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30日

卡爾的雜貨店:第二章‧接二連三的衰事

在經過了一天半痛苦的禁足和吉娜幸災樂禍的嘲諷折磨下,好不容易,終於到了花季大遊行的這天晚上。


「納吉,我再說一次……」



「『乖乖待在家裡,不可以隨便跑出去。』」我不耐煩地替媽媽接話。她今天至少重複了十遍!
「很好。」她穿上羊毛製的黑色大衣。她常說,即使在七月的晚上,那些冷得要命的風還是可以把你給凍死。「冰箱裡有一些食物,如果餓了,拿出來熱一熱就可以吃了;我們會盡早回來,會給你帶一些遊行的紀念品。」

我才不要那些無聊的紀念品!我想,真的為我好的話,就帶我去參加大遊行!

不過那已經不重要了,反正我已經決定偷溜出去玩了。



在他們出門後,我坐在沙發上看著無聊的節目,等了差不多約十分鐘左右〈你也知道的,萬一發生那種他們忘了帶東西,突然折返回家之類的事〉,這才接著準備出門。

我特地將很少穿的藍色夾克拿出來穿,又戴上了一個白色的棒球帽,我想,穿成這樣,就算是眼尖的老媽看到也認不出來吧!

鎖好門後,我以小跑步的方式跑出了庭院。

******

晚上的風徐徐的拍打在我的臉上,雖然有點涼意,不過此時的我卻興奮的全身發燙!我從未獨自在晚上出門,尤其這次又是偷偷摸摸地,讓我不禁開始期待著今晚的冒險。

我回頭望向二樓我房間的窗戶,裡頭暈黃的小燈光映照在玻璃窗上,形成一個小小的圓圈。為了怕爸媽們比我早回來,我故意開了一盞小燈,好讓他們以為我已經睡著了。

我慢慢地從街上零零星星的攤販逛起;我買了一些甜甜圈和熱狗邊走邊吃,熱狗的醬汁滴到了我的藍色夾克上,希望老媽洗衣服時不會發現才好。

越靠近鎮中心,街上的人就越來越熱鬧。

每個人的脖子都戴上遊行的特製花環,為了應景,於是我也向花販買了一個來戴。

不遠的前方飄著好幾個巨大的氣球,我知道那是遊行的隊伍,於是我興奮地加快腳步,跟上隊伍。

遊行隊伍中,有幾個模樣有趣的小丑,他們個個都化了張大花臉,不時的表演一些滑稽好笑的動作,令兩旁的人群不由得開懷大笑。有些人朝著他們揮了揮手,不過他們故意裝作沒看見,四處探頭探腦,惹得四周又是笑聲不斷。

天空上不時的綻放許多美麗炫目的煙火,五花八門,形形色色的都有;我煞有情調地坐在一旁的路邊,仔細的欣賞了好一會兒,才又繼續跟著遊行的隊伍前進。

街道旁的草皮上,偶爾有一些人會在上面表演一些樂器,我發現一個吉他彈得挺好聽的樂手,站在他面前享受了幾分鐘美妙的旋律,然後在他面前的容器內投了幾個銅板。

樂手彎下腰向我致謝,我向他點點頭回應,然後又繼續前進。

達芬諾蘭鎮的街道是以同心圓的方式,一圈一圈的向外擴展,遊行的隊伍也依著街道的樣子一圈一圈的繞著。我看看街角那座和平大鐘的時間,敲算爸媽和吉娜回家的時間,決定跟隨著遊行的隊伍繞一圈,慢慢繞回家。

逛到一半時,遊行隊伍行進的速度突然慢了下來。

我疑惑的探頭,想看看前方發生什麼事,發現前面不遠處的一個攤販,擠滿了圍觀的人群。

「怎麼回事?」我好奇的利用矮小的身軀,穿過人群想辦法擠到攤販前。

「這位年輕的太太,妳一定要試試這個!保證能讓妳年輕十歲……絕不是亂蓋的……」

「噢,噢,您想為家中換一套新的廚櫃嗎?……沒問題,任何你想要的,我們型錄上都有!……保證二天內送達……」

「這款的藥效非常的強,使用的時候千萬要注意,只要滴一點就好……」

「……」

站在掛滿彩色玻璃彈珠的攤販前忙進忙出的,是雜貨店的老闆,卡爾先生。他身上穿著一套白色絲綢的上好西裝,配上淺藍色的領帶,胸前還別了一朵小紅花。他的頭上並沒有戴  我第一次見到他的高禮帽,頭上深咖啡色的捲髮在不時的煙火照映下閃閃發亮。

他看起來非常的忙碌,不停地周旋在絡繹不絕的客人間;正當我被人群擠得快要喘不過氣來時,卡爾眼尖的看到了我。

「噢!納吉!」他在百忙之中抽空向我揮手打招呼。

「喔,嗨,卡爾先生。」好不容易,我總算擺脫一層一層的人牆,來到卡爾旁邊。

「這裡好熱鬧!」我指著擠滿的客人,笑著說道。

「是阿,」卡爾撥了撥他的鬍子,說道:「本來只是想來做點宣傳,沒想到竟然會有這麼多人!看來我太小看這個遊行了。」

「老闆、老闆!」一位體態豐腴的女士朝我們這裡走來。

卡爾拍拍額頭,露出一個抱歉的苦笑。「看來我沒辦法招呼你了。你自己到處看看,有些是我上次還沒擺上架的新玩意,有需要再叫我。」

說完,他又跑去忙了。

我隨意地在卡爾的攤販瀏覽了一會。正當我準備回到遊行隊伍中繼續前進時,人群裡忽然發出一聲尖叫:「看!要倒下來了!」

我抬頭一看,發現前方一個二層樓高的船型大氣球,正緩緩朝我們這邊倒下。

尖叫聲四起,大家躲的躲、逃的逃,急忙四處逃竄。我驚恐的望著離我越來越近的氣球,它將我籠罩在越來越大的陰影下,我想要逃跑,雙腳此時卻不聽使喚,硬是黏在地上不肯  走。我聽見許多人叫我快點跑,我卻只能無助的望向兩旁人群,呆站在那。

「納吉!」嘈雜的人聲中,我聽見了媽歇斯底里的叫喊。

「媽……」我看見爸媽和吉娜臉上恐慌的表情,我想我現在的表情一定也因為害怕而扭曲變樣。

我拼了命的想走,可是雙腳依舊動彈不得。氣球越來越近,許多人乾脆遮起雙眼,不忍目睹我被氣球壓成肉醬的樣子。

我看了爸媽和吉娜最後一眼,給他們一個微笑,然後,無奈的準備迎接痛苦──

突然,我的眼角餘光看到站在圍觀人群中的卡爾,雙眼緊盯著我不放,右手在口袋裡翻攪了一會,接著,他拿出煙斗來抽。

說也奇怪,從他煙斗裡冒出來的白色煙霧,化成一圈一圈圓圈的往上飄,接著越變越大,並且朝著我頭頂上的巨大氣球飛去。我看見那些變大了的白煙,團團包圍住了氣球,接著,氣球竟然像是被白煙推了回去,奇蹟似地緩緩回到了原本位置。

我的嘴巴張得大大的,愣愣地看著氣球的變化,絲毫沒有注意爸媽和吉娜哭著從人群中衝過來擁抱我。

我轉頭看向卡爾站的位置,發現他正看著我,我和他的目光對上,有好一會,他嘴角勾起了一抹難以理解的笑意,我想他會和圍觀的人一樣上前來探視我的情況,不過他卻轉身隱入人群,消失不見。

******

自從上次遊行回家,並沒有什麼感人的親子戲碼,我被媽狠狠的罵了一頓,然後我就被罰延長禁足一個月,包括之後的花季假期,也必須乖乖待在家裡。

我整天在家,不是無聊的看電視,就是打打電腦。雖然偶爾我有稍微出門呼吸新鮮空氣的機會,但那也只限於上學跟幫媽媽跑腿買東西之類的事。

「我失去了自由!」我對麥特這麼說。

不過自從那天遊行後,卡爾的雜貨店一下子成為鎮上最熱門的話題。幾乎每個人都在討論他的事,包括他的生髮水是如何有效地改善鎮長的禿頭、他店裡的特製坐 椅治好了威靈頓 太太長期的腰痛、他的神奇麵包粉是如何讓街角那間快倒閉的麵包店起死回生、甚至連在學校,班上的同學都熱切地討論著他店裡新奇的玩具。

連晚餐時間,媽也不斷地跟我們介紹她在卡爾的雜貨店裡買來的各種功能的商品。

我回想起那天卡爾奇怪的行徑,感到非常疑惑。我曾經私下找麥特談論過這件事,但他笑稱說我當時肯定是腿軟了走不動,太過驚嚇而神智不清產生幻覺。

我想想也對,煙怎麼可能把氣球推回去呢?但是卡爾當時拿起煙斗抽煙的動作,又讓我感到非常地不可思議。正常情況下,有人會這麼有閒情逸致抽煙嗎?

我為那天發生的詭異事情困惑了好一陣子,但是並沒有持續太久,我的心思就又被另一樁事情給佔據了。

花季假期完,緊接著就是鎮上的年度游泳大賽。我從小便很擅長游泳;蝶式、自由式、仰式、蛙式〈我自己也發明了一些有趣的游法,像是海豚式、旗魚式……等 等〉,全都得心應手。小時候到現在,也拿過了不少大大小小的獎盃,雖然我媽常在人家面前把我損得一無事處,不過只要一談起游泳比賽,她比我還驕傲咧!

因此,雖然我還在禁足期間,倒是常常去游泳池游泳。〈當然,也常常假借練習名義偷溜出去玩〉

「納─吉─」一個假日的午後,正當我提著裝泳衣的袋子要出門時,聽見媽從廚房大聲的喊道:「納吉!練習完可以幫我去卡爾的雜貨店拿東西嗎?」

「一定要嗎?」我不耐地抱怨。

「如果你表現好一點,說不定我可以提早解禁。」

「好啦!去就是了。」我跳下椅子,不是很甘願的出門。

******

「嗨!卡爾!」我朝正在一堆貨物旁邊清點的卡爾打招呼。

「噢!是你呀,納吉。」卡爾將視線由那堆凌亂的貨品前抬起,露出他潔白的牙齒向我微微一笑。

「剛剛有下雨嗎?你的頭髮溼溼的。」他看了看窗戶,問道。

「沒啦,我剛剛去游泳。」我隨手揉了揉半乾的頭髮。

「我也好久沒去游泳了。」他從地上的貨品中,抽出一條毛巾遞給我。「擦乾吧,等等感冒就不好了。」

我不好意思地接下毛巾,邊擦頭邊說:「我來替我媽拿她上次訂的東西。」

「噢,沒問題,史戴普太太的。你等我一下,我去找找。」說完,他轉身走向櫃台後面。

下午的雜貨店冷冷清清的,沒什麼客人,只有我和卡爾。

店裡大致上和我上次來的時候沒什麼不一樣,只是東西變多了,角落也堆滿了許多別上紅色單子的訂製商品。

我走向窗前,發現那隻紅色的九官鳥正瞪大雙眼看著我,讓我有種不太舒服的感覺。

窗檯上種了一些綠色植物,長長的根莖一直蔓延到旁邊桌上的的玻璃大花器旁。

「這個花瓶看起來挺不錯的。」我伸手摸了摸,花瓶的觸感非常冰涼光滑。

「呵,你真是有眼光。」卡爾彎著腰,一邊在地上堆放的貨品中搜尋,一邊回答我。「那個瓶子價值不菲,是某個古老遺蹟出土的古物呢!」

聽聞,我摸瓶子的手立即嚇得縮了回來。「哇,不早說!」要是弄壞可就慘了。

「摸一下沒關係的。」他笑道。「哪,終於找到了!你媽訂的東西在這。」卡爾搬起一個箱子。

「我來幫忙!」

突然,倒楣的事就這麼發生了。就在我轉身想跑到櫃台那幫卡爾搬箱子時,窗前的九官鳥不知為何忽然開始急急振翅,把我嚇得彈了起來,我的左腳因此勾到桌角,然後──

「啪!」一道清脆的破裂聲劃破空氣,花瓶瞬間碎成好幾十塊躺在地上。

「噢,天啊!」我悲慘的望著花瓶的屍體,頓時感到天昏地暗。

我害怕地看著面前不發一言的卡爾,他的眼鏡在燈光的照射下呈現白色的反光,讓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我、我……」我驚嚇過度的腦袋盡可能地找出能說的話。「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呃、這個、我會賠償的……」事實上,媽要是知道我弄壞這個昂貴的花瓶,肯定會殺了我的!

但是卡爾並沒有生氣的把我抓起來毒打一頓,或是要我賠償可能賣掉我都不夠賠的鉅款。只見他放下手上的箱子,微笑著向我走來。

「用不著緊張,」他拍拍我微微發抖的肩頭。「你用不著賠償。」

「但……我……」

卡爾搓了搓他的鬍子,像是在思考什麼般,盯著我一直看。我在他銳利的目光下似乎無所遁形,我低著頭,不知如何是好。

「這樣吧!」經過一段時間的沉默,卡爾突然浮現一個神秘詭異的笑容,就像是上次他對糖果成分和那扇門保密所露出的古怪表情。「我的店裡最近正缺一個幫手,你來幫我做事,這件事就一筆勾銷。」

「啊?」聽到這個提議,我愣了一下。

「怎麼樣?」他的目光直直望進我眼裡。「這個方式不錯吧!」

「是、是不錯……」可是,未免也太便宜我了吧!

「那就對了。」他用力的拍了一下我的背。「明天就開始來吧!別擔心,我還是會付你薪水的。」

有薪水、又一筆勾消?天底下哪有這麼好的事!我不安的看著卡爾的笑臉,但想想我又賠不起這個花瓶,眼前看來只有這個最好的辦法了。我欣然的接受提議:「好吧。」

於是卡爾和我握了握手,達成協議。

而我卻不知道,這將會是災難的開始!

******

回家後,我將在卡爾的店裡發生的事,一一告知媽。

「你非要氣死我才甘心嗎?」媽站在洗碗槽前,一邊洗碗,一邊對著我大發雷霆。

「人家都說不跟我計較了!」我不服氣的回嘴。

「那是人家卡爾先生脾氣好,叫你去他那做點事就算了!要是今天換做是別人,我看你怎麼辦!」

「哼……」我滿懷罪惡感的悶吭一聲,詞窮了。

「你最好幫他賣力點工作,別老是偷懶。」

「我才不會!」我抗議道。

「或是努力的再幫他多摔幾個東西?」她用力的將洗好的碗盤放進烘碗機裡,碗盤互相碰撞,發出乒乒乓乓的聲音。

我沒有回媽,開始覺得她有點煩。我丟下吃到一半的奶油蛋糕,跑回樓上房間。

「嘿,哥。」走上樓梯時,吉娜跑來跟我說話。

「幹麼?」我不耐的看著她。

「我剛聽到你跟媽在廚房的對話了。」她一臉得意的說。

「不關妳的事!」我嫌惡的推了她一把,繼續往上走。

「你幹麼推我!我要去跟媽說,你最近的表現夠壞了!」她威脅似地看著我。

「去啊,」我用力的一把抓起她的頭髮。「順便再加上這個!」

「呀──媽媽──」她放聲尖叫起來。

「妳這隻又矮又肥的豬!」臨走前,我還不忘惡毒地補上一句,才趕緊趁媽還沒衝上來前跑進房間。

關上門後,我聽見門外媽跟吉娜叫囂的喊了一些話,不過我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對著門外大喊:「我睡著了!不要吵我!」

隔天放學後,我先回家換了一套輕便的衣服,才到卡爾的雜貨店報到。

「卡──爾──」我對著正在庭院修剪花草的卡爾大聲呼喊。

他戴著一頂遮陽帽,袖子和褲管都捲了起來,看起來頗有農人的味道。

「你來啦!」他神情愉悅地向我走來,嘴上還含糊的哼著我沒聽過的歌謠。

「嗯,我需要做些什麼呢?」我想,他應該不至於會叫我去除草吧……

「這個嘛……」他抹了抹臉上的汗水,手上的泥巴也跟著附上,他的臉現在看起來就像個大黑炭。「很多,不過我想我最好還是先帶你重新認識一下這裡的環境。」

他指了指兩旁的草地,說:「我喜歡種些花花草草,通常我會自己來整理,不過可以的話,我希望以後你可以幫我一起整理花圃──畢竟,兩個人總比一個人來得仔細吧?」

「唔嗯……」整理花圃?天啊,聽起來真是頭痛!

「以後我再慢慢教你怎麼跟這些花相處,現在,我們先進去,我告訴你一些要注意的事。」

我跟著他走進屋子。

「這個東西得上發條,上一次發條可以轉三個小時,你要隨時記得補。」他指著門旁那個拿著招牌的人偶娃娃說。

「每天都要清潔,廚房後面的櫃子有放用具。」

「星期二是進貨日,到時會比較忙,要把貨品分類……」

卡爾邊走邊解說,我一旁聽得卻是頭昏腦脹。

「……這樣你懂嗎?」在霹靂啪啦的漫長講解後,卡爾忽然停頓,回過頭來問我。

「呃……應該可以吧。」我不確定的回答。

「一開始我不會要你做太難的工作,放心吧!」他從口袋拿出那個熟悉的煙斗,抽了一口。

「嗯,好的。」那個煙斗……我的雙眼盯著煙斗冒出的白煙,但白煙這次卻沒有像上次那樣,而是逐漸消散在空氣中。

「但是有一件最重要的事,你一定要記住。」他的神情突然嚴肅了起來。「樓梯旁的那扇門,沒有我的允許,絕對不能打開,知道嗎?」

「喔……好……」我愣了一下,內心不禁開始對那扇門裡到底裝了什麼感到好奇。但是卡爾看起來有點恐怖,我不敢問他。

接下來的幾天,我慢慢的對店裡的事務熟悉了起來。雖然店裡的商品又多又雜,但是都分類得好好的,所以我整理起來也不會太困難。

有時候卡爾會無預警的消失一整天,不知道去了哪裡。那隻猴子也是,常常不知道跑到哪去〈但吃飯時間總會準時出現〉。卡爾打了把鑰匙給我,要是他不在,我就自己進去開店。

「納吉?」某個炙熱難耐的假日,店裡的客人多得不像樣〈真搞不懂他們哪來那麼多東西需要買?〉,卡爾又偏偏不在,我一個人忙得焦頭爛額時,麥特突然出現在店裡。

「噢,麥特!」我擺脫一個拿著一罐清潔劑,拼命糾纏我的客人,跑去跟麥特打招呼。

事實上,除了家人,我並沒有告訴其他的朋友我開始在卡爾的店打工的事情,所以當我看到麥特出現,我有點嚇到。

我將前幾天發生的事告訴麥特。

「什麼?你在這裡工作?」他驚訝的大叫。

「對啊,我也不是很願意……」我無奈的聳聳肩膀。

「帥呆了!」麥特抓緊我的肩膀,激動的說:「你竟然在卡爾的雜貨店工作!這實在是太棒了!」

「拜託,哪裡棒啊!」我開始抱怨起來:「卡爾他對我是滿好的啦,可是這裡超大的,光是整理就得耗上許多時間,加上卡爾又常常像今天這樣,不知道跑到哪裡去玩……反正,一點都不棒!」典型的員工症候群。

「是嗎?」他眼神裡有一股夢幻。「可是我還是覺得在這工作帥斃了……」

「這裡是很棒啦,偶爾還可以得到不少員工福利,可是當你真的開始在這裡打雜後,就不會這樣想了。」

「才不會呢!我要是你,天天和這些最新款的模型為伴──當然,這裡的零食也不賴──我一定會樂翻的!

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麼,眼睛發亮的看著我:「我說,我也來這裡打工,怎麼樣?」

「啊?你確定?」對於他突如其來的想法,我著實愣了一下。

「放心啦,我不要錢,只要能讓我在這工作就好了。」

「這個……」和麥特一起工作?聽起來是不錯,但……我搔搔頭,不知道要怎麼回答。「我不能決定,不過卡爾曾說他滿缺人手的,他現在不在,等他回來我再問問他的意見。」

「那我等你的好消息!」他興奮的說道:「要多幫我說幾句好話喔!」

「沒問題!」我拍了拍胸脯,向他打包票。

******

「不行。」

「啊?」由於卡爾回答得實在太快了,我忍不住懷疑是我聽錯了。

「我說,不行。」他低著頭檢查帳單,看也不看我一眼的回答我。

「可、可是……」我不放棄地繼續央求。「他說,即使不拿薪水也可以。」

「不行就是不行。」他終於抬起頭來看著我。「不是錢的問題,我只需要一個幫手就夠了。」

「但多個人分擔,事情做起來也比較快呀!」而且我也比較輕鬆。

「納吉。」這次,他站起身來。「那照你這麼說,我是不是應該請一百個人來一起分擔事務?」

「我不是這個意思,可是……」

「好了。」他揮揮手,示意不願意再多談。「這件事到此打住,總之我只需要你一個就行了。」

我只好閉口不提這件事,但心裡卻苦惱著該怎麼跟麥特解釋。

******

雖然沒有惡意,但從那天之後,我便開始避開麥特。我一直拼命思考該怎麼跟他說,才不會讓他傷心;但想了好幾天,依舊想不出什麼好方法。

「哎!」我趴在書桌前,為了麥特的事煩惱。

如果當初我再多說一點,也許卡爾會答應?

可是卡爾那時的語氣異常堅定,我想就算我說再多,恐怕他還是不會答應。

麥特聽到會怎麼想呢?

「納吉!」媽在樓下大聲的叫喚我,打斷了我的思緒。「麥特來找你!我叫他自己上去喔!」

天啊,是麥特!他竟然跑來我家找我?一定是來問上次的事。這下該怎麼辦?

我焦急的來回踱步,希望能在他上來前想出好辦法;就在我差點決定跳窗逃走前,他推開房門走了進來。

「噢,嗨,麥特!怎麼有空來找我?」我僵硬的向他一笑。

「嘿嘿。」他帶上門,坐上我的床。

「好傢伙,怎麼最近都沒看見你啊?」

「這個……我最近比較忙。」思忖了一下,我挑了一個最簡單也是最爛的理由。

「是喔?」他用力的壓了幾下彈簧床,身體跟著床一直晃動。「你的床還挺不錯的嘛!」

「嗯,可是太軟了。」我跟著坐上去玩。

「我倒是比較喜歡你這種的……不如跟你互換?」說完,他笑著推了推我。

「對了,」他停止晃動,雀躍的看著我,說:「上次你幫我問的事……怎麼樣了?」

「呃,這個……」該來的還是來了。我咬咬唇,決定豁出去。「卡爾說不行。」

他似乎一時之間無法消化,眼睛直瞪著我,愣了好幾秒,然後又開口:「什麼?」

我拍拍他的肩膀,難過地再說一次:「卡爾說,不行。」

「為什麼!」他無法置信的大喊:「我不要錢!只要讓我在那工作就夠了!」

「他說不是錢的問題。」

「那到底是什麼問題?」他憤憤地搥了搥柔軟的床舖。

「這個……我也不知道,他只說他要一個幫手就夠了。」

他沒有回話,雙眼一直緊盯地板,我不曉得該怎麼安撫他的情緒。

「你不要太在意嘛,只是不能在卡爾的店裡工作,你還是可以常常來玩啊!沒什麼大不了的。」

「沒什麼大不了的?」聽到我這麼說,他突然猛地抬起來瞪著我。「你説,沒什麼大不了的?」

「呃、我……」

「我知道了!」他站起身來,用一種憎恨的表情看著我。「一定是你!」

「我?」我不解的看著他的轉變。

「一定是你在卡爾面前,故意說我的壞話,讓他不錄用我!你不想讓我到卡爾的店去工作!」

「怎麼可能?你誤會了!」我連忙跟著起身,為這個荒謬可笑的指責辯駁。

「我誤會你?」他輕蔑的一笑。「對,我是誤會你,誤會你是我的好朋友!虧我還那麼相信你!」

「麥特,不要這樣。」我焦急的抓住他的手,卻被他一掌拍開。

「不要碰我!」他嫌惡地抽手,完全聽不進我的話。

「我沒有說你的壞話,完全是因為卡爾……」

「夠了,不要再說了。」他走向我房間的門,準備離開這裡。「我看錯你了,你再也不是我的朋友了。」

說完,他「砰」的一聲甩上房門,頭也不回地離開。

「麥特……」我懊惱地坐下,不知道怎麼辦。事情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我是第一次看見麥特情緒這麼失控,沒想到能否到雜貨店工作一事,對他而言是這麼的重要。

「可惡!」我用力的抓起枕頭,重重地砸向牆壁。真是倒楣透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公告】Google有時候會把留言誤認為垃圾訊息,因而沒有顯示,建議登入留言,如仍未顯示,亦可私訊至粉絲頁、或來信至信箱:domiwang.811@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