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6日

夏‧富士山紀行〈下〉

雖然前一天晚上在八合目的山屋睡得並不是太好,但半夜1點後許多登山客陸續起床離開、出發繼續攻頂,床位的空間頓時變大許多,我這才漸漸睡著,也算是有睡到幾個小時的覺。



山屋的工作人員會在01:00及04:30這二個時段左右喚醒登山客,1點的那一批是為了要爬起床攻頂、在山頂看日出,4點半的則是就近在山屋前看日出。

這一天的日出時間大約將近五點,此時大部份的登山客早已離去,只剩下我與幾名旅客窩在山屋門口的椅子上等待日出,清晨的山上氣溫很低,我握著相機的雙手因為寒冷而有些顫抖,但眼前的天空相當清澈,想到待會一定可以欣賞到美麗的日出,便令我不由得感到雀躍起來。



隨著天空逐漸泛出暖橘色的光,太陽終於緩緩地從遠方的地平線昇起,金色的光芒將大地又重新染上顏色,富士山山腳的山中湖在它的映照下看起來有些夢幻,像一滴眼淚,承載著大地千年以來的記憶。



我一直很喜歡早晨的陽光,感覺這時候的光特別純粹,世界在此刻顯得分外寧靜,幾位山友一起靜靜地望著日出,沒有像網路上寫的那般戲劇化地大喊「萬歲」,我卻感覺這樣的無聲更勝有聲。此時此刻,沐浴在晨光之中,一種無以言表的平和在我心底漫延開來,彷彿直至此刻,我才終於與這個世界有了連結。







欣賞完日出後,我回到山屋整理行囊,草草吃過早餐後,接著我又揹上背包,繼續第二天的路程。



隨著高度越來越高,山坡的坡度也越來越斜,從八合目到本八合目、九合目及山頂的這段路,我覺得比昨天五合目到八合目要來得吃力,加上晴空萬里、陽光很烈,讓我的休息次數比昨天增加許多,明明已經可以看見山頂了,卻始終覺得離我好遙遠。

不過幸好並未出現任何高山症的情況,我聽從朋友的指示慢慢爬,讓身體慢慢適應,累了就休息,所以一路上都沒有覺得不適。



經過應該是本八合目左右的山屋,已經可以看見對面下山的登山客了。(上山與下山的路線不同)



不知不覺中,已經來到了比雲還高的地方。



九合目這裡有一個鳥居,木頭上插滿了錢幣,應該是為了向山神祈求平安,近看之下非常壯觀。



前一天在比較低的地方攀爬時遇見的登山客大部份總是有說有笑,不過越接近山頂,眾人的臉上逐漸顯露出藏不住的疲態。一個和我一樣獨自來爬山的日本老伯伯看見我疲累的樣子,為我打氣:「加油,就快到了喔!」令我忍不住露出大大的笑臉向他道謝,他好奇地問我是第幾次來爬富士山?我告訴他是第一次,他則告訴我這是他第二次,我們都沒有問對方為什麼來爬,在山上沒有人會問這種問題,因為我們都知道為什麼我們會在這裡。

我想起去年讀的一本八千米雪山攝影書書名─「因為山在那裡」,這句話出自英國登山家George Mallory,"because it is there",雖然這是他無心脫口而出的一句話,我卻覺得沒有什麼比這句話還要來得浪漫的了。



花費了三個半小時,終於來到了頂上的鳥居,走完這最後的石階,就是富士山的山頂了。



山上人很多,一面日本國旗在山頂的淺間大社前悠揚著,彷彿向來人宣告著富士山是日本人的驕傲,終於登上山頂的登山客們忙著開心地與其合照,神社裡也擠滿了買御守的人,我在這裡買了三個御守送給朋友。(其實我很喜歡它的設計,但一個要1000多円,實在是買不起太多)



山上也有賣很多紀念品和補給品,連販賣機都有,平地一瓶100円的水在這裡要500円。



可別以為到了山頂就是終點了,這裡的高度大約是3715m,整個富士山的最高點位於剣ヶ峰(3776m),需要沿著山頂的火山口繼續走才會抵達,火山口滿大的,繞行一圈大約需一個小時,下次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了,所以當然說什麼也要去朝聖不可啦。







之前去攀爬巴杜爾火山時,因為那天的霧太大,所以沒有機會看見第一大火山口的全貌(有看到第二大的),年初時去阿蘇火山則因為火山噴發而暫時封山,亦無緣看見世界最大破火山口,這回上富士山總算有機會清清楚楚地觀賞火山口的樣貌。雖說距離富士山上一次噴發已是300多年前的事,不過由於地底仍有火山運動,所以它仍被歸類為活火山之一。



我以順時針的方式繞行火山口一圈,雖說山頂坡度起伏並不是太高,但正中午頂著烈日走路令人覺得分外辛苦,偏偏山上的風又很冷,衣服穿也不是、脫也不是,只得不斷穿穿脫脫。



走到一半,來到了全日本最高的富士山山頂郵局,小小一間的郵局內擠滿了蓋紀念章、寄明信片的旅人,我也在此寄了16張明信片給朋友。





山頂的郵局每年只有開山期間有營業(兩個月左右),且只到下午兩點,要是太晚抵達的話就寄不了囉!(五合目也有郵局,但感覺蓋著山頂郵局郵戳的明信片比較值得收藏)



山頂郵局除了販賣一般風景明信片以外,也有賣一些組合紀念狀,我買了這個,裡面有一張登頂記錄卡、登山證明書及一個很漂亮的小資料夾,我把記錄卡和證明書當作明信片寄回台灣給我自己。



另外事後只要在富士山協會的官方網站上填寫資料、上傳登頂的照片,就可以得到從日本寄發的「富士山登頂證明書」,上面會有你登頂的照片,含稅是1080円,寄到台灣的運費是1800円,一共是2880円,可以線上刷卡付錢。

(目前還沒收到,收到後會更新上來給大家看)

離開山頂郵局後,我繼續繞著火山口步行,朝著最高峰剣峰前進。在快抵達剣峰的地方,有一個非常斜的上坡,沒有可以靠的地方,有一點難走,許多人都不小心跌倒,在走的時候記得要特別小心。(劍峰旁有一個無人氣象站)



終於抵達劍峰了!



請路人幫我拍一張照留念,日本最高峰成就達成!(竟然連這裡都有4G訊號,於是我也順便在日本最高峰打了個卡......哈哈)



沒想到還真的爬到了這麼高的地方,喜悅似乎後知後覺地在我離開劍峰後才浮現,我找了個懸崖邊坐下,低頭望著腳下的雲海發呆,天氣很好,晴空萬里,很幸運遇上了這麼好的天氣,選擇在生日的前一天來攀登富士山,將山頂的這片風景作為生日禮物送給自己,在某種程度上我大概也是個無藥可救的浪漫主義者吧。









繞行了火山口一圈後,我回到剛剛的山頂休息處,準備下山。下山的路線和上山的路線不同,不過都有指示牌,為了怕登山客迷路,所以他們都設計得很清楚,正常來說是不會走錯的,可以不用擔心。

下山的景色滿單調的,是一成不變的沙地斜坡,如果沒有登山杖的話我覺得會滿辛苦的,而由於風沙很大,遮臉巾這時就派上用場了,如果有綁腿的話最好也穿上,避免小石子跑進鞋子裡。



最後在五點多回到了五合目,去置物櫃取出行李後,無縫接軌地搭上了五點半左右前往河口湖的巴士(時間表可參考「富士急行バス」),這一回二天一夜的富士山攻頂之旅便在這裡告一段落了。

離去時,我坐在巴士上,靠著窗望向富士山最後一眼。我想我的人生並不會因為爬了一、二座山或是去了哪些地方而有所改變,也不會因此變得富有,但一生的時光不過就只這麼短短幾十年,我如果現在不來,又等什麼時候來呢?

"Because it is there." 我不知不覺又想起George Mallory的那句話。因為山在那裡。

2 則留言:

  1. 人生活的有意義比富有還有價值,無價的回憶!^^

    回覆刪除

【公告】Google有時候會把留言誤認為垃圾訊息,因而沒有顯示,建議登入留言,如仍未顯示,亦可私訊至粉絲頁、或來信至信箱:domiwang.811@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