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4日

尼泊爾紀行:一個人的安娜普娜基地營(四)在喜馬拉雅山上跳舞

 Day 01 路線:Nayapul > Ghandruk 

按照計劃,原本打算一大清早天還沒亮就去搭巴士前往安娜普娜爬山,但因為前一天拿不到TIMS,必須等隔天早上十點遊客辦公室開門才能申請,我只得在波卡拉多停留一天。



夜裡,我翻來覆去怎麼樣也睡不好,腦中不斷思索著有沒有更好的解決方法,就這樣睡睡醒醒地到了清晨。我拖著疲憊的身體走下樓,旅店早晨有供應免費的早餐和咖啡,雖然僅是些簡單的果醬吐司或是燕麥粥,但足以溫飽,以這個房間價格來說已經很划算了。



想了老半天,如果10點拿到TIMS再出發,因為太晚只能花錢搭計程車、吉普車,也沒時間走太遠,但起碼還是多少能前進一點,隔天可以直接由山上開始爬,省去半天的交通,今天就不致於浪費掉了。爬山也是、人生也是,就算只是向前踏了一小步,也都是一種前進,總比沒有前進得好。

這麼一想,於是我立刻當機立斷,決定馬上收拾包包上路,直奔遊客辦公室,打算一開門馬上衝進去申請。



原以為只有我這麼早來,到了之後才發現除了我以外也有不少遊客和嚮導早早就來等候了,在門前等了好一會,終於等到辦公人員悠悠地來開門上班,一夥人立刻蜂擁而入。申請入山證必須先申請ACAP、才能申請TIMS,幸好前一天已經拿到了ACAP,所以省去了不少時間,直接到TIMS的櫃台填寫表格、繳交大頭照與費用,不到五分鐘便拿到了TIMS。



歷經一番波折,總算順利地拿齊了入山證的文件,我走出遊客辦公室,好幾台計程車早已停在門口準備攔客,我與其中一名司機講定以2000盧比的價格載我至登山口Nayapul,接著就坐上車,朝著安娜普娜前進了。

離開了城鎮,一路向著登山口前進,眼前的道路逐漸轉變為山路,司機熟稔地沿著彎彎曲曲的山谷行駛,道路的狀況不是很好,沒有鋪上柏油,坑坑洞洞的,車子的底盤不斷地碰撞著地面,但司機似乎早就習以為常,絲毫沒有因此減速半分,一路上竟也奇蹟似地沒拋錨,這車子舊歸舊,倒是頗勇猛頑強。

雖然道路十分顛簸難行,但沿途窗外的風景相當美麗,只見雪白綿延的安娜普娜山脈在湛藍的晴空之下閃閃發光,如夢似幻,近得好不真實,不像是人間有的風景,即使巍峨的喜馬拉雅就近在眼前,仍舊時常教人有種難以置信自己正親臨這片美麗大地的感覺。經過Sarangkot的時候,發現山谷間的天空全都是五顏六色的飛行傘,原來這裡是玩飛行傘的熱門地點,司機還告訴我,Sarangkot也是觀賞日出的著名景點。



司機是一名感覺為人很憨厚的中年爸爸,笑起來眼睛會彎彎眯眯的,時逢燃燈節,這趟工作結束後他便要趕著回家過節,他一邊開著車一邊與我閒聊,接二連三好奇地問了我許多關於台灣的事情,像是工作、航班,我也樂於和他分享,但在告訴他我的薪水的時候,一不小心脫口而出說這樣的數字在台灣很普通,讓他沈默了好一會,然後才接話:「這樣的收入在尼泊爾很高。」讓我頓時有點後悔不經大腦說出這樣失禮的話。

經過了兩小時,司機把我載到了登山口Nayapul,一般人可以由此開始步行,不過Nayapul這裡有吉普車車站,最遠可以搭到Kimche(之後的路車子就無法通行了),於是我在原地接著轉乘吉普車,因為從Nayapul到Kimche的這一段路景色比較普通,所以一開始在規劃登山路線時就決定要從Kimche再開始走。

(巴士也可以到Kimche,我原本是打算從波卡拉搭local巴士坐到Kimche再開始爬)

原本打算看看有沒有人要一起共乘,不過左等右等只有我一個人,和老闆殺了個價以後,最後以2000盧比的價格成交,於是我由計程車爬進吉普車,繼續朝著前方趕路。



由Nayapul搭乘吉普車前往Kimche大約需要1.5小時,路程一樣顛顛簸簸的,教人坐得頭暈眼花。進入Nayapul之後沒多久,會遇到兩個檢查哨,雖然是坐車,但經過的時候一樣要下車出示入山證給他們登記。

負責開車載我的是一名小弟,看起來還未成年,正值燃燈節期間,沿途經過村莊與碰見熟識的人時,他總會停車下來打招呼,也會給攔車要紅包的小孩子們一些錢。山上的居民們似乎都彼此熟識,感情也相當不錯,偶爾經過一些人家的時候,他會順道幫忙載東西到另一個村莊,有時則會讓人搭一段路的便車。因為山上的村莊與村莊之間距離都很遠,所以經常可以看見許多村民帶著孩子坐在路邊等著搭便車,通常都是婦女為主,幾乎沒有看見男性,猜想有可能都外出工作了。



大約下午一點半左右,吉普車將我載到了Kimche,將車錢付給了司機小弟,向他道謝之後我便下車了。村莊內有幾間旅店和餐館,我決定先在此地填飽肚子,挑了間店走進去,點了盤炒飯當午餐。





餐館有隻可愛的小野貓,躺在曬乾的穀物上玩耍。



在Kimche快速吃了個午餐後,我向店家買了些飲用水,接著便揹上包包、拿出登山杖,朝著前方開始走,從這裡正式開始我的安娜普娜基地營徒步之旅。

先給大家看一下這一回的登山路線圖,先有個概念。(搭車到Kimche開始走、回程則走到Siwai搭吉普車回波卡拉)



如果想要參考進一步的詳細路程,可參考下方這張時間表。

實際走過之後,我覺得如果交通安排順暢,以我的腳程來說是可以壓縮成5~6天的,最扯的應該是遇到一名中國女生只花了3天就走完,但安娜普娜基地營美的不只是山,還有那山上純樸的人心,更珍貴的是一路上的際遇,所以若時間許可,我會建議慢慢走,若只是低頭趕路而不好好感受沿途景物,實在太過浪費。



前往安娜普娜基地營的路線並不像是平常登山,從最低點一路往最高點走,因為山脈很長而路途遙遠,要在沿著谷地之間上上下下行走,有時候是輕鬆的下坡、有時候則是長得看不見盡頭的階梯,通常看見對面山頭狀似遙不可及的村莊,不要懷疑,那就是下一個要走去的地方,走久了也就跟著習慣了,若不是出了一趟遠門,還真不知道原來自己的雙腳竟然可以走那麼遠的路。



雖然聽說登山旺季的時候路上滿滿的都是人,但一路上我很少遇到人,多半時候都是一個人,獨自行走在天地之間,這並沒有給我帶來孤寂的感覺,因為人類總在最喧囂的時候感到孤寂,在最荒涼的時候感到平靜。



雖然手機沒有網路也沒有GPS,但道路還算清楚,不容易迷路。沿途的景致像極了峇里島,滿山滿谷黃綠色的梯田,但土壤看起來較為貧瘠,樹木因為塵土全都看上去灰灰的沒有亮澤,只有粉紅色的喜馬拉雅櫻突兀地在陽光底下獨自閃耀,原來櫻花的原產地就在喜馬拉雅山,還以為櫻花只有在春天開花,其實它本是由高海拔的地方開始逐漸開花,所以我在11月這時在山上看見的櫻花,其實是最早的櫻花。



一路上不時可以看見許多動物,悠閒地穿梭在田野間,雞、牛、狗、馬、羊、貓、猴、驢......在台灣昂貴罕見的藏獒,在這裡的街頭隨處可見,一個個都是流浪狗,卻也都自由自在地生活在喜馬拉雅山之中。因為動物很多,整路上幾乎都是各種動物大便,若一個不留神很容易不小心踩到。

有一回還遇見了一隻馬擋在路中間,怎麼求牠也不肯讓道,又怕牠生氣,正愁不知如何是好之際,後面來了兩個尼泊爾村民,拿著棍子打了兩下牠的屁股,馬兒便一溜煙地逃到田裡。

對了,若是遇見了駝著行李的驢隊或正在趕牛的隊伍,可要記得先站到一旁讓道,先讓隊伍過去,雖然可能得等上整整五分鐘,但比較安全,何況動物們也已經夠辛苦了。

喜馬拉雅山上的牛群,後方就是美麗的魚尾峰
獨行的我並沒有預訂山上任何旅館,為了怕太晚會找不到地方投宿,所以我決定第一天走到下一個村莊Ghandruk便先落腳。雖然不過只走了一個小時,這一段路也很好走,沒有太多上坡,但由於肩上揹著14公斤的背包,所以相當吃力,走得汗流浹背、表情也十分猙獰,千萬別把我一個人走進喜馬拉雅山的畫面想得有多浪漫,實際上就是每天累得像條狗一樣。

來到了Ghandruk後,我一間一間地詢問還有沒有空房,沒想到卻接連碰壁了好幾間,正當我擔心今晚沒地方住的時候,經過了一間旅館「Hotel Robin & Restaurant」,起初我以為這間已經問過了,所以沒有多看便繼續往前走,突然門口一位頭髮花白的外國旅客喚住我,問我是不是在找房間?告訴我這間旅館很不錯。我這才發現好像沒有問過這間,抱著姑且一問的心態走進去,沒想到竟然還有空房,讓我樂得跳腳,連忙向那位幫忙的外國老人道謝。



房間位於頂樓,有一些潮濕,所以晚上很冷,因為只有我一個人住,於是睡覺時就把兩條被子都拿來蓋。



浴室的水滿熱的,不過淋浴柱的水流很小,大概是壓力的問題,下方的龍頭水流比較大一點,所以後來我乾脆蹲在地上洗頭。

不過因為沒有吹風機,頭髮整夜都濕濕的,如果想要洗頭或者洗衣服的話最好趁早洗,晚了就建議不要洗了,因為到了早上都不會乾。



從房間門口的陽台可以眺望整個Ghandruk村莊的風景,也可以清楚地看見魚尾峰,不過下午時山頭飄來一陣雲霧,恰巧將雪山都給擋住了。



這間旅館的wifi很順暢,雖然在走山路的時候手機都沒有訊號,不過每天晚上投宿旅館時幾乎都有wifi可以用,就連在高達3700公尺的MBC時旅店wifi也很順暢,不像網友說的旅店wifi都不能用。

Wifi使用費大約是300盧比左右,另外像是充電、洗澡也是另外計價的,單項的費用大約都在200盧比上下,房間的費用則大約是一晚300~500盧比左右,一餐的費用則約300~500盧比左右。

簡單來說,在山上每天包含吃喝、住宿,一天大約開銷是2000~3000盧比,大約是台幣500元至800元,故每天只要準備1000台幣就很綽綽有餘了。



這間旅館的餐點味道就比較普通了,尼泊爾政府規定山上的餐廳所販賣的餐點必須全部統一,故每一間店的菜單都一樣,但雖然菜色相同,每間店煮出來的味道卻天差地遠,每天吃飯都像在買樂透一樣。



放下背包後,我伸展了一下痠痛的肩膀,接著走出房間,發現方才那名外國老人和他的妻子也住在頂樓,正在與一對印度情侶聊天,我再次向他道謝,並與一夥人閒聊起來,幾個人都相當友善,印度情侶得知我一個人來走基地營,詢問我要不要一起結伴走?我想想也沒什麼不可以的,於是告訴他們想要明天七點天一亮就出發,可以一起走。

向他們暫別後,我便換上小包包下樓,迫不及待開始在村莊內四處探險,胡亂穿梭在九彎十八拐的石板小巷,看看會發現什麼東西。







在尼泊爾的鄉間常常可以看見這種竹子搭建而成的鞦韆,造型很有意思,只見孩童們無憂無慮地坐在上面搖晃,越盪越高,像是要飛上天際似的。



在路邊看見一隻母狗帶著孩子四處走動,還幫牠抓跳蚤,畫面看起來相當溫馨。



這小傢伙不曉得在累什麼的,坐著坐著突然間就給我睡著了。



走著走著,我忽然聽見不遠處傳來陣陣的音樂聲,好奇地循聲而至,來到了一處民宅,只見門口擠滿了人,一群大家族正圍在一起歡樂地隨著音樂跳著舞,今天是燃燈節的第四天,山上的家家戶戶和昨天在波卡拉看到的一樣,通宵達旦地跳舞慶祝,整個村莊熱鬧得不得了。



一群人之中,有一位年紀比較大、看起來像是家族的大家長的老伯伯,當他一看見站在路邊的我,立馬微笑地對我招了招手,示意我一同加入他們跳舞的行列,一得到他的邀請,我的眼睛都發亮起來了,開心得不得了,立刻收起相機,把握這千載難逢的好機會,蹦蹦跳跳地加入他們之中一起跳舞。

庭院非常窄小,人人摩肩擦踵,但臉上都掛著歡快的笑容,孩子們一邊跳舞一邊為我別上萬壽菊祝福,我也按照習俗拿出鈔票放到他們的竹籃上當作紅包,每個人都換上了節慶專用的漂亮衣裳,額頭也都點上了紅色的蒂卡。



本以為跳完就結束了,沒想當他們跳完之後,接著又拿著音響走到下一戶人家準備繼續跳舞,原來這個節日是要挨家挨戶一直跳舞的,這戶跳完再換下一戶人家,那大家長露出和藹的笑容,邀請我也一起前往,一邊走一邊向我解釋這個節日的習俗,並告訴我今天整晚就跟著他們家族一起跳舞慶祝沒關係,還邀請我一起吃晚飯,讓我有些受寵若驚。雖然是他們家族的活動,他卻如此熱情地邀請我、接納我,在一家一家跳舞的過程中也相當照顧我,就像是把我也當成其中一個女兒看照。

我在山上時經常遇見像他這樣真誠待人的尼泊爾人,對他們而言,我只是個萍水相逢的過客,也許今天過後一輩子再也不會相見,可他們仍然以真心對人,你可以那麼清楚地望穿他們那雙單純友善的眼神,那樣真摯的心經常使我感動不已,卻也同時有些感傷,有時候我會想現在的我們究竟是怎麼了,究竟是在什麼時候失去了那種可以真誠待人的心。









除了家族本身以外,偶爾圍觀的群眾也會跟著加入舞蹈的行列,這裡的每一個人都很會跳舞,無論男女老幼都跳得曼妙流暢,尼泊爾的樂風有一點類似印度曲風,節奏變換很快也很突然,我總是抓不到節拍,只能笨拙地跟著他們的腳步,幾度想放棄,一夥人又會熱情地請我再回去繼續跳舞,原來邀請別人一起跳舞是他們的文化風俗,基於禮貌,於是我也只好硬著頭皮扭著我可笑的步伐繼續跳舞了。





一整晚,我跟著他們一起一個地方換過一個地方不斷地跳舞,人們像是永遠也不打算停下這場舞,後方就是雪白高聳的魚尾峰,在黃昏的暮色之下披著一層淡金色的光芒,一群人就這樣站在喜馬拉雅山之間永無止境地跳著舞,我突然間覺得眼前的這一幕景象簡直是不能再浪漫了,感動得幾乎要說不出話來,那一刻我想我一輩子也不會忘記。











我一開始還以為伯伯說要跳一整晚是開玩笑的,直到跳到第四間,我才驚覺他是認真的,跳到我的腳超痠,山都還沒爬一半腳就快廢了,中間回去旅館上了個廁所休息一會,沒想到出來看見他們還在跳,真是服了他們。



晚上跳舞的時候遇見一個可愛的小女孩,拉著我一直撒嬌,央求我陪她一起跳,小女孩的爸爸媽媽也在舞群之中,只見她一臉認真地模仿著爸爸媽媽的舞步,可愛得不得了。當她看見我的相機時,忍不住露出了好奇的眼神,主動叫我幫她拍照,模樣相當天真。(只可惜因為實在太暗了,沒有拍好)



歡快地在燃燈節跳了一整晚的舞,最後依依不捨地與那群家族道別時,想著應該就這樣永別了吧,正當要轉身的時候,沒想到其中一位漂亮的小女孩突然間主動過來摟抱我一下,跟我說再見,讓我頓時間覺得有些窩心。

那一晚的美麗回憶至今仍縈繞在我腦海裡不去,我想我這輩子可能都很難再重回那麼遠的山裡,可能也沒有機會再見到Ghandruk村莊裡的那群跳著舞的孩童,但他們住在那裡,也住在我的心裡。

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公告】Google有時候會把留言誤認為垃圾訊息,因而沒有顯示,建議登入留言,如仍未顯示,亦可私訊至粉絲頁、或來信至信箱:domiwang.811@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