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日

二輪電影院

上個星期天,和綸綸一起去建興路上的和春電影院看了一場二輪片,由安潔莉娜裘莉主演的『特務間諜』。

已經不記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了,只知道在我不知不覺間,對於電影院的印象,已經通通都變成專門播放首映院線片的『威秀影城』、『喜滿客』、『國賓』、『新光』......等。嶄新的裝潢、冷得要死的空調、大排長龍的購票人潮、腳踩著舒服的地毯,一邊走入影廳,一邊吃著手上香甜可口的爆米花,電影院內的電視牆與看板盡是最新、最強檔的電影廣告,真人大小的電影宣傳看板,經常讓人駐足與其合照紀念;有時買票甚至還能參加抽獎,一個不小心說不定可以隨著電影裡的角色去巴黎、紐約一覽美景。

電影院一直在進步,2D、3D、4D電影,除了視覺與聽覺,逐漸昇華到觸覺與感覺。除了影片播放技術上,在『看電影』這件事上,最新的威秀影城『GOLD CLASS』影廳,人們可以躺在大躺椅、蓋著毛毯、喝著紅酒配牛肉,享受一場燈光與美食的饗宴;看電影儼然已經成為一種無上的享受。

已經想不起來有多久沒有踏入二輪電影院了。

記得小學時,家裡附近的國軍『中山堂』電影院,便代表了全世界所有的電影,對當時還搞不太懂什麼是一輪、二輪片的我們來說,只要是中山堂上面紅底白字的油漆招牌所漆上的電影名稱,便一定是最新而且最流行的電影,總是能在同學之間造成一波話題。


除了看電影,中山堂也是我小時候下課放假經常和鄰居玩耍的地點之一,對那時還小的我們來說,中山堂偌大的空間,可以讓我們盡情的追趕跑跳碰,這邊欄杆爬呀、那邊樓梯鑽的,好像是一個大迷宮似的。

那個時候一張票70元,還只能看一個場次(現在很多二輪電影院一張票可以看二場),總是拼命的湊零錢要去看。中山堂電影院外圍繞著一圈小吃攤販,香雞排、炸黑輪、泡沫紅茶(天吶!這個形容詞也在不知不覺間消失了)、烤香腸......等等,每次看電影前,一定要夥同朋友們去買個飲料和雞排,一邊看、一邊配著吃才過癮。

中山堂有二層樓,對我們來說,二樓的座位,就像是VIP包廂一樣,票價當然也就比較貴。

記得那個時候去看電影,電影開場前,一定會播國歌,播的時候全體的觀眾都必須站起來跟著一起唱國歌,很難想像吧!

在影廳的入口處,還有著專賣零食與飲料的販賣處,透明的櫃子,擺放著各式各樣的零食,對於沒有零用錢的我們來說,總是只能眼巴巴望著琳瑯滿目的餅乾包裝乾瞪眼;若哪天意外得到一點點零用錢,便會高興地買個一包浪味仙、真魷味、或是蚵仔煎進去吃。也不知道為什麼,販賣處的銷售人員都是阿姨,售票人員也是阿姨,驗票人員也是阿姨,她們都有著又捲又乾燥的黑頭髮,和長裙、眼鏡,和現在新的電影院都是年輕活潑的工讀生比起來,有著天壤之別。

記得當時當紅的鐵達尼號、心動、魔戒......等等,都是去中山堂大排長龍買票看的,而現在,身為二輪電影院的中山堂,卻再也沒有這樣的光景。我不曉得長大了,是不是也就等同於拋棄了那些老家還停留在那的一切?每次經過,感受到凋零,也感受到一種拋棄她的罪。

我記得很久之後,我和李思穎還有再去一次中山堂看電影。看了什麼片已經忘了,但還記得我們買了左營大路上好吃的蔡家蚵仔煎、羊肉燴飯進去一邊看一邊吃,回想起來覺得很好笑,只能說看電影配的食物,也是一門高深的學問啊!

高中之後,我開始常往威秀與喜滿客影城跑。最迷電影的時候,幾乎每部院線片都看過,吃了無數的爆米花和吉拿棒,也曾和李思穎買了肯德基的六塊炸雞桶,用制服外套藏起來,偷偷帶進喜滿客吃。

那個時候起,『看電影』這件事開始變得越來越貴,也越來越正經,像是一個正式與人的約會,一個去處,看電影這件事,開始變得複雜了起來。

看電影前後,你可能會與人共進晚餐。看電影前後,你可能會與人一起去逛街購物。看電影的時候,你可能會買電影院裡面超級貴但是證明自己吃得起的爆米花和可樂。甚至於,看完電影,你也可能再做點什麼事。看電影,好像已經不只有看電影了。

回到星期天的和春電影院,當我們一停好車,脫下安全帽,走進購票處時,我忽然間有點不知所措。

年久失修的廣告看板、窄小的騎樓、污黃的牆面和地板,這裡像是一個被遺忘已久的世界,對於太熟悉新潮電影院的自己來說,忽然間覺得走進一個自己最熟悉卻又最陌生的世界。

沒有印刷精美的電影海報,電影院外牆上印的是用油漆畫成的電影人物頭像,我看著慾望城市裡莎拉潔西卡派克的臉,有點想笑,卻覺得這樣的畫風,有另一種復古而懷念的味道在裡頭。

售票亭非常小一個,買票前還要先和隔壁鹹酥雞的攤販借VIP卡才能購買優惠票,電影票則和以前印象中的電影票一樣,是用色彩鮮豔的綠色、紅色、橘色、黃色...等紙印製而成。(令我想起以前去中山堂看電影都要借軍眷證才有優待)

在外面買好鹹酥雞和飲料後,搭乘著老舊的電梯到達所屬影廳,接著是簡陋的驗票口,有一位看起來像從上海灘走出來的阿姨負責驗票。

在二輪電影院看電影,驗票時會將電影票的一個小角撕下來,這個動作令我覺得很復古,也很懷念。驗票阿姨是一個很熱心的人,和現在的電影院年輕工讀生的冷漠比起來,感覺令人莫名的窩心。

同樣的,在影廳入口前的販賣處,有著擺放著各種零食的透明斗櫃,同樣是戴著眼鏡的阿姨在賣,要不是已經買了鹹酥雞,真的差一點衝動就要買一包來回味童年在電影院的記憶了。

影廳很大,不過位子滿小的,螢幕當然也沒有IMAX三層樓那麼高,但窩在這個幽暗的空間裡,不知怎麼的,你就是感覺一切都復古了起來,時光通通倒流了回去,一種莫名懷念的感油然而生,忽然間『看電影』這件事,比起電影本身令我更加享受。

我的回憶裡,堆滿了舊舊泛黃的照片,一格一格的,像二輪電影院一樣重複播放,教人懷念,也勾起許多往事,許多當時不那麼重要的,現在卻歷歷在目,很難忘懷,一想起來,就教人跌進過往的旋渦裡不能自己。

將來的某個時候,我是否也會懷念起這個時候的我?

現在的這個當下,總有一天也會淪為二輪片泛黃的記憶吧。

舊舊的,可以是一種味道,可以是一種畫面,可以是一種印象,也可以是一種記憶。舊舊的,泛黃的,但是卻令人懷念的東西。

4 則留言:

  1. 突然想到去年過年,我跟我哥去華納威秀看午夜場波西傑克森,我大姑也要跟,然後到威秀的時候,我大姑很緊張的說:「完了!忘了代眷補證!沒優惠」....................

    回覆刪除
  2. 哈哈 天啊 笑到肚子痛
    你大姑真是神人

    回覆刪除
  3. 現在中山堂電影院還有嗎?
    我剛查了一下, 好像沒有了, 不過建築物不知道是否有保留??
    上次我到左營去的時候沒有去拍照=.= 有點可惜.

    唉..現在很多二輪戲院, 都是兩部電影, 但很常一部是強檔片, 另一部就是比較弱的片子@@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中山堂應該還在,但還有沒有播電影我就不確定了..
      記得小的時候,看電影這件事,比電影本身還令我享受呀!

      刪除

【公告】Google有時候會把留言誤認為垃圾訊息,因而沒有顯示,建議登入留言,如仍未顯示,亦可私訊至粉絲頁、或來信至信箱:domiwang.811@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