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3日

路口

快要走到路口了。她想。

沿路走來,或許是因為被街上車水馬龍那太過喧嘩的聲音給蓋過,也或者是因為根本沒有人開口,總之,她和他都低著頭沒有交談。

路途這麼長,而回憶卻那麼短,短到令人質疑它真實駐留的時間,是否根本不曾存在?

紅磚砌成的人行道凹凹凸凸的,他一路拉著的行李箱輪子跟著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響。

她假裝望向旁邊來往的車陣,偷瞄了一眼他的側臉;他的臉上面無表情,猜不出喜怒哀樂。當他發現她正盯著他瞧,她趕緊又撇過頭去。

夏天中午的太陽像一把火,但無論將皮膚再怎麼燒燙燒爛,也融化不了兩顆冰冷的心。

回想起那一年的夏天,好像過得特別快,本來都還在當下,一眨眼,就變成遙遠的回憶了。

她想起她們初遇的那個夏天,悶熱、潮濕、令人窒息;而愛亦然。


她是在大學的聯誼上認識他的,當時的他,剛從金門來台灣唸書。他穿了一套土氣的咖啡色格紋襯衫,配上一條看起來很廉價的深藍色牛仔褲,留著一頭不入時的中分頭,而她剛好很不幸的抽到了這支籤王。

長相不差的她,一開始真的覺得自己倒楣透了,想不到在和他相處數個小時下來,她卻逐漸地被他那真誠憨厚的個性所吸引,覺得他講話其實非常逗趣,想瞭解他的心也隨之越漲越熱。

就這樣,接下來是很土的招數,鮮花、卡片、禮物,他用最平凡的追求,給她從來沒有過的悸動:沒過多久,不顧眾姐妹反對,她們便開始交往。

大學畢業後,辛苦地等他當完兵,二人也就這麼自然地同居了。

一開始都還很甜蜜的,當完兵的他,嚷著要考研究所,她當然非常鼓勵他,於是她在外工作,他在家唸書,她希望他能專心唸書,不要煩惱生活費的事,所以拼命的工作、加班、兼差,以賺取二個人的開銷。

這樣庸庸碌碌的情形她也忘了持續多久,她只知道,在不知不覺間,屢屢考不上研究所的他,脾氣一天比一天差,只要她工作太晚回家,他便會暴怒,對著她嘶吼,質問著她是不是和其他男人在外面廝混;家裡能摔的東西也都被他摔完了,她開始害怕回家,害怕再次被他拿著皮帶勒著脖子威脅,她感覺痛苦,卻又不敢和任何人說,只能在大熱天圍著領巾裝作沒事。

直到有一天,當她回家時,她看見那張他們倆曾經一起甜蜜地去IKEA挑選的雙人床上,躺著光溜溜的他,和一個同樣光溜溜、頭髮長長的女生。

一切就這麼結束了。

她不願意去回想那些殘忍而血淋淋的畫面,也忘了後來是怎麼逃離那裡的;也許直到現在,她都還在逃。

生命最偉大也是最恐怖的地方,就是它可以堅強得令人無法想像,你總是以為自己死了,卻還是能夠好好呼吸。她不知道今天自己怎麼還有力氣送他離開,怎麼還有力氣站在這裡,這個路口。

或許每條路都有一個盡頭。或者每條路總會有不得不轉彎的岔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公告】Google有時候會把留言誤認為垃圾訊息,因而沒有顯示,建議登入留言,如仍未顯示,亦可私訊至粉絲頁、或來信至信箱:domiwang.811@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