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30日

卡爾的雜貨店:第一章‧神秘的雜貨店

  在不用上學的日子裡,早晨的陽光格外地令我感到愉悅〈你知道的,一大早爬起來去上課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我難得地起了個大早,想像我是一個極有品味的紳士,要求媽給我一杯咖啡──不過當咖啡一進到我嘴裡時,我發現它的味道跟我想像的完全不一樣!

  我毫不客氣地整口噴了出來,毀了老爸的報紙。

  不過這件小狀況絲毫沒有影響到我今天的好心情,我哼著流行的曲子,蹦蹦跳跳的走向浴室。



  就跟所有的小孩一樣,我邁入了為青春痘與滿頭紅髮困擾不已的青春期。我爸說,我們家族的人全都有著這頭令人驕傲的紅頭髮,但我只覺的它又醜又好笑。 




  我一邊想,一邊對著鏡子,想辦法把鼻子上那顆又大又紅的痘痘給弄掉。



  「噢……」隨著我的悶哼,噁心的膿汁一股腦兒地噴了出來,在鏡子上形成好幾道小小的黃漬。我敢說,這是僅次於在吉娜的抽屜裡放蟾蜍,看到她驚聲尖叫的模樣而叫人痛快的事情了!

  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樓上傳來一陣吉娜的超級女高音。「呀──」

  「哈哈哈哈哈……」我忍不住地開始在浴室裡得意的大笑,笑得幾乎不可抑止。

  「納─吉─」就在我笑得快要整個人翻過去的時候,老媽的怒吼突然傳了進來。

  「慘了。」我想。我趕緊摸摸鼻子,決定趁她還沒殺下來前迅速的溜出門。



******


  
  「麥特!麥特!」我站在麥特家門口,對著他的房間窗戶丟石頭。

  丟了好一陣子,窗戶總算打開了。

  「納吉?」麥特睡眼惺忪地說。他的捲髮此刻澎得像是一塊發過頭的麵團。我忍住笑意,試著把注意力轉移到他的睡衣,不過上面的幾朵小花卻讓我更想發笑。

  「呼哈──」麥特打了個超大的喝欠,答道:「我還在睡覺咧!」

  「拜託,還睡?該起床啦!」我又朝他丟了一顆石子,想讓他清醒點;不過卻打到他隔壁房間的窗戶。

  我縮了縮肩膀,趕緊催促他:「唉唷!快點下來開門啦!」我可不希望等會開門迎接我的是他隔壁房間的姐姐……。

   ******

  「怎麼樣?這個假期你有什麼打算?」一進到他的房間,我便撲上他的床。噢!真舒服!真想叫媽換張像這樣硬一點的床。

  每年五月的第一個星期,是我們達芬諾蘭鎮上的花季假期。每到了這個時節,總是會湧入大批的遊客,大人們也因此忙得不可開交,而幾乎沒空理會調皮搗蛋的孩子們〈雖然平常他們也一副有許多忙不完的事一樣〉;所以對我而言,這是一年中最棒的假期!

  當然啦,這個花季假期迷人的地方還不止這樣。

  在為期一星期的花季裡,鎮上通常會舉辦許許多多的活動,像是盛大的遊行啦、美麗的煙火表演、各式各樣的展覽會……最重要的是,街上多了很多好吃的小販!新口味的蛋糕、好吃美味的起士布丁……每次總是一條街還沒逛完,肚子早已鼓得像個孕婦了!

  總之,我打算要為這個假期好好計劃一番!

  「沒什麼打算呀……」麥特邊換下睡衣,邊回答我。「除了後天我媽要帶我去看無聊的舞蹈表演,還要幫我報名兒童插花班,另外還得帶從遠方來的親戚去看大遊行……」他三兩下把雙腳套進褲管裡,補充道:「就沒有什麼特別的計畫了。」

  「是喔,」我挖苦道:「還真的『沒什麼計畫』了咧!」說完,便抓起枕頭丟向他。

  「嘿嘿!」他順利的接住,又把它砸了回來。「那你咧?要不要考慮跟你媽提議跟我一起去參加什麼鬼的插花班?」麥特不懷好意的笑道:「我相信你媽一定會非常樂意……」

  「去你的!」這次我使盡全力地把枕頭砸向他。不過他還是接住了,我想我下次應該換個硬一點的東西。

  「那你咧?」麥特問道:「你有什麼打算?」

  「不知道。」我說。「我爸說要是我乖一點,大遊行那天就要帶我去買新的球鞋。」

  「真的嗎?」他從抽屜拿出兩塊用金色鋁鉑紙包住的巧克力,將其中一個長頸鹿形狀的丟給我。「那我想你還是得繼續穿舊的了。」

  我沒理會他,忙著將包裝紙拆開,然後連著它的脖子一口咬掉。

  「找點樂子吧!」我說。

  我走到門口旁的棕色櫃子前,仔細端詳他那些精緻的模型。

  「去郊外那個廢棄公園看看怎麼樣?……喂,那個別碰!我昨天熬夜完成的…」

  聽聞,我只好自討沒趣的放下手上把玩的戰機模型,雙眼繼續搜尋房間內的其它東西。

  「聽起來不錯…廢棄的公園,神秘的通道……」突然,我猛地轉身面對他!「還有恐怖的屍體!」

  只見麥特瞪圓了眼,全身抖動了一下。

  「哈哈,嚇到了嗎?」

  「去…去你的!少無聊了!」麥特推了推我,裝出一副鎮定的樣子。

  到鎮上各個神秘的地方探險,是我們的小小興趣。雖然大人們總是叫我們不要靠近那些地方,不過我們還是常常偷溜進去玩。在裡面,我們就像是國王一樣,所有的人〈也許是傢俱、小貓、甚至是老鼠…〉都要聽我們的命令;不過最好玩的,還是征服一塊新領地時的刺激快感了!

  「好啦,那我們下去廚房找點東西吃就走吧!」麥特扣上衣服的最後一顆扣子,說道。



我吞下那塊長頸鹿巧克力的最後一個部份,準備出發。



******


  「你媽真好!」我放開握住腳踏車把手的雙手,想要耍耍帥,不過經過一家店門口時,玻璃窗反射出我的模樣,我發現這麼做其實很蠢。「她給我加了兩片起司!」

  麥特哀怨的看著我,說:「她對客人總是比較好。」他的三明治裡只有一片。

  「那……」我笑著說:「我分你半片好了?」

  不過他瞪了我一眼:「那是烤三明治耶!」

  說完,我們不約而同地一起放聲大笑。

  時近中午,但太陽並不強,和煦地打在我們身上。雖然陽光使得我的紅髮更加明顯,不過在這麼好的天氣裡,我也幾乎忘了我那頭討厭的紅頭髮了。

  沿路我們經過了鎮中心的噴水池,水池的中間有一座現任鎮長的銅像,銅像的他正微笑的揮手示意;不過令我搞不懂的是,銅像上他的頭髮雕塑得非常濃厚,而當他有一次來我們學校參觀時,我看到鎮長本人竟然是個大禿頭!我不解地舉手發問,事後卻遭到老師一頓嚴厲的訓斥。

  接著我們還經過了莫法西斯老太太的家〈通常我們叫她老巫婆,因為她總是神秘兮兮的,也很少出 門〉,她家前院的狗每次只要看到有人經過都會放聲大吠。我們發現牠正在睡午覺,於是便小心翼翼地盡量不發出任何聲響,慢慢靠近牠,然後──一起朝牠丟石 頭!牠被我們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嚇醒,發出「凹嗚、凹嗚」的哀號聲。

  正當我們樂得慶祝偷襲行動又再次成功時,老巫婆忽然從窗戶探出了頭來,對著我們怒叫道:「你們這兩個壞小孩,我要去告訴你們的爸媽!」說完,她那隻瘦得只剩骨頭的手還不停地揮舞著,像是想狠狠的痛扁我們一頓般。

  當然,我們知道她並不會真的跑去告訴我們父母。

  我們朝她扮了扮鬼臉,在她準備真的衝出來好好揍我們一頓前,趕緊開溜。


******


  「到了。」

  我們來到了今天的征服目標──這座荒廢的老舊公園。

  這座公園已經沒有小孩子來玩了,地上堆滿了許多樹葉,破損不堪的磚塊地板間也長滿了許多雜 草。原本應該是漆上亮麗顏色的遊樂器材也都因為時間的流逝而剝落掉漆、生鏽; 那些被玩壞的彈簧木馬以一種可笑的歪斜方式站立在太陽底下;偶爾的一陣徐 風,將長長的盪鞦韆給吹起,響起生鏽的「伊呀、伊呀」的聲音,讓人以為有人在那裡玩鞦韆。

  我和麥特把腳踏車一起停在公園入口的地方放好,我興奮地問道:「膽小鬼,準備好了嗎?」就算他還沒準備好,我還是會把他硬拉進去。

  「你可別哭著找媽媽。」麥特給了我一記斜眼。

  於是我們便踏入公園,開始我們的小小冒險。

  「嘿,麥特,你看!」我站在一個可以轉的圓形設施上,雙手插腰,一隻腳腳踏在扶手上,神氣地看著麥特說:「你看我這樣像不像個偉大的國王?」

  麥特吃吃的笑著,說道:「像啊,紅髮國王萬歲!」說完,便突然開始用力地轉動我腳下的圓盤,害我差點跌了下去。

  「大……大膽愚民!」我氣喘呼呼地抓住扶手,想要為國王的威嚴挽回幾分顏面。「還不趕快住手!」

  「不行,」麥特的雙手繼續邪惡地轉圓盤。「我在篡位。」

  「好……好大的膽子……」頭好暈啊!「好啦好啦,國王給你當,快放我下來。」

  於是麥特順利「登基」,當上了新的國王。

  忽然,我發現在不遠的草皮上有著一個閃閃發亮的東西。

  「咦,你看。」我走向前,好奇地蹲下研究這個東西。「這是什麼東西?」

  我把這個金色圓形的東西拿近眼前仔細地觀察一番。

  「一個錢幣?」麥特說。

  這枚金幣的上面有二個三角形正反交疊在一起,形成一個六角星,中間有一個像是羽毛的圖案,外圍寫了一圈我看不懂的文字。

  「從來沒看過這樣的錢幣。」我說。

  麥特湊過身子來,看了看錢幣,說:「說不定是價值連城的古董唷!」

  聽了,我馬上大笑:「那我們豈不是要發財了!」

  說完,我們兩個便互相討論一會有錢後要怎麼花才好。麥特說他要拿來買一堆組合模型,如果還有剩,他要買一台最新型的電視遊樂器。我則是說我有錢後,第一件事就是把我超級刺眼的紅頭髮弄掉。

  然後我們又繼續在公園裡四處探險。

  「喂、納吉!」正當我正對著一塊形狀特殊的石頭,幻想它是否為不小心掉落在地球上的隕石的一部份時,麥特突然緊張的叫喊。「快過來看!」

  「怎麼了?」我丟下手邊的石頭,好奇地跑向麥特。

  「看看那個。」我和麥特趴在公園一面舊舊的紅牆上,由於上面長滿了青苔,我們必須非常小心才不致於會滑下去。

  我順著麥特指的方向往前看,發現牆的另一邊,有一棟蓋得歪七扭八,似乎風一吹就會倒的大房 子。又尖又高的屋頂歪斜地蓋在用黑色磚頭堆砌起的牆上,許多突起的小尖塔緊鄰在凹凸不平的牆邊,使得這座房子遠看起來像是一個長滿角的可怕怪獸。房子旁邊 種了許多色彩鮮豔的不知名小花,綿延地種到接近道路的地面。深綠色的藤蔓,喧賓奪主地爬滿了外牆,使得整座房子更添一份神秘。

  而正忙著吐出一圈又一圈的黑煙的煙囪,顯示出這棟房子是有人住的。

  「哇……」

  「你以前有看過這棟房子嗎?」麥特疑惑地望著我。

  我搖搖頭。「沒有。」

 「奇怪。」麥特把視線移回房子,繼續觀察。「我以前來過這裡,但不記得有座這樣的房子。」

  我們倆好奇地觀望了一會兒,然後,我提議道:「去看看吧?」

  麥特露出有點害怕的表情:「這樣好嗎?這房子看起來怪詭異的……」

  「放心啦,」我說:「就當是去拜訪新鄰居。」

  
「好……好吧!」麥特這下總算鼓起勇氣,決定跟我一起去探訪這棟神秘的房子。



******


  我們翻過了公園的外牆〈當然沒有聽起來這麼帥啦!免不了摔了個狗吃屎〉,像個小偷般,墊著腳尖,小心地不要踩到地上那些花朵,一步一步的慢慢前進。我們從房子的側邊,繞到了房子前面鋪的紅磚走道上。

  「你看。」麥特好奇地盯著腳下的磚頭,說道。

  我低下頭看,發現每塊紅磚頭上都刻了一些圖畫,但我看不懂那些圖形所代表的意義。
  「你想,這裡該不會住了個什麼巫術師吧?」我故作輕鬆地嚇嚇麥特。不過他並沒有搭理我,繼續邊走邊低著頭研究那些圖畫。

  走道的盡頭,是一道微微開啟的墨綠色木門。仔細一看,房屋的外牆上,也畫上了許多和走道上類似的圖像。門旁有一個正在旋轉的粉紅色小圓臺,上面穿著芭蕾舞服的人偶娃娃正不停地跳著舞。娃娃的手上拿著一塊大大的長方形招牌,上面用花俏的字體寫著:卡爾雜貨店。

  「卡爾雜貨店?」我看著招牌上的字,喃喃的將它複誦一遍。

  「幸好不是什麼邪門巫術店!」麥特戳了戳跳舞的娃娃,打趣地說。

  「進去看看吧。」我推開木門,大步的跨了進去。

  「伊──」木門發出一道老舊的聲音,迴盪在靜悄悄的屋子裡。

  「猴子?」一踏進去,首先便看見櫃台上坐了一隻穿著衣服的猴子,瞪大了牠的雙眼望著我們。

  「呃……老闆?」麥特指著猴子,乾笑著說。

  但是顯然這隻猴子並非老闆。牠看著我們一會,接著便自顧自的轉身爬上櫃子,拿起一罐餅乾自己抓來吃。

  「牠的主人應該就是老闆吧!」我們猜測道。

  屋裡的空間比外表看起來要來得大,每面牆上都掛了一面漂亮的鐵灰色邊框,雕上一些花樣的大鏡 子。屋子裡,整齊地擺放了許多高高低低的櫃子,這些櫃子上都用油漆分別標上了一些數字。櫃子上面,放了各式各樣、滿得似乎快要掉下來的商品〈說真的,我實 在不知道它們是怎麼被塞進去的!〉。五花八門,看得我們幾乎是眼花撩亂;傢俱、燈管、樂器、清潔劑、標本、玩具、看起來快過期的糖果和餅乾……凌亂的櫃子 中,又似乎分類得好好的。

  「名副其實的雜貨店!」

  我的雙眼忙碌地在一個擺滿了我從未見過的標本的架子上來回打轉,麥特更是不停地連連發出驚嘆聲:「你看這個櫃子!上面擺滿了好多我沒看過的模型飛機!」

  正當我們看得目不暇己時,一道渾厚的低沉嗓音突然從我們背後傳來──

  「歡迎光臨,我的兩位小客人。」

  「嚇!」忽然出現的聲音,把我們嚇得彈了起來。

  「看來我好像嚇到你們了?」他微微笑地看著我們。

  一個高高瘦瘦,穿著黑、紫色的條紋西裝,頭上戴著高高高的黑色禮帽與金框眼鏡,看起來斯文有禮的男人出現在我們身後。他高高尖尖的的鼻下留著兩道又捲又翹的黑鬍子,像極了某牌洋芋片的招牌圖案。

  本來在吃餅乾的猴子,見到男人出現,立刻跳著撲上他,爬上他的肩頭。

  男人摸了摸猴子的頭,接著拿出煙斗,一手抽著煙,一手摸著他那撮翹鬍子,眼睛上下的打量了我們一會,說:「容我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這裡的老闆,卡爾.戴爾。」他脫下他的黑色帽子,露出他稍嫌凌亂的深咖啡色捲髮,彎下腰來向我們致意。

  「呃、呃……嗨,我叫做納吉……」

  「我是麥、麥、麥特……」

  我們低著頭,支支吾吾的回應,深怕他因為我們擅自闖入而生氣。

  「納吉和麥特,」在他的金框眼鏡下,他那淺綠色的眼眸,給人一種要將對方看透般的錯覺。「請不要這麼拘束。」他笑道:「這家店剛剛成立不久,你們可是我的第一批客人!」

  我和麥特互相對望了一眼,不好意思說出我們其實是因為好奇才走進來看的。

  「來吧,」卡爾說。「讓我來帶你們好好逛逛這裡!」

  他優雅的用腳跟轉了個半圈,帶著我們穿梭在一個又一個的櫃子間,向我們介紹許許多多的奇特商品。

  「這是一種能夠有效治療花粉症的特效藥。」經過五號櫃時,他拿起架上的一個裝著土黃色粉末的透明瓶子,對我們解釋這個東西的神奇妙效。

  接著我們走到了窗前的三號矮櫃前,那裡有一隻盯著我們看,沒有被籠子裝著的紅色九官鳥。

  「這是一隻可以說出氣溫的神奇九官鳥喲!」他說。接著,卡爾對牠咕噥了一些我聽不懂的語言:「卡哇──嗶──嚕伊?」

  「瓜!瓜!32!32!」只見九官鳥聽完,拍著翅膀,清楚地說出一個數字。

  雖然不曉得牠說的到底是真假,不過我和麥特仍是驚奇地拍手叫好。

  「那這隻猴子會什麼特技表演嗎?」我好奇的問道。

  「牠呀,」卡爾笑著看了一眼肩上的猴子。「牠會下棋。」

  「下棋?」我和麥特異口同聲地問道。

  「是呀,牠會下棋喲。」卡爾帶我們走到櫃台旁擺著鵝黃色的嶄新桌椅前,示意我們坐下。

  接著他走到櫃台內,從抽屜拿出一套棋組,擺到桌上。

  棋盤很漂亮,是圓形的,上面畫了許多正正方方的格子,格子有白色、黃色、紅色、黑色、青色,每格都凹凹凸凸的。棋盤的格子分成兩邊,正中間有一個圓形圖案,裡面塗上了黑色跟白色。

  卡爾接著拿出棋子,棋子和格子一樣,也分成白色、黃色、紅色、黑色、青色。

  「這是什麼棋啊?從來沒有看過!」麥特好奇地問道。

  「這是色棋,又叫五行棋。」卡爾解釋道。「這在我的家鄉非常流行。」

  卡爾用手指比了比,叫猴子去棋盤的另一邊坐好,接著,猴子竟真的開始和卡爾下起棋來了!

  「哇,牠真的會下!」我驚奇地說。

  「這要怎麼玩呀?卡爾,你教教我們嘛!」麥特興奮地看著卡爾。

  「呵呵,當然沒問題,以後你們有空可以常來玩,我教你們怎麼玩。」

  接著卡爾擱下下到一半的棋,繼續起身帶我們逛雜貨店。旁邊的二號櫃上,擺滿了琳瑯滿目的糖果餅乾,卡爾從上面拿下了一些糖果給我們吃,我發誓那是我吃過最好吃的糖果了!不過當我問他這些糖果是用什麼做的時候,他神秘的笑著對我說:「這是秘密。」

  我注意到卡爾喜歡不時的用手撫摸他那搓捲翹的長鬍子,這個動作讓他看起來非常的滑稽,但是我並沒有笑出來。

  店內新奇好玩的商品,實在是多得數也數不完,我不禁心想:賣這麼多東西,難道卡爾先生不會搞混?於是我忍不住地開口問道:「為什麼卡爾先生你要賣這麼多東西?」

  只見卡爾伸手摸了摸鬍子,樣似認真的思考了一會,然後回答:「因為我實在無法決定要賣什麼,只好什麼都賣!」說完,他便哈哈大笑。

  逛了好一陣子後,卡爾先生又領著我們回到櫃台旁邊的桌椅前,收起棋盤,並從櫃台裡拿出一套看起來非常高級的白色杯具組,和一些茶點。

  「下午茶。」他說。

  我們吃著茶點,開始閒聊起來。

  「卡爾,你住在達芬諾蘭很久了嗎?好像沒有看過你。」麥特咬著夾心餅乾,問道。

  「我啊,」卡爾喝了一口茶,說道:「我原本是住在一個離這裡非常遙遠的南方國家,最近才剛搬到這個城鎮來。我對這裡的一切都還不太熟悉,你們能跟我介紹一下這個城鎮嗎?」

  我們告訴他有關老巫婆家前的那隻狗,還有新來的英文老師常常出一堆作業給我們寫,還提到這個星期剛好是鎮上重要的花季活動。「我可真是幸運,剛好趕得及花季遊行。」卡爾笑著說道。

  我們坐的這個位置,恰巧能將這家店一樓的內部盡收眼底。我發現在這些編有數字的櫃子後面,有一個通往二樓的樓梯,樓梯的對面有一扇通往廚房的門。而在樓梯的旁邊,有一個不知通往哪裡,小小的、不起眼的門。

  「樓上也是店面的一部份嗎?」麥特問道。

  「噢,不是,」卡爾給我們和他自己再各添了一杯茶。「樓上是我的起居室和書房。」

  「那個地下室呢?」我指著樓梯旁的那扇小門,問道:「我是指,那是個地下室嗎?裡面是做什麼的?」

  此時卡爾的臉上,又浮現出剛剛我問他糖果成份的時候的那種神秘笑臉,答道:「這又是另一個秘密了,孩子。」

  盡管我肚子裡冒出了成千上萬的疑問,聽到他那麼說,也只好收起我的疑惑,低頭把杯中剩餘的茶給喝完。

  我們在雜貨店裡逗留了一下午的時光,直到發現窗外已經紅霞滿天,才依依不捨地離開。我們走之前,各挑了一個紀念品回去;麥特拿了一個看起來挺逼真別緻的模型飛機,而我則是選了一條用鐵環互相圈住的魔術玩具。卡爾堅持不收我們的錢,他說這是為了紀念我們是他第一批客人。

  回去的路上,麥特對我說:「我覺得卡爾先生看起來滿不錯的。」

  「嗯。」我不是很專心地回道。事實上,我覺得卡爾和他的雜貨店看起來非常的神秘,可是我又說不出來那股神秘的感覺。我把這種詭異的感覺收藏在心底,沒向麥特說出來。


******


  晚上,我坐在鋪上藍白條紋的桌布的餐桌前,專心的享用眼前香濃美味的馬鈴薯燉肉。

  「納吉。」說話的是我媽媽─辛妮。每當她用這種特別輕柔的口氣對我說話時,我就知道事情不妙了。

  「唔嗯……?」我裝作一副什麼事都不知道的樣子,把全身的注意力都放在盤內的食物。

  她放下手上的餐具,劈頭直說道:「你為什麼要在吉娜的抽屜裡放那種噁心的東西?」

  不經她一說,我還真的忘了今天偷偷在吉娜抽屜放了一隻蟾蜍。 

  我望向坐在一旁的吉娜,只見她低著頭假裝在吃東西,嘴角卻微微上揚。死吉娜現在一定在幸災樂禍!

  「那隻蟾蜍是我費盡千辛萬苦抓來的耶!」我抱怨道。「那麼大一隻,妳知道有多難抓嗎……」我還沒解釋完我為了那隻蟾蜍費了多大的心力,老媽的一記白眼卻瞪了過來,我只好噤聲,繼續乖乖吃我的飯。

  「你是哥哥耶!」媽開始了她飯桌上的訓戒。這招最有效,因為我如果逃回房間的話就沒飯吃了。「沒看過像你這樣不疼愛妹妹的哥哥。」

  她繼續霹靂啪啦地說那些我聽過上萬次的話。我暗地吐了吐舌頭,心想:所有做哥哥的,只要有這麼一個愛打小報告的妹妹,都會想狠狠惡整她的!

  不過我並沒有膽量說出來,只是默默的吃著我的飯,同時希望媽今天能早點結束她的飯桌闊論。

  好不容易,她似乎說累了,總算落得耳根清淨。

  我想起今天探訪的那家雜貨店,於是我便好奇的開口問爸:「爸,你知不知道郊外那座廢棄的公園,旁邊新開了一間雜貨店……」

  我話還沒問完,媽又打斷了我的話。「你今天又跑去那種地方玩了?不是告訴你很多次,不要去那些危險的地方!怎麼你每次都聽不進去?……」

  然後她又像錄音帶般,開始重複播放那些我聽過上萬次的話。

  我和爸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無奈的低下頭繼續吃著盤子上的食物。

  「……所以說我要禁你的足!大遊行那天你也得乖乖看家,不許……」

  「什麼?」這次,換我打斷她的話。我驚訝地站了起來,不敢相信地望著她。

  她有點錯愕地看著我,因為我很少打斷她唸經。「我說,我要禁你的足!」

  「大遊行那天也不帶我去?」

  「對。」對於我驚嚇的反應,她似乎有點高興她說的話這麼有效果。

  「可是、可是……爸……」爸那天要帶我去買新球鞋呀!

  我轉頭望向老爸,只見他擺出一臉愛莫能助的表情;我又轉頭看吉娜,結果發現她的頭已經低到不能再低了──她憋笑憋得滿臉通紅!

  我悻悻然地坐下,不發一言地將剩下的飯吃完,然後衝回我的房間。

  「可惡!」一進到房間,我氣憤地甩上門,將我整個人摔到床上,不甘心地說道。

  平常被禁足也就算了……可是,大遊行耶?這個一年一度的日子,媽怎麼可以不讓我去?
  我翻來翻去,腦中掠過往年的大遊行片段。

  不行!我不要待在家裡!我一定要想辦法去參加花季大遊行……我盯著窗外的月亮,腦中漸漸形成一個想法──


 
  我決定後天晚上要偷溜出去參加遊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公告】Google有時候會把留言誤認為垃圾訊息,因而沒有顯示,建議登入留言,如仍未顯示,亦可私訊至粉絲頁、或來信至信箱:domiwang.811@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