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30日

卡爾的雜貨店:第三章‧殺手卡爾

  自從麥特對我大發脾氣那天後,他已經和我冷戰半個月了。

  無論我怎麼向他道歉,他都置之不理,在學校和他打招呼,他也沒有理會我。

  我將這一切歸咎於卡爾的錯。沒錯!要是他肯錄用麥特,麥特就不會像現在這樣,氣得不跟我說話了。

  但卡爾卻整天像是個沒事人一樣,還是繼續種他的花、繼續叫我做這個做那個、繼續摸他蠢到不行的兩撮翹鬍子!

  「這個始作俑者到底知不知道他做了什麼好事?」我一邊拖地,一邊憤憤不平地想著。


  今天卡爾又一如往常的丟下我,不知溜到哪裡去了,害得我工作變多。

  「我真是痛恨死卡爾和這家店了!」我咬牙切齒地自言自語。窗前那隻九官鳥彷彿聽得懂似的,對著我說:「痛恨!痛恨!」

  「吵死了,閉嘴!」我惡狠狠地瞪了一眼公雞〈我自己給牠取的名字,因為他的嘴巴和爪子看起來跟雞很像〉,沒想到牠又不知好歹地說著:「閉嘴!閉嘴!」

  這隻欠人扁的鳥!我不再理會牠,決定重新考慮今天要不要餵牠吃飯。

  最近卡爾消失的次數越來越頻繁,我甚至開始有點懷疑他會不會哪天就不回來了,然後冒出一堆拿著帳單的人來店裡說卡爾欠他們一屁股債。

  正當我把拖把放回廚房時,我忽然聽見好像有人在說話的聲音。

  「有客人嗎?」奇怪,難道我剛剛沒把打烊的牌子掛上?

  可是當我走出廚房時,我發現聲音是從樓上傳來的。我從來沒有上去過,卡爾說我只要負責一樓的部份就行了。

  「吱吱喳喳……」越走近樓梯,聲音越來越明顯。

  會是誰呢?「難道是……小偷?」意識到這個可能後,我開始緊張起來。

  如果真的是小偷該怎麼辦?偏偏卡爾又不在!

  我猶豫了一下,決定去廚房拿掃帚充當防身武器,上樓勘查一下狀況。

  我盡量使自己不發出任何腳步聲,步步為營的沿著樓梯往上走。

  「你有沒有搞錯?」樓上只有兩間房間,其中一間的門沒有完全掩上,聲音從裡面發出來。

  這熟悉的聲音是……「卡爾?」他什麼時候回來的,我怎麼都不知道?禁不住強烈的好奇心,我走到了微微開啟的門前。

  「偷偷看一下他在幹麼好了。」

  我的目光從窄小的門縫裡望進去,發現裡面是一個書房。卡爾站在地毯上,雙手插腰,雙腳不停地來回走動。

  「不行,太划不來了……」卡爾臉色緊繃地說著。

  我原本以為房間內有客人在和卡爾說話,可是我環顧整個書房,裡面除了卡爾,再無其他人了。

  「他在自言自語?」但卡爾認真的表情,看起來實在不像在自己對自己說話,比較像是……像是……「講電話?」

  但是他的手好端端的插在腰上,電話更是安然無恙地躺在離他有點距離的書桌上。

  我完全看不懂卡爾這詭異的行徑,彷彿是在對著一個隱形的人說話般──等等,隱形人?

  這個想法令我不由得感到一陣毛骨悚然。不會吧!卡爾在跟隱形人說話?我一方面覺得自己太異想天開了,可是另一方面又對眼前這個越看越像的情景感到害怕。

  我決定趁卡爾還沒發現我在偷聽之前,趕緊溜下去。沒想到當我準備離開時,卻不小心聽到卡爾說了一句非常恐怖的話:「好吧,成交,我這陣子會去殺了他。」

  我這陣子會去殺了他!

  我幾乎是跌跌撞撞的跑回家裡的。天啊!卡爾竟然要去殺人?我應該去報警嗎?或是告訴爸媽這件事?

  我慌張不安地在房間來回踱步,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可是他們會相信我說的話嗎?卡爾在跟隱形人說話,而且說好要殺了某人,要是我沒有親眼看見,我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他們一定會以為我瘋了!

  仔細想想,卡爾常常莫名其妙的消失,現在看來,他消失的時候可能就是去殺人!

  天啊,我天天跟一個殺手相處,卻不知道他三天二頭就出去殺人……而且這個人還是我的老闆!

  我越想越害怕,我以後不敢再到卡爾的店工作了!誰知道他哪天會不會一個不高興,就殺了我?

  決定不去卡爾的店後,我如釋重負般鬆了口氣,安心的躺在床上。

  可是……我突然不去店裡,卡爾會不會發現我知道了他的秘密?

  又或者,因為缺人手,所以他顧用麥特?

  不行,我不能讓麥特在那麼危險的地方工作,也不能眼睜睜看著卡爾去殺人。

  我要阻止卡爾去殺人!

  ******


我裝作若無其事般,繼續到卡爾的店裡工作。但我開始趁他不注意時,觀察他的一舉一動。


  他的行為還是跟平常一樣,看不出來有什麼異狀(應該說是他本來行為就很詭異);我原本擔心房子裡可能有那個看不見的隱形人,但觀察了卡爾一陣子,我確定這裡除了我跟他〈當然還有客人〉以外,沒有其他人了。

  「隱形人大概是走了吧。」我想。

  但是依舊不能對卡爾掉以輕心。我料想卡爾應該會著手準備殺人的事情,可是看起來他什麼也沒有做的樣子。

  於是我想跟蹤他,看他外出時都去了哪些地方,沒想到他這幾天反而作息正常的待在店裡,沒有出門。

  「該顧店的時候就溜出去,想要叫你出去時又偏偏待在店裡。」我挫折地想道,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難道卡爾是趁夜深人靜時動手?而看他每天一副睡太飽,精神好得不得了的樣子,我覺得這個可能性是微乎其微。

  「嚕嚕嚕……」這天,卡爾像是心情很好似的,嘴上哼著口哨,腳步輕盈地用跳的跳下樓梯。

  「納吉,我出去一下。」卡爾拎著一個黑色的包裹朝門口走去。原本狀似傭懶地坐在櫃台上的猴子看見,立刻敏捷地跳上他的肩膀,而卡爾似乎也不介意牠的舉動,帶著猴子快步出門了。

  太好了!我見機不可失,在他出門後,由窗戶確定了他離去的方向,隨即掛上「本店休息」的牌子,拿著之前從爸的工具箱中偷拿走的小刀作為防身武器〈真希望我用不到它!〉,緊接著跟了出去。

  這是一個陰天,天上的太陽完全被又漆黑又濃密的烏雲遮住,透不出光,看上去似乎就要下雨的樣子。

  我亦步亦趨地跟在卡爾的身後,深怕跟丟,又怕被他發現,全身的神經都緊繃得不得了。

  「不知道他那個黑色的包裹裡裝的是什麼東西?」有沒有可能會是兇器,或是作案的道具?我想起以前看過的恐怖片,裡面殺人的血腥畫面,令我不由得寒毛直豎。

  卡爾在鎮上很得人緣,一路上不少人跟他打招呼,他也不時的停下來和人閒聊。

  「要是這些人知道卡爾是個殺人犯,不知道會作何感想?」看著一副可親和靄樣的卡爾,實在很難想像出他會做出諸如殺人之類的可怕行徑!不過,知人知面不知心,說不定他就是故意裝出這種無害的模樣,好讓人降低戒心的。



  卡爾看起來像是漫無目的地在散步,有時候還坐下來欣賞風景。直到跟蹤了好一陣子,我才發現他一直在幾條路間打轉。

  「糟糕,他會不會發現我了?」我不安的縮縮身子,擔心事情敗露。但沒過多久後,他轉身切入另一條大路。

  他的腳步越來越快,我跟得也越來越辛苦。突然,他停在一戶熟悉的房屋前。因為他實在停得太突然了,我幾乎是用跌倒的方式,蹲下籬笆躲起來。

  他站在那棟房子前,左右觀望了一下,才上前敲門。

  「不會吧?」我愣愣的看著卡爾走進房子。卡爾要殺的人,是老巫婆?

  我乾瞪著屋前的那隻大狗,心想:他誰不殺,偏偏挑這個?要是那隻狗發現我,因此大叫,我肯定會被發現的!

  怎麼辦?再拖下去的話老巫婆可能就會被卡爾殺了!我緊張的四處張望,確定沒人後,我繞到房子後面,一個翻身跳過籬笆。

  我繞到了房子的後門。門的左邊有一扇窗戶,窗戶很低,我三二下攀了上去,小心地從窗戶望進去,看見裡面是一個廚房。

  「你等一會,我倒個茶。」我聽見莫法西斯老太太尖尖的嗓門傳來,然後看見她走進廚房,我趕緊趁她沒發現前蹲下身。

  接著有一個低沉的鞋跟發出的腳步聲。「妳泡的茶是全世界最好喝的了。」

  說話的人是卡爾。

  「呵呵,哪比得上你!」我看到老巫婆露出我從未見過的愉悅笑容,不禁打了個顫。我的媽啊!那真的是那個可怕古怪的老巫婆?

  「走吧,去客廳聊。」老巫婆端起放著茶杯的盤子,和卡爾走出廚房。

  糟糕,他們離開了!我趕緊跳下窗戶,用力轉動旁邊門上的門把,但卻是鎖上的。

  「可惡!」

  轉頭看著窄小的窗戶,我實在不期望自己能夠鑽進去──等等,說不定可以……

  我再度攀上窗戶,將一隻手伸進去,試著想碰到門鎖。

  「就快了……」我的手努力地往前伸,門鎖明明就在手前方,但卻怎麼使勁也搆不著。

  「可惡……喝!」我深吸了口氣,一個用力,將整隻手臂更加往前推進。

  「喀!」門鎖發出細微的開關聲。

  成功了!不過……「痛死了!」我跳下窗戶,忍不住地揉揉疼痛的左肩。

  好,現在得趕快進去觀察情況!我輕輕轉開門把,走進屋內,準備迎接未知的挑戰。

  我像個小偷般,敏捷而小心地穿過廚房〈也許我挺有天份的也說不定〉,順著朗朗的笑聲,走到了客廳前。

  我側著身子,躲伏在客廳入口的牆緣,專注地觀察卡爾與老巫婆的動靜。

  兩人對坐在有許多補洞的老舊沙發椅上,一來一往地邊喝茶邊聊著天;一旁的猴子面前也擺了一杯茶,沒想到這隻猴子倒挺有模有樣地,和他們一樣拿起茶來喝。

  「……你姐姐她們都還好吧?」老巫婆用她瘦得似乎只剩骨頭的手,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託妳的福,非常好。倒是妳,什麼時候回去看看?」卡爾說。

  「再說吧!」老巫婆擺擺手,回道。

  他們是舊識?但我從來沒有看過老巫婆來過店裡,也沒聽卡爾提起過老巫婆。我暫時按捺住心中的疑惑,繼續聆聽下去。

  「你來找我什麼事?」老巫婆問。

  「不能單純來看妳嗎?」

  「少來,你是那種人嗎?」

  「哈哈!不要這麼直接嘛!」卡爾失聲笑道。「其實我這次來,是為了……」

  「上次那件事?」卡爾還沒說完,老巫婆便接了話。

  「什麼事都瞞不過妳!」卡爾擊掌誇道。

  只見老巫婆用她過於突出的恐怖眼珠瞪了一眼卡爾,又說:「還能有什麼事!」

  「很棘手,所以我來找妳,看看有沒有好辦法。」卡爾收起笑容,一臉嚴肅地說。

  「嗯……辦法不是沒有……」

  突然,兩人開始以極小的聲音交談,使得我無法聽清楚他們在談論什麼。

  「奇怪?」我納悶地想道。難道,我被發現了?

  我吞了吞口水,開始想要是自己被發現會有什麼下場。卡爾會不會要我做一堆累人的差事?或是,老巫婆會乾脆將我丟到她那隻狗面前,讓我被牠生吞活剝?

  我覺得自己應該拔腿就跑,但沒想到,卡爾在此時卻做出了讓我難以理解的舉動。

  就在老巫婆站起來,轉身到後面櫃子翻找東西時,卡爾把從身旁帶來的包裹打開,並拿出一根細長的棒子,不發出任何聲音地走到老巫婆背後,揚起拿著棒子的手就要朝她擊下去……

  「不要動!」我慌張地拿出準備已久的刀子,現身阻止卡爾殺害老巫婆。

  幾乎是同時地,卡爾與老巫婆轉過頭看向拿著刀指著他們的我。

  「你這死小子怎麼會在我家?還拿著刀!」老巫婆尖叫。

  「納吉?」卡爾滿頭霧水地看著我,問道:「你在幹麼?」

  「我、我……」我的聲音不住地顫抖,但我還是鼓起勇氣對著卡爾大喊:「放下你手中的武器!」

  天啊,我一定是瘋了!怎麼會想到要做阻止一個殺人犯殺人之類的可怕舉動?

  「什麼?你……」卡爾不解地想朝我走來,但是我揮動手上的刀子,不准他再前進一步。

  「快放下!」我尖叫道。

  「好、好……我放……你別亂動。」卡爾舉高雙手,手掌放開,手中的棍棒跟著落地。

  「很、很好……」我依然感到絲絲的害怕,開始想著下一步應該怎麼做。

  「你這小毛頭到底想幹麼?」老巫婆和卡爾一樣不敢妄動,朝著我大聲呼喊。

  「妳別怕,我是來救妳的!」我勇敢地說。

  「救我?」老巫婆瞪大了她那恐怖的大眼珠,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

  「沒錯,妳先慢慢走過來我這邊……」我刻意放輕語調,讓她不要那麼緊張。


  但是老巫婆依舊站在原地不動,只見她雙手插著腰,氣呼呼地對我大喊:「現在小孩的父母都教他們玩這種危險的東西嗎?」



  真是的!都什麼時候了,她竟然還有空發脾氣!

  我的雙眼不敢離開卡爾太久,深怕他有所動作。「卡爾!你要是敢動的話,我……我的刀子可不會留情的!」

  他沒有回話,雙手還是高高舉起停留在空中,但那綠色的眸透過鏡片筆直地朝我望來,使我感到非常地恐懼。

  有好一陣子,情勢持續僵持著,我不敢輕舉妄動,卡爾也是〈除了老巫婆不停的在旁邊叫囂〉。

  過了一會,我決定探問卡爾一些話:「卡爾……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卡爾直盯著我瞧,接著說:「我想,你一定是誤會了。」

  「不要再裝了!要是我沒有出面阻止你,老巫婆現在早就被你殺死了!」

  「誰是老巫婆?」老巫婆聽聞,生氣地問。

  「呃,我是說,莫法西斯老太太。」我尷尬地回答。

  「我沒有要殺她。」卡爾解釋。

  「喔?是嗎?那你剛剛為什麼趁她背對你的時候,拿著武器要朝她打下去?她只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無辜老者啊!」都已經被發現了,他竟然還能若無其事地說謊?真是冷血殺手!

  沒想到,卡爾和老巫婆一聽,先是愣了一會,接著突然一齊爆笑出聲。

  我感到莫名其妙,不解地問:「有什麼好笑的?」

  「哈哈哈……」兩人還是繼續拼命的笑,笑得不可抑止,甚至笑彎了腰;就在我快要被他們瘋狂的笑聲給惱得快沒耐性時,卡爾突然收起笑意,一臉正經的看著我,說:「對,我的確是拿著棒子要打她。」

  終於承認了!我憤怒地問道:「那你還有什麼話好說的?」

  卡爾看著我,摸摸他的翹鬍子,一副不慌不忙的樣子,說:「如果你指的武器是這個的話。」說完,他的雙眼往下瞄。

  我猶疑了一會,接著跟著往他腳下看──

  「我的確是要『打』她,不過如果用更專業一點的名詞的話,」

  我呆呆地看著卡爾腳下的棒子,感到剛剛撞到的左肩又開始疼痛起來。

  「我想我是幫她按摩。」卡爾再也忍不住地,再度狂笑起來。

  我無言的看著他腳下的按摩器,感到哭笑不得。

  此時,桌上的猴子,發出「吱吱吱」的叫聲,似乎在跟著卡爾和老巫婆一起嘲笑我。

  ****** 

  「現在,告訴我,為什麼要跟蹤我?」回到店裡後,卡爾立刻發問。

  他面無表情,看不出來是生氣或是愉悅,但我卻覺得這種表情比生氣還令我感到可怕。

  「我、我……」我支支吾吾,答不出話。雖然剛剛和卡爾走回來的一路上,我拼命地在腦子裡想了許許多多的理由,但此時腦袋卻突然一片空白,怎麼想也想不起來。

  我們對坐在櫃台旁鵝黃色的桌椅上,卡爾托著下巴,一直看著我,等待著我的回答。

  我像個受審者,低著頭不敢望向前方正在審判我的法官。

  「這個……因為我好奇,你平常外出,都去了哪裡。」我模模糊糊地答道。

  「喔?是嗎?」卡爾看著我,思忖了一會,像是在考慮該如何處置我。接著,他站起身來,走到我的身後,拍了幾下我的肩膀。「有好奇心是一件好事。好了,去工作吧!」

  說完,他便轉身去櫃台整理訂單了。

  「嘎?」就這樣?卡爾沒問我為什麼拿著刀?也沒打算處罰我?甚把我吊起來打之類的?
  但是卡爾真的就像沒發生過這件事般,連往後的幾天,態度也正常得跟平常一樣。

  我起先害怕他打算告訴我媽這件事,但是他卻什麼也沒做;雖然我對卡爾的反應感到非常的吃驚,但一方面也暗自慶幸他並沒有多懷疑些什麼。

  但,他沒殺了老巫婆,不代表他會就此停手!

  「不過,不能再跟蹤他了。」我想道。要是再跟蹤他,他一定會起疑心的。但是,我該怎麼做,才能阻止他殺人呢?



  我苦思著該如何是好。那天他在書房,和隱形人談論,說這陣子就要去殺了某人,要是再蹉跎下去,恐怕卡爾早已動手……

  「對了,書房!」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公告】Google有時候會把留言誤認為垃圾訊息,因而沒有顯示,建議登入留言,如仍未顯示,亦可私訊至粉絲頁、或來信至信箱:domiwang.811@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