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3日

台灣↔東京,1330哩的飛行

< 2017.03.22, DAY 01 >

我低頭看了看手錶,時間是日本的下午一點半。飛機降落後,彷彿一個世紀那麼久,安全帶的指示燈才終於熄滅,我心急如焚地站起身,用最快的速度揹起包包,過去的我總是習慣等到其他乘客都散去後才慢步離開機艙,這一刻的我卻怎麼樣也等不了,滿腦子只想穿過擁擠的人龍盡快出關。

因為,有一個很特別的對象正在等我。



這一次預計在日本待上76天,幸好成田的海關並未多加刁難,請我留下日籍友人的聯絡方式便放行。站在行李轉盤前等了許久,才總算領到行李,76天的行李重量還真不是開玩笑的,我推著沈重的行李推車,沒有朝出口走,而是走向一旁的動植物疫檢處報到。

因為,這一回,除了40公斤重的行李,我把巧比也一起帶來了日本。

抵達的時候,發現巧比的運輸籠早已被專人提到動植物疫檢處等候。原先在飛機上時一直擔心著牠的情況,經過三小時獨自待在貨艙的飛行,幸好牠的精神狀況看起來還算良好,我拿出事前準備好的文件,簽署了一些資料,接著在疫檢人員的陪同之下,推著巧比的籠子和行李,正式踏上日本的國土。

於是,一人一犬的日本冒險故事,便由這裡展開了。



在租車行領到了之前預約好的車子,先付清一個月的費用後,我按照朋友給我的地址,輸入進車內的導航,開車載著巧比前往東京的朋友家。抵達的第一天,實在是不想匆匆忙忙地立刻踏上旅程,加上時間也不早了,覺得還不熟悉路況的情況下就開夜車有些不妥,於是決定到朋友家叨擾一晚,隔天早上再出發。



第一次到日本人家作客,朋友的母親是個很傳統的日本媽媽,燙著一頭捲髮,說話時總是瞇著眼睛和藹地笑著,散發著一股優雅的氣質。我曾聽說日本女孩子即使是出門倒個垃圾,也會好好裝扮才出門,沒想到這樣的服裝禮儀並不只限於年輕女生,雖然上了年紀,她仍相當注重儀容,即使只是去散個步,也會仔細地上了妝再出門。我喜歡日本人對於美學和細節的重視程度,美不該只出現在藝術作品上,它應該是廣泛而生活化的。



在他們家作客的短暫期間,我見識到了日本人有多麼重視待客之道;整齊鋪好的床舖旁,擺了一個圓盤,盤子上裝滿了各種餅乾、水果與好幾種茶飲,地上也先準備好了給巧比的床鋪與水碗、以及如廁用的墊子,隔天早上更是為了我準備了豐盛的早餐,幾乎令我有種住宿在旅館裡的錯覺,甚至隔天離開前,還特地買了一盒和菓子給我帶在路上吃,原本只求有個地方可以睡就好,卻意外受到了如此款待,實在是讓我感到受寵若驚。







朋友的家位在東京大學旁,校園內綠意盎然,是附近居民平時散步的好地方,在朋友媽媽的邀約之下,我和她帶著巧比散步到東大校園。

這天恰好碰上了東大的畢業典禮,學校裡到處都是穿著學士服與正式和服的畢業生,畢竟是亞洲第一學府,除了日本人,其中也夾著不少異國面孔的學生,每個人都忙著開心地與家人朋友合照,臉上盡是藏不住的雀躍。我牽著巧比,漫步在東大校園內,不禁也跟著沾染上周圍喜悅的氣氛。



三月底的日本尚處於冬季,即使是白天,天氣仍舊十分寒冷,我一邊呵著氣,一邊穿梭在歷史悠久的百年建築與林蔭之間,腳邊的巧比似乎也對周遭的一切感到十分新奇,不時低頭嗅聞沿路所遇見的全新氣息。



此刻,我與巧比正一同佇立在距離台灣2000多公里遠的異鄉,老實說,即使當下我倆的確就站在那裡,聽著周遭的日語,眼前的一切依舊令我感到既古怪又不真實,像一幕幕正在播映的電影鏡頭,而我置身其中。

我當然曾經幻想過自己踏遍這個世界上的每一吋土地,但至此之前,我即便是作夢也從未想過有天竟會牽著巧比漫步在東京的街頭,人生的奇妙之處在於你無法預料,你的每一個決定究竟會開出燦爛的花或是結成苦澀的果實。如今我即將與牠結伴展開一段神奇的冒險旅程,明天之後的我們,將會看到什麼樣的風景呢?

我想,我也只能和眼前這些穿著學士服的畢業生們,一起望著天空揣想未來的景色了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公告】Google有時候會把留言誤認為垃圾訊息,因而沒有顯示,建議登入留言,如仍未顯示,亦可私訊至粉絲頁、或來信至信箱:domiwang.811@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