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3日

萬惡城市-03

  萬惡城市-02 

  一大早,泰格將他的黑色JEEP停在市警隊辦公大樓後方的停車格,接著跳下車,一路奔向特別機動小組的辦公室。

一衝進辦公室,只見眾人圍繞著一張辦公桌,對著桌上的幾張不同角度的照片討論著。

「泰格,你快看。」發現趕來的泰格,伊恩馬上揮手示意叫他也來看。

泰格撥開人群,定睛往桌上的照片一看,頓時忍不住皺起眉頭。照片裡的死者已面目全非,屍體看起來像是被扯爛般,死狀非常淒慘。

「什麼時候發生的事?」他心想,這兇手肯定是前些夜裡遇上的那個不明生物,看來它還在城市裡遊蕩……泰格暗叫不妙。

「幾個小時之前而已。」伊恩回答道。

「很有可能是我遇到的那個怪物……」泰格思忖著。

  「有可能,目前都尚未出現目擊者,它的行蹤成謎,非常危險。」伊恩憂慮地說。「今天晚上在廣場飯店有市議員雷茲的當選慶祝晚宴,許多政商名流都受邀參加,屆時會聚集非常多人潮,我擔心成為怪物下手的地方。泰格,只有你看過它,我要你今晚也去參加,隨時查看狀況。」

「有加班費嗎?」泰格哀號。今天可是他難得的休假日呀!

「可以去吃一頓免費的晚宴,不好嗎?」伊恩低頭從抽屜裡翻出邀請卡,接著用不容拒絕的口吻說道:「記得穿得正式一點。」

***

  夜晚,下過雨的街道顯得比平時更加灰暗,空氣中有一種冷冽潮濕的氣味,泰格坐在長椅上抽著煙,對面廣場飯店門口擠滿了一把又一把黑色的雨傘,人群排著隊,魚貫進入會場。

  他忍不住皺了皺鼻子,身為獸人,雨天冒出的各種氣息經常使得他敏銳的嗅覺特別難受。他一向不太喜歡這種陰冷的天氣,尤其又要在這樣的天氣裡出任務,真是要命。他捻熄手上的煙,心裡暗自祈禱今晚一切正常。

  他走到門口,出示手中的邀請卡,看門的是一位身材魁梧、滿身刺青的豹人,通常配備兇猛的豹人警力等級以上的場合,往往都是一些國家級的會議,看來這場宴會的主人已經迫不及待炫耀他的地位和權力了。

  他穿過走廊,走進金碧輝煌的大廳後,開始在會場裡漫無目的地四處閒逛起來。今晚參加晚宴的面孔,不外乎都是一些經常在電視上看到的名流政客,賓客們穿著華麗的禮服互相寒暄著,在這樣的場合下,泰格感到自己有些格格不入。

  他接過侍者的一杯琴湯尼,走近靠角落的一根柱子旁,以便觀察來往的人群。

  自從人類與超自然生物界締結盟約後,彼此像這樣和平相處的情況已經持續了數十年。像他這樣的獸人,再也不用躲躲藏藏地隱瞞身分,可以光明正大以公開的身分生活,你甚至不用擔心用獸化後的姿態出現在大街上,這座城市到處都都是半獸人、女妖和吸血鬼的身影。

  但他仍舊還是不太習慣這樣的場合。他鬆開白色襯衫領口上的領結,解開二顆扣子;穿著西裝的老虎?得了吧,他搖搖頭,不禁笑了出來。

  他再度向經過身旁的混血牛蛙侍者要了一杯酒,百般無聊地靠在牆邊繼續喝酒。
  
  「很無聊,對吧?」忽然,無預警地,一道女聲在他耳際旁響起。他轉過身一看,一個一臉蒼白、長得十分漂亮的女吸血鬼就站在他身旁。

  「妳們吸血鬼就愛無聲無息地出現在別人身旁。」泰格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原來是吸血鬼莎拉。
  
  「能被鼎鼎大名的『最後的虎王』泰格這樣說,是我的榮幸。」吸血鬼莎拉微微一笑,幽默地拉起裙擺,敬了個禮。

  「省省吧,莎拉。」泰格回敬了她一個白眼,順道打量起她今天的穿著。她穿了一件金色絲質的合身晚禮服,長長的裙擺拖到地板,使得她走路時像是人魚尾巴般優雅地搖曳著。低胸裸背的設計使得她的好身材一覽無遺,也引來了身旁不少男士的側目。

  「市長也來了?」泰格四處張望著。

  「在那邊,正和議員談話著呢。」莎拉懶懶地舉起手指著前方,說道。

  吸血鬼莎拉是市長的貼身保鑣之一,和泰格早已是舊識。

  「嘖嘖,我不曉得最近的保鑣都穿得這麼火辣。」他饒富興味地上下打量著她。

  只見莎拉露出一抹嬌笑,突然伸出一隻手親密地攬住泰格的脖子,舉起腳勾住他,另一隻手則拉著泰格的手,緩緩地從她的大腿撫上她的腰際。

  「你不知道……女人的身體,也是一種武器嗎?」她輕輕地朝著泰格的耳際吐氣,說道。

  摸到她綁在大腿上的槍枝,泰格立刻皺起眉頭,反感地甩開她的手。「別告訴我,妳帶了阻靈手槍。」

  阻靈手槍擁有一種可以減緩細胞復原的的特殊子彈,是由人類的科學家研發出來的,主要用來對付像泰格這種擁有超強復元能力的高等獸人,但因為威力強大,被列為管制品,很難弄到手。

  「難不成靠你們這些男人?得了吧,我總要學會防身呀。」她二手一攤,裝出一副楚楚可憐的無辜神情。

  「我以為這個場合很安全。」泰格狐疑地望著她,是什麼樣的情況讓身手了得的莎拉必須偷偷帶著阻靈手槍在身上?「今晚是不是收到什麼消息?」

  「我哪知道。」莎拉露出一個高深莫測的表情。「你又是為什麼而來的呢?」

  「這個嘛……」泰格微微一笑,這個奸詐的女吸血鬼!又不打算透露半點風聲了。

  雖然泰格和莎拉勉強都算是市警局的一員,但隸屬於不同的單位,泰格雖屬特別機動小組,但莎拉的單位是直接對市長負責的,就權職而言,比泰格大上很多,也經常執行不同的特殊秘密行動。

  「噓,開始了。」莎拉暗示他噤聲,指著走上舞台的議員雷茲。

  「很高興大家今晚前來參加我的就職晚宴,對於能夠連任本市議員,我感到非常的光榮,也謝謝支持我的選民們………」議員雷茲的身材矮胖,但眼神十分銳利,穿著高級的訂製西裝,梳了一個油頭,說話時雙手會不斷地在空中揮舞。

  「……很多人問我,對於最近城市犯罪率的提高,有什麼看法?我主張應該所有的罪犯通通送進邊境監獄,接受嚴厲的制裁!只有這樣,才能確保我們市民的安全。……」他激動地發表自己的演說。

  「要是我可不會那樣說。妳不覺得他這樣像是在公然挑釁台下市長的顏面嗎?」泰格轉過頭和莎拉說,沒想到她卻早已在神不知鬼不覺時溜走了。

  他搖搖頭,繼續聽著台上無聊的演說。

  他注意到台下有一位長得非常美麗的小女孩,在人群之中十分醒目,身高大約不滿一米六,她有著長如洋娃娃般的金色鬈髮,身穿著用白色手工蕾絲縫製而成的洋裝,一臉高傲地坐在絲絨椅上聽著演講,由僕人在一旁服侍。

  她是著名議員雷茲的女兒‧葛莉絲,據說是身為人類的議員和狼人所生下的混血,但在她標緻的臉蛋上罕見地完全找不到半點野獸的影子。狼人母親生下她沒多久就死了,由雷茲獨自扶養她長大,樹立了他堅強又慈祥的父親形象,因此議員的支持選票裡面不乏來自許多單親家庭。

  家庭.........想到這,泰格不禁苦笑。在女妖們的鮮血詛咒之下,使得虎人一族永遠也無法生兒育女,喪失親人的悲痛彷彿還歷歷在目,身為這個世界上屈指可數的虎人遺族的他,早已忘了家庭的滋味是什麼了。

  偶爾,寂寞會在夜裡啃蝕著他,那一晚「虎族大屠殺」的惡夢仍會夜復一夜地驚擾著他的睡眠,他會渾身是汗地驚醒,接著衝進浴室,用力扭開水龍頭,用冷水不斷地沖洗著臉,試圖抽離那種揮之不去的恐懼感。嘩啦啦的自來水沿著面盆流下,隨著排水管緩緩排到水溝,最後通通流放到大海。

  他真希望所有的陰霾也可以跟那些汙水一起流逝消失,可惜不行。

  泰格的思緒陷入了遙遠的回憶裡,等到他回過神來時,台上的演說早已結束,他發現晚宴主人雷茲和女兒葛莉絲不知道同時消失到哪去了,留下一室的賓客彼此交談著,會場裡一片愉悅的氣氛。

  「嘿,泰格。」忽然有人拍了拍泰格的肩膀叫喚他。「好久不見了。」

  他轉過身看,原來是市長貝可‧羅傑。

  「是你啊,最近過得怎麼樣?」身為石人的貝可,身材魁梧高大,高出泰格近二顆頭,泰格站在他身旁簡直就像個小矮人似的。

  「老樣子。」貝可嘆了一口氣。「還是一樣,簽不完的公文,見不完的人。簽了那麼多東西,治安還是一點改善也沒有。」

  泰格忍不住笑了出來,安慰他:「別這樣,你上任之後,頒布了很多有用的政策,使得城市犯罪率減少了很多。」

  「是啊,可是罪犯還是層出不窮。」一瞬間,貝可的臉像是蒼老了數十歲般滄桑,若有所思地說:「或許……以前我們到處自由自在、行俠仗義的『遊俠』日子還比較好。」

  原本這個城市,到處都是像「紅臉怪客‧閃電」這樣的遊俠,就連身為警察的泰格與市長貝可,以前都是遊俠的一員,但自從遊俠們動用殘酷的私刑處決罪犯的事件頻傳之後,遭受許多人權團體的抗議,政府便下令禁止遊俠擅自主持正義。

  法令剛頒布之際,仍有許多遊俠對此嗤之以鼻,想不到卻因而受到牢獄之災,為了正義而入獄。從此,遊俠便漸漸地從這個社會消聲匿跡了。

  許多像泰格這樣的遊俠,便自然而然地投入了警界,繼續維護正義。當然,偶爾還是有像閃電這樣我行我素的遊俠,不願受到政府的束縛,冒著犯法的風險,悄悄地在夜裡守護著城市的和平。

  泰格曾親手將幾位遊俠繩之以法,但當他看著許多警界的高層光明正大地為一己之利濫用職權時,漸漸地,當初懷抱著一股熱忱進入市警局效力的他,開始懷疑自己當初所選擇的道路究竟是否正確。

  如今,腐敗、墮落,就是這個城市的寫照。

  想到這,泰格不禁嘆了口氣。「我們都很渺小,無能為力的事情太多了。或許我們永遠也無法改變這個世界,但起碼都在為了自己的信念而努力。」

  此時舞台上的樂手忽然拉起了小提琴,悠揚的樂聲繚繞整個大廳,泰格站著和貝可聆聽了好一段時間,暫且將那些黑暗的想法拋諸在腦後。

  突然間,他注意到了有抹熟悉的身影,正偷偷摸摸地走上一旁的樓梯。那不是蜥蝪人保羅‧布萊克嗎?

  只見保羅緊張地不時左顧右盼,像是擔心被人發現般,鬼鬼祟祟地沿著階梯邊慢慢走上二樓。泰格心中此時警鈴大響,他似乎嗅到了犯罪的氣味。

  他匆匆向貝可道別,趕緊悄悄跟上保羅的步伐。他想起了前幾天夜裡跟蹤保羅聽到的可疑對話,不禁懷疑起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泰格不禁擔心起保羅可能會對議員雷茲不利,畢竟他的鐵血政見對許多黑暗勢力的人來說肯定是個眼中釘。他緊緊尾隨在蜥蝪人保羅的身後,穿過一條又一條像迷宮般的走廊,他以前從來不知道原來廣場飯店這麼大!

  就在不知道第幾個轉彎之後,泰格忽然發現他跟丟了。

  他暗叫不妙,趕緊四處搜尋保羅的蹤跡,但四周連個鬼影子都沒有,他開始擔心唯一的線索可能就這樣消失了,幸好就在千鈞一髮的時刻,他看見前方走道上一座金色的電梯門恰好闔上,他耐心地等待著電梯緩緩上升,最後顯示停留在頂樓。

  擔心行蹤敗露的泰格,決定改走樓梯。無論飯店整修裝潢得再美輪美奐,飯店的樓梯永遠都能透露出這間店的年紀。他沿著和富麗堂皇的廣場飯店成反比的老舊階梯,迅速地爬上最頂樓,推開安全門閂,走入樓層。

  映入眼廉的,是乾淨寬敞的走道和幾間房間。頂樓的套房並不多,正當泰格決定一間一間偷聽時,他突然發現其中一間的門口站著一個看上去很眼熟的人影。

  「莎拉?妳見鬼的在這裡幹什麼?」泰格望著換上一身潔白的飯店人員制服的她,忍不住驚訝地開口。

  聽見泰格的聲音,莎拉轉頭錯愕地看著他。「泰格?你怎麼……」還來不及說完話,莎拉機警地發現房內傳來奇怪的聲響,吸血鬼一向擁有超優異的聽力,她立刻壓低聲音對他說:「看你幹的好事……現在這裡不方便說話,我晚點再跟你解釋。」

  她揮了揮手,示意泰格躲到旁邊走道。

  只見她清了清喉嚨,接著敲了敲房門,開口喊道:「客房服務!」

  「進來吧。」

  泰格還來不及訝異她從哪學來這麼標準的用語,莎拉便推著餐車進入了那間套房。直到等了像是一個世紀那麼久般,她才慢慢地從房間退了出來。

  「快走。」莎拉壓低聲音,急急忙忙地拉著泰格跟她一起走進電梯。「晚點再跟你解釋,被人發現你就不好了。」

  由於莎拉的態度非常強硬,泰格只得一頭霧水地跟著她下樓,等著她向他解釋這一切。


(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公告】Google有時候會把留言誤認為垃圾訊息,因而沒有顯示,建議登入留言,如仍未顯示,亦可私訊至粉絲頁、或來信至信箱:domiwang.811@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