都提早下班,揮了揮手請我隔天再來辦。

(入山證分成兩份文件,登記旅客登山計畫的TIMS和保護區門票ACAP,雖然是不同櫃檯,但是在同一個中心辦理,詳情可參考之前文章:「出發尼泊爾前你該知道的事」)

聽到這個消息,我當下愣在原地不知該如何是好,我的旅行時間並不充裕,腳程也不快,安排了七天的時間來走已經算是很緊繃了,如果少了一天會差很多。我想起之前曾經在網路上讀到有網友是到了登山口現場用雙倍價格申請的,於是苦苦哀求ACAP的櫃台阿姨先讓我申辦,我再想辦法辦TIMS,起初已經結帳的她們不願意,堅持叫我隔天再來,最後拗不過我,還是先讓我辦了。



勉強先拿到ACAP後,我便走路到這天預定入住的背包客棧「Hostel Pokhara Backpackers」,大約10分鐘的距離,一樣位於湖岸南區,這一帶比起中段喧鬧的街道要來得靜謐許多,又不失便利性,個人覺得相當不錯。

這天住宿的是六人房,旅店的建築不算太新,浴室也有一點舊,不過床鋪挺乾淨的,一樓後方還有一個小花園空間,提供旅人們交誼。

旅店的工作人員態度都很友善,讓我有著很好的印象,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幫我提行李的尼泊爾少年,瘦瘦高高的,個性相當害羞,穿著的衣服已經有些破舊了,原本以為他僅是值夜班與打雜,問起他的工作時間,他告訴我24小時,原來他就住在旅店裡,大廳地板的墊子就是他晚上的床,雖然對工作仍舊相當生疏,不過總是盡力待客,讓人從他靦腆的笑容中看見了誠懇,因而不自覺地對他產生好感。我問他有沒有去過安娜普娜?他說沒有,但他正在存錢,總有一天他也想要去走。



將背包扔到房間後,我趕緊下樓,詢問旅店人員知不知道在登山口現場辦理入山證的事?其中一位說不行,另一位則告訴我,安娜普娜基地營一共有兩側的登山口,從Phedi那一側可以,但打算由Birethanti這一側進入的我則不行。

因為旅店的人員貌似都不是很確定,於是我上網搜尋相關的資料,但網路上的說法仍舊是眾說紛紜,一半的人說不行、一半的人說可以,我想起在飛機上認識的尼泊爾記者Thir,於是聯絡他請他幫忙查詢,他打給了一名在相關行業工作的朋友,對方告訴他不行,就算可以也必須付昂貴的價格,建議還是不要冒險,事前在波卡拉辦好。

每個人的說法都不是很確定,眼下看來是無法順利地按照計劃在明天早上開始攀登了,擔心無法爬完的我,失魂落魄地走到街上,穿過了一間間熱鬧的商家,漫無目的地沿著湖岸行走,湖的對面就是美麗的安娜普娜山脈,但此刻的我卻毫無欣賞風景的興致,茫然得不知該如何是好。



這天是燃燈節第三天,加上適逢登山旺季,街上相當熱鬧,許多尼泊爾人穿著華麗的服飾在街上跳著舞,人人臉上洋溢著喜悅,家家戶戶門前都點上了燭光,旁邊則用彩色的粉末在地板上畫上一個個鮮豔的圖案,流浪狗則都掛上了用萬壽菊作成的做成的花圈,充滿了節日的喜慶氣氛。(狗與牛在他們的宗教裡有著神聖的地位,認識的許多尼泊爾人都很喜歡狗、也都有養狗)





燃燈節是當地第二大節慶,出發前並不曉得自己會遇上這個喧囂歡騰的慶典,所以讓我有些驚喜,這是用來慶祝豐收與祈求富裕光明的節日,一共長達五天,每到了這個時節,人們會點上燭燈、換上禮服徹夜跳舞、拜訪親朋好友,姐妹們還會為兄弟額頭點上紅色的蒂卡(Tika)祈福,熱鬧得不得了。





雖然意外巧遇一年一度難得的慶典,但滿腦子入山證一事的我,怎麼樣也無法好好地跟著享受節日的歡樂氣氛,我穿越過人群,心煩意亂地隨意找了間餐廳坐下來吃晚飯。在等菜的時候,一群穿著漂亮衣裳的小朋友來到了餐廳門口,用小喇叭播起音樂開始跳舞,原來燃燈節的期間尼泊爾的小朋友都會挨家挨戶跳舞要紅包,孩子們天真又害羞地對著我笑,我也以一個微笑回應,突然間,我意識到這是我來到波卡拉之後的第一個燦笑,這才明白過來,有什麼好不開心的呢?後天還是可以爬呀!也許老天就是要我好好看看這個節慶與這座湖泊吧,明天就輕鬆地過吧。這麼一想之後,心境也就豁然開朗了起來。

就算爬不完又有什麼關係呢?起碼我已經來到妳身邊了呀,Himalaya。

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公告】Google有時候會把留言誤認為垃圾訊息,因而沒有顯示,建議登入留言,如仍未顯示,亦可私訊至粉絲頁、或來信至信箱:domiwang.811@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