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6日

萬惡城市 - 02


  爐子上的咖啡壺內傳來陣陣香氣,維爾博士倒出壺中剛煮好的咖啡,遞了一杯給閃電。

  「來一杯吧?」

  「謝謝。」靠在椅子上的他伸出手接過杯子,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熱燙的咖啡。他的胸口綑著大片的紗布,雖然經過了維爾博士整夜的急救,現在已無大礙,但受了重傷的他現在仍然還是很虛弱。

  「我不知道吸血鬼除了血以外也喝咖啡?」閃電好奇地問維爾。

  「哈哈!我只定期喝捐血中心提供的血液。」維爾博士笑著說。城市的捐血中心會固定發放給吸血鬼申請者一定數量的血液,以防止過於饑餓的吸血鬼濫殺無辜的市民;不過這個方法通常只對少數像維爾這樣奉公守法的吸血鬼有效而已。

  泰格雙手插著口袋,靠在博士的研究桌上盯著閃電看。這是他第一次看見紅臉怪客面具之下的真面目,面具底下的他,臉上遍佈一條條曾被刑求過的傷痕,最長的一條從太陽穴斜斜地直劃到嘴角,看起來非常嚇人。他下巴雜亂的鬍渣似乎已經好幾天沒有整理了。

  「波的奇馬戲團」的紅臉怪客‧閃電,與泰格一樣,曾經也是轟動一時的遊俠,身上帶有一半妖精混血的他,以矯健飛快的身手聞名,到處行俠仗義。但是前陣子巡迴演出的馬戲團突然銷聲匿跡,連帶著他也跟著不見蹤影。

  「昨天晚上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泰格問道。

  「說來話長,」閃電遲疑了一下,瞄了一眼維爾。

  「放心吧,他是自己人。」泰格說。

  「嗯。」他將手中的杯子放下,開始說道:「前陣子我們馬戲團到南方郊外的一個臨海小鎮表演,剛抵達沒多久,就發現鎮上彌漫著一股奇怪的氣氛……仔細調查之下,才發現了鎮上前不久發生了一起連續殺人案。」


  「死者的樣子看起來都像是被某種兇殘的野獸攻擊,被撕裂得體無完膚。一開始我以為只是森林裡出現了某種野獸罷了,並不以為意,但是接著我們馬戲團的人也一個一個遭受殺害,我不由得開始……怎麼說?重操舊業,開始調查這起事件。」

  「詭異的是,這就像是隨機殺人案一樣,死者與死者之間毫無關聯……看起來,就像兇手只是個嗜血的殺人狂,只為了殺人而殺人。」

  想到那些死者被五馬分屍的慘狀,閃電不由得打起一個冷顫。

  「然後,前幾天,我跟平常一樣在森林裡搜尋線索時,突然發現了那個綠色怪物,懷疑它應該就是兇手。它看起來像是人形的樣子,但又好像沒有自己的意識,我跟蹤了它二天,它既不吃也不喝,就只是漫無目的地在森林裡四處遊蕩。昨天,它忽然朝城裡的方向跑,它的速度很快,我差一點就要跟丟了,但在我好不容易又追上的時候,卻被它發現我在跟蹤它,立刻開始攻擊我。」

  一旁的維爾博士聽完,忽然臉色鐵青,身體微微一震。「綠色的怪物?長得什麼樣子?」

  「它的爪子很長,綠色的皮膚上有著透明的鱗片;它的速度非常快,攻擊雖然亂無章法,但爪子尖銳得有如刀鋒。我想它應該和這起不明的連續殺人案有關係。」

  「聽起來很像五年前攻擊我和蜜拉的那個傢伙……」維爾震驚地說道。他摸了摸左半邊毀容的臉,不由得想起五年前的那個可怕的夜晚。

  「五年前?」閃電轉頭望向維爾左臉上的傷疤。

  泰格皺了皺眉頭。「那麼它現在跑進城裡就糟了,可能會有更多的受害者。這來歷不明的傢伙究竟是什麼來頭?」

  「我只知道這個傢伙很危險。」閃電聳聳肩,表示他也不知道。

  「我得立刻請警局開始注意這傢伙的動向。」泰格邊說邊掏出手機。

  「什麼時候虎人泰格也開始相信警察那一套啦?」他嘲諷地看著泰格。「以前那個放蕩不羈的遊俠虎人跑到哪裡去了?」


  「你說什麼?」泰格挑了挑眉,不高興地瞪著閃電。

  「沒什麼,我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你會選擇加入那個腐敗的城市警局。」他不客氣地回瞪著泰格,語氣中帶有一絲嘲諷,空氣頓時陷入了一種緊張的氛圍。

  維爾博士見狀,趕緊跳出來打圓場:「好了好了,你們兩個火氣都別那麼大!現在最要緊的,應該是找出那怪物才對。」

  「警察不完全是你想像得那樣腐敗。」雖然泰格不由得承認,警局裡的確是有許多的黑暗面,但他也無法接受閃電他這樣全盤的否定。

  「也許吧,」閃電聳聳肩,回答:。「可是起碼我不會像你一樣,裝作自己什麼都沒有看到。」

***

  站在休息室的咖啡機前面,泰格按下按鈕,接著機器嗡嗡嗡的開始運轉,冒出陣陣咖啡的香氣。他揉了揉自己的的太陽穴,思考昨天發生的事情。

  「嗨,泰格。」忽然,一隻手從他的背後拍了拍他的肩膀,暫時打斷了他的思緒。

  「是你呀,伊恩。」泰格轉過頭,向滿臉微笑的伊恩打招呼。藍鳥‧伊恩是他們特別機動組的組長,擁有多年緝兇組資深經歷的他,擁有半人半鳥的血統,身上的皮膚佈滿了淡藍色的羽毛。

  「你看起來挺沒精神的。」伊恩一邊說,一邊按下咖啡機的按鈕。「最近工作量太大了嗎?」

  「不,昨天沒睡好罷了。」泰格聳聳肩,接著說:「昨天在酒吧街巡邏的時候,發現一個具有攻擊性的綠色不明生物,讓他給逃掉了。」

  「不明生物?有沒有民眾受傷?」伊恩震驚地問道。

  泰格想了一下,決定先不提起紅臉怪客的消息。「沒有,當時四下無人。」

  「綠色的不明生物…?嗯……」伊恩思考了半晌,接著說:「我知道了,先暫時對媒體封鎖這個消息,最近的犯罪案件太多了,再增添一筆只會增加市民的恐慌,你待會去偵訊部門請他們找個畫家把那隻綠色怪物畫下來,我等等回辦公室會先對內發佈通緝公告。」

  「好,我今天會再到酒吧街那邊調查看看有什麼消息。今天有什麼特別的菜嗎?」這是他們局裡的專門術語,是指特別的臨時任務與突發狀況。

  「目前沒有,你把上次搶劫銀行的鼠人報告寫出來就可以了。」伊恩伸伸懶腰,拿起自己的咖啡杯。「要命,最近的工作量也未免太大了!」

  「我也這麼覺得。」泰格說。

***

位於下城區的酒吧街,每到夜裡總是人聲鼎沸,喧鬧不已。這裡充滿了各式各樣的特色酒吧,除了變種人,同時也吸引了不少人類觀光客來捧場;如吸血鬼聚集的「鮮血旅館」、半獸人專屬的「混種森林」、女妖們最愛的「魔鏡」……等等,至於像泰格這種純種的獸人,最常光顧的地方,則是「野獸之聲」。

不過今天泰格的目的地和平常不同,他穿過一個又一個的霓虹燈招牌,最後停留在街道最尾端的一間酒吧。

「墮落天堂」。

這間酒吧和其它間的比起來,顯得較為安靜;泰格推開舊式的對開木門,一腳踏入店裡。

店裡很安靜,沒有人在跳舞,就連唱片機都沒有發出半點聲音;當泰格一進門,所有的人便立刻停下手邊的動作,全部看向他。

他謹慎地環顧四周,接著走到吧台區坐了下來。

酒保是一位身材魁梧的狼人,他走向泰格,用一種高深莫測的眼神盯著泰格看。

「虎人……」酒保用低沉的嗓音緩緩開口,語氣透露出一絲的危險。「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泰格還來不及開口,身後忽然傳來一個聲音阻止酒保。「放輕鬆點,老兄,他是我的朋友。」

  泰格轉過頭,望向來人。「保羅。」

  「好久不見,我的好友。」保羅的身高並不高,因為他是個蜥蝪人,瞎了的右眼用一塊紅色眼罩給罩起來,一頭長短不齊的亂髮使得他的模樣看起來滑稽可笑。

  但是泰格並不會因此而放鬆戒備,因為保羅‧布萊克可是出了名的狡詐,經常遊走於黑白兩道之間賺取利益,好幾次泰格想逮捕他,卻都苦無有力的證據可以逮捕他。

  「墮落天堂」表面上看起來是一間正當經營的酒吧,事實上,這裡經常進行著許多非法的活動,但礙於有強大的黑幫在後面支撐著,市警局一直對它束手無策。

  身為警察的虎人泰格,想當然爾在這裡是極不受歡迎的。

  「讓我請你一杯吧!你想來點什麼?」保羅換上諂媚的微笑,問道。

  「…威士忌加冰塊就好。」泰格看著矮小的蜥蝪人保羅慢慢的爬上吧台椅,熟識地向酒保打招呼。

「麻煩給我兩杯威士忌加冰塊。」保羅愉快地向狼人酒保說道,只見酒保再次意味深長地看了泰格一眼,接著才轉身調製飲料。

  接著,保羅轉過頭,好奇地問:「那麼,讓我來猜猜,咱們堂堂的虎人大駕光臨,應該不是為了喝上一杯吧?」

  「我是來找你的。」接過酒保遞來的酒,泰格喝了一口,說道。

  「我?」保羅聽了,立刻緊張地大笑起來。「我可是個好市民,你找我應該不是為了逮捕我吧?」

如果可以我也想。泰格在心裡面想道。「不,但我有其它事要問你。」

「什麼事呢?」保羅‧布萊克伸出他的蜥蝪舌頭,緊張地舔舔唇,小心翼翼地打量著泰格。

「我昨天晚上在街道上被一個綠色的不明人形生物攻擊,它有長長的指甲、血紅的雙眼,我從來沒有看過那樣的傢伙;你曉得那傢伙是什麼來歷嗎?」

遊走於黑白兩道的保羅一向消息靈通,於是泰格便決定先向他打探消息。

保羅聽了,神色閃過一抹驚慌,接著迅速恢復鎮定的表情,說:「綠色的怪物?沒有,我從來沒有聽過這樣的東西,聽起來可真嚇人呢!」

「真的嗎?」泰格瞇起雙眼,緊盯著保羅的臉,想找出些蛛絲馬跡,但保羅那一閃而過的恐慌卻再也沒有出現在他的臉上過。

「希望你們市警局能夠早日抓到那個怪物,好保護我們這些無辜的市民。」保羅又露出他慣有的奸詐笑容,似笑非笑的看著泰格。

好一個狡猾的老狐狸!泰格心想。

「你還有其它的事嗎?沒有的話,我還與人有約……請容許我先告退了。」保羅低頭看了看手錶,接著便向泰格道別,匆匆忙忙地離開了酒吧。

泰格的雙眼緊緊盯著他離開的背影,接著將杯中剩餘的酒一口飲盡,立刻悄悄跟上他的腳步,尾隨在他身後。

泰格一路跟蹤他到市中心的和平廣場,夜色已深,廣場上只剩下三三兩兩的路人,只見保羅左顧右盼,確定沒有人注意他之後,接著忽然轉進一條暗巷。

他在一戶擺放著黑色垃圾桶的後門前停了下來,對著鐵門先是急敲了二聲,停頓了一會,接著又敲了三聲,聽起來像是特殊的暗號;屋子裡的人接著才緩緩打開門,但泰格還來不及看清楚屋子裡的人,保羅便立刻急急忙忙地閃入屋內。

泰格躡手躡腳地走近門邊,聽見屋內傳來陣陣爭執聲。

「我不是叫你要看好的嗎?……」

「警察那邊現在已經注意到了……」

「……要是被……知道……現在……」

「……」

由於泰格實在是聽得太專心了,導致他沒有注意到身旁的垃圾桶,突然,一個不小心,他整個人撞上靠在門邊的垃圾桶,發出「框啦」一聲巨響。

「糟糕!」泰格暗叫不妙。屋內的說話聲瞬間停了下來,他搶在屋內的人衝出來之前,迅速地逃離現場。

保羅拿著槍,警戒地迅速跑出來查看,但泰格早已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離開;他疑惑地左右張望,但後巷卻早已空無一人,只剩下一隻貓翻找著倒在地上的垃圾桶。

「啐!走開!」他伸腳一踢,毫不留情的踢開那隻野貓,牠憤怒地發出「喵嗚」的聲音。

「最近這些貓越來越瘋狂了。」他轉身步回屋內,向同伴說道。

***

「啊!」半夜裡,睡夢中的泰格忽然驚醒,作了惡夢的他,醒來時發現自己居然滿頭大汗。

他感到太陽穴隱隱作痛,頭痛的舊疾又復發了,於是他起身走到櫃子,取出兩顆普拿疼,又走到廚房倒了杯水,將藥一口吞了下去。

他又夢到以前的事了。他陰鬱地回想著。

這些年來,他原本以為自己已經脫離了那場惡夢,他試圖開始過新的日子,但過去卻似乎始終緊緊抓著他不放。

那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在那個年代,人類仍對這個真實的世界一知半解,當然也尚未與變形人締結盟約,當時的──套句人類的說法──怪物們,扮演著人類,隱姓埋名的各自過著自己的生活;偶爾會有一些物種彼此間小規模的戰爭(當然,那些戰爭結果最後都被人類解釋為超自然現象),但整體而言,超自然生物界依舊是風平浪靜的。

當時統領所有獸人一族的,是泰格的父親虎人布萊德。通常變種人的受孕機率很低,純種的獸人當然更不用說,所以當泰格的母親懷孕並且生下雙胞胎時,族裡上下簡直是欣喜若狂。

泰格和他的弟弟查克從小的感情便如膠似漆,但隨著他們漸漸長大,這樣的關係開始有了轉變。

「泰格,你知道虎王只能有一個人繼承吧?」一天午後,查克坐在石頭上,忽然冒出了這個問題。

「…我知道。」

「那麼,總有一天,父親會在你我之中,做出一個選擇吧?」

「……」泰格望著查克有點憂傷的表情,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的問題才好。

「你知道我一向打不贏你的。」查克從小便體弱多病,瘦小的體格也比不上健壯的泰格。

「不要說那種話,你的頭腦很聰明,我們真正需要的是一個有智慧的首領,我比不上你。」他走過去拍了拍查克的肩膀,但之後查克卻只是默默不語地望向遠方,不再回答他了。

抉擇的那一天終究還是到來了,那天,所有虎人全都到場圍觀,眾人圍成一個大圈圈,而在圈子的中間,泰格與查克互相對立著彼此。

族裡的長老緩緩地走到兩人中間,用他蒼老卻洪亮的聲音開口:「我現在宣佈,虎王繼承人決鬥正式開始!」

「上啊!」圍觀的眾人興奮地嘶吼尖叫著,泰格站立著不動,靜靜地看著查克。

查克雙手發抖地緊握著手上的武器,緊盯著泰格的雙眼。

「來吧,查克,你可以的。」

「啊───」像是豁出去似的,查克吼叫了一聲,接著拿著武器迅速衝向泰格。

泰格揮出手上的劍來防禦,但查克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他一瞬間擋避不及,被撞倒在地,眼看著查克的刀就要揮砍而下了,這時,泰格忽然低吼了一聲,身體的每個毛細孔忽然爆出金黃色的毛髮,同時身軀開始扭曲變形,瞬間變成老虎的形態。

「吼──!」接著,泰格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反身過來壓制著查克。

眾人瞬間爆出驚呼聲,接著如雷貫耳的歡呼聲立刻爆開。

「我現在宣佈,泰格正式成為虎王的繼承人。」族裡的長老開口說道。

「最年輕的變身者!」

「我從來沒有看過這麼年輕就可以成功變身的!」

「泰格果然是有史以來最有天份的獸人!」

每個人都興奮地討論著這場戰鬥的結果,被壓倒在地上的查克,露出驚慌的眼神,看著變成老虎形態的泰格,頓時間,憤怒、羞愧、悲傷的情緒同時交錯,他從地上爬了起來,忽然,頭也不回地往反方向的森林深處衝。

「查克!」泰格緊張地叫喚,但父親卻在此時出聲制止了他。

「讓他去吧,他需要冷靜一下。」虎王布萊德說道。

之後,族裡的長老便將代表他們虎王一族的家徽,一隻張牙舞爪的老虎圖騰,紋在泰格的左肩頭,這是一個責任深遠的榮譽象徵,代表未來虎人一族的命運,都肩負在泰格的身上了;接著是一整晚的狂歡晚會,族裡的人們聚集在營火旁,大肆慶祝了一整晚。

泰格喝了太多酒,導致他沒注意到查克一整夜都沒有回來,直到隔天早上,查克突然帶著大批的女巫軍團進攻毫無防備的虎族,他才驚覺為時已晚。

原來查克離開後,跑去北邊森林的女巫境地,宣稱要與她們結盟,一舉殲滅虎人,女妖們想要統領獸人已經多時,這正是她們的大好機會,於是查克告訴她們虎人的弱點,趁著眾人狂歡、最無防備之際,直接殺進虎人領地。

這場戰爭雖然最後仍由虎人獲得險勝,但虎人傷亡慘重,活下來的人寥寥無幾,導致虎族面臨滅亡危機,就連虎王布萊德也不幸戰死沙場,對虎族而言,這場戰爭毫無勝利的滋味可言。

身負重傷的泰格,數日後在河邊發現一具面目全非的屍體以及查克殘破不堪的衣服,即使慘遭胞弟背叛,失去親弟弟的傷痛,仍然叫他錐心不已。

  更可怕的是,女巫們臨死前用自己的鮮血詛咒了虎人一族,令他們永遠無法有後代。

泰格沒有再回去族人的身邊,像是在代替弟弟般的懲罰自己,從此開始流浪的日子。

數年後,人類無意間發現了超自然生物界。於是他們彼此締結了和平盟約,他們總算可以光明正大地公開身分,與人類一同居住在城市裡,一起上課、選舉、甚至是結婚。

一開始,仍然有一些守舊派的種族不肯配合,不斷地以濫殺人類為樂,於是開始出現了許多行俠仗義的「遊俠」,到處維護正義,成了大家口耳相傳的英雄。泰格也在這行列中。

但由於人類的力量實在是太渺小了,即使有遊俠們保護人類的安全,他們仍然對自己所沒有的力量感到害怕,於是他們便立法,限制遊俠們不得私自維護正義,必須納入人類警局的制度下,與人類共同合作。

當人類有了權力,就逐漸開始變得貪婪。人類開始學會與超自然生物交換利益,以達成自己的慾望,謀殺、暴力、犯罪……像這樣的事件層出不窮,罪惡已經滿佈在這個城市裡,他們市警局所能維護的,也就只有表面的良善罷了。

如同族人的滅亡、如同親弟弟的背叛與死亡,泰格感覺到自己對周遭的一切,永遠都是那麼地無能為力。

想到這裡,泰格不由得憤怒地握緊手中的玻璃杯,由於力道過大,水杯頓時應聲碎裂,玻璃碎片扎進他的掌心,鮮血緩緩地滴到地板上。

那悲哀的虎王後代的血。


(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公告】Google有時候會把留言誤認為垃圾訊息,因而沒有顯示,建議登入留言,如仍未顯示,亦可私訊至粉絲頁、或來信至信箱:domiwang.811@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