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5日

火花

其實她內心也明白,她們倆是再無可能回到從前那般了;過去之所以叫過去,就是因為回不去了。

她躺著,盯著天花板上鏡子中那個裸露的自己,想著。

房間的壁紙是淺綠色帶有點小碎花兒的,顏色有點褪色且過時。是上次來的那一間房間。

這間旅館總共有24個房間,每一間,她和他都去過了。稱不上是膩,但對一間旅館熟悉成這個樣子,總覺得也不是件好事。 彷彿失去了當初熱戀時的新鮮感,失溫了的愛情,好像很難再找回剛在一起時那樣打得火熱的感覺。

以前的他都還會帶她上遍各個汽車旅館去尋求刺激,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們漸漸不再上昂貴的旅館,開的房間也一次比一次小,到最後,則固定每次都來這間小旅館。

以前也會約會的。吃飯、看電影,情侶做的事她們都會做,但到最後,只剩開房間。每次見面,她只是坐上車,沉默地被載往汽車旅館。

她想,唯一還熱情的,大概只剩他的身體。

結束後,他會安靜地載她離開,各自回到各自的家裡。是的,因為這是婚外情。已經四年了。


他是大她十一歲的部門主管,已經結了婚、有一個二歲多的可愛兒子。


當他告訴她,他老婆生了的時候,她真的愣得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才好。當辦完事後,她赤裸著身子,裹著被子,看著他正望著手中的小孩照片時,不知道怎麼地,她覺得非常失落。


說好不干預彼此的生活,不是嗎?

躺在旅館的床上,她安靜地沉澱在自己的思緒裡。房間裡面有一種特殊的旅館香氣,那味道既熟悉,又陌生,就和他的人一樣。


她猜想她心底大概也不愛他了,只是習慣了太久的依賴戒不掉,但是為什麼熱戀的火花總是稍縱即逝?

也曾經愛得濃烈,愛得甜蜜,愛得不顧一切,只想永遠纏綿, 但到頭來卻也還是各取所需,飲食男女,填補了這廂的空洞,卻補不了那廂的寂寞。

寂寞是喧嘩中的沉默,安靜裡的翻騰,它不分晝夜隨時跑出來敲你的門,吞噬你的心、啃蝕你的骨,你連痛處都摸不著,除非把自己開腸剖肚。當你的手終於摸到傷口時,你也已經死一半了。

孤獨是一種麻藥,讓人昏昏沉沉,分不清白天夜晚,明明是行屍走肉,卻總有人追求孤獨的快感。


一個人空虛,二個人寂寞,永遠沒有一個解套。她想。


看著他穿上襯衫,她想,

該走了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公告】Google有時候會把留言誤認為垃圾訊息,因而沒有顯示,建議登入留言,如仍未顯示,亦可私訊至粉絲頁、或來信至信箱:domiwang.811@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