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9日

能登半島

·關野鼻(能登金剛)
·白米千枚田
·和倉溫泉

離開了東海,我驅車一路朝著小松空港前進,準備開始在北陸地區的冒險。



我坐在候機的長椅上,一邊喝著在機場商店買的罐裝牛奶,不時探頭看看出關的地方有沒有熟悉的面孔,兩位好友特意安排了九天的假期,從台灣飛來短暫加入我們的旅行,於是這天一大早,我由愛知出發,開了三個小時的車來接他們。我們計劃一起同遊北陸及琵琶湖,最後再送他們去機場搭機返回台灣。

由於朋友們抵達後已是傍晚,於是我們選擇就近在小松空港附近的一個營區紮營,在超市買了些食材,煮了頓美味的海鮮火鍋搭配紅酒一同享用,隔天一早再啟程前往能登半島。



能登半島位於石川縣,許多人來到石川,多半會去造訪知名的金澤老街,不過鮮少有人會繼續北上至能登半島。以前曾在松本清張的小說中讀到能登半島,在他的書裡,能登半島總是灰暗濕冷又神秘,瀰漫著一股陰鬱,之所以將此地納入行程,多半也是基於一種閱讀者的浪漫,希望有朝一日能親臨小說裡所描寫的場景,我望著地圖,想像著北方曾曾木海岸浪濤拍擊懸崖的景象,猜想著自己將會在那裏看見什麼樣的風景。

日本春天的天氣似乎總是多雨潮濕,前往能登半島的這一天,陰鬱的天空飄著絲絲細雨,不見一縷陽光,恰似松本清張小說所描寫的樣子。



能登半島的面積將近平方2000公里,範圍相當遼闊,開車需要一整天的時間才能繞完一圈。這裡最著名的地形景觀是此地長年被大浪侵蝕所造成千變萬化的海岸峭壁,其中以關野鼻以南約30公里的海岸線最有看頭,被稱為「能登金剛」,這一段充滿了各種奇形怪狀的斷崖與巨石,沿著海岸線開車兜風別有一番滋味。

抵達關野鼻後,發現四處幾無人煙,且建築物破敗不堪,一點也不像是觀光景點,原來關野鼻在2007年的能登半島地震中受到了嚴重的毀損,此片土地屬於私人財產,猜想或許是地主不願整修,原本應相當熱鬧的觀光建築物,如今只剩下殘破不堪的廢墟,像是遙望著當年的繁華。





門口同時立著請遊客自行注意安全的牌子,唯有門口的收費停車場相當新穎,雖然無人看管,為了保險起見,我們依舊乖乖繳費,將車停在停車場裡。



雖然年久失修,不過裡頭的步道仍舊可以通行,我們沿著小路漫步,一路來到了崖邊,海邊懸崖壯闊的景色果然十分令人讚嘆,灰濛濛的天色彷彿更為此地增添了不少神秘難測的色彩,眼前的日本海就和松本清張的小說裡形容得一樣陰暗灰沈又寂靜。



傳說源義經在逃難時曾經流亡至此地,船隻躲藏時靠的就是這裡海上窄小的崖壁。只見腳下的浪濤不斷拍擊著海岸,站在懸崖上望著眼前孤絕的風景,想像著源義經流難至此的畫面,頓時令人頗有一種浪跡天涯的蒼涼感。













雖然關野鼻給我們一種十分荒涼的感覺,不過附近路邊的公共廁所倒是令我們感到相當驚奇,裡頭環境非常乾淨,不僅有溫水便座,衛生紙也很充足,讓人驚嘆日本人對於廁所的重視程度。

園區的地上有不少掉落到地面的松果,以為是球球的巧比,用嘴巴撿著沿路玩。



離開了關野鼻後,我們繼續前進,來到了北岸的白米千枚田。

白米千枚田位於能登半島北方的輪島市白米町,是一處位於海邊的梯田,被隔成2000片以上的小塊水田,面積大約有一萬二千平方公尺,被列為世界農業遺產,雖是稻米田,亦是當地名勝景點,春夏綠意盎然的稻田風景與冬天白雪覆蓋的梯田景象皆令人讚嘆不已,秋末至初春期間還會有夜間點燈活動。



沿著山坡上的入口往下走,我們由梯田間的小徑一路朝著海邊走,冬末陰日的景緻看上去枯黃而毫無生氣,並不是最佳的旅遊日期,不過置身在遼闊的田野之間,無際的風景仍十分壯觀,忍不住感到在大自然的面前,人類不過是如此渺小的存在。



白米千枚田或許不是世界上最大最美的梯田,但是這裡「里山里海」的農漁業在國際間可是頗負盛名;所謂的「里山里海」,即是一種追求與自然和諧共處、生態平衡以及永續資源的一種環境友善耕作、捕魚的方式,是現今極為推崇的一種耕作觀念,像是近海養殖、灌溉水的循環利用等等,都是其中一種。

「能登里山里海」的觀念,令我忍不住想起了峇里島的「三界和諧」理念。記得多年前曾經造訪印尼峇里島中部最大的賈提盧易梯田,當地由西元九世紀所流傳下來的「蘇巴克灌溉系統」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基本上灌溉系統是由水廟管理,而日期則是廟方與農民一起共同決定,梯田雖未使用農藥施肥,卻仍年年豐收,因為峇里島居民相信,當人與人、人與神、人與自然都能維持一種自然和諧的關係,必定能得到幸福快樂,他們自古所追求的是一種「三界和諧」的理念,強調神、人、自然之間和諧共生的關係,而這樣的想法正與日本里山里海的觀念不謀而合,唯有與自然和平共處,才是永續環境的不二方法。















在白米千枚田的紀念商店裡,除了有販賣千枚田的米、明信片等紀念品以外,還有賣用千枚田的米製作的冰淇淋與鯛魚燒,在參觀完梯田後,可以到商店裡走走,嚐嚐看千枚田的米做成的點心。



原本還打算到幾個景點遊覽,不過此時天空的雨卻變得越來越大,我們只好沿著海岸漫無目的地兜風,透過車窗欣賞能登半島雨中的風景。

在經過穴水一帶時,發現沿途全是漁村,木造的平房雖然老舊,街道卻散發出一種獨特的韻味,要不是正在下雨,實在是很想下車到港邊散個步,好好感受漁村的風情。

眼看著雨是不會停了,於是我們決定前乾脆前往和倉溫泉泡湯休息。

和倉溫泉位於七尾,是一處已擁有1200年歷史的古老溫泉鄉,是能登半島最受歡迎的觀光景點,知名的高級溫泉旅館「加賀屋」總店便座落於此,街上到處都是冒著裊裊白煙的日式溫泉旅店,不乏許多古色古香的建築物,漫步其中,讓人感到一股濃厚的日式氛圍。



雖然消費不起高級的加賀屋,不過當地其實也有許多平價、環境又好的溫泉旅店,其中有一間連鎖的「總湯」是我大力推薦的,價格只要440日圓,環境非常舒適,泡完令我們大嘆值回票價,事後陸續在日本各地的溫泉鄉也有發現總湯的分店,價格雖然不一,不過基本上都算便宜,十分推薦。

順便在這裡買了幾塊和倉溫泉的溫泉錠,打算拿回台灣泡。



泡完湯之後,身體也變得溫暖許多,我們在羽咋地區找到了一間飯店附屬的營地,環境相當不錯,隨意在附近的超商買了些微波食品當作晚餐,這一天在能登半島的冒險也準備告一段落。

入夜後,天空的雨仍斷斷續續下個不停,帳篷的反潮情況也十分嚴重,在這樣的天氣下露營相當難受,一行人整夜睡得又濕又冷,輾轉難眠,天氣預報顯示著附近地區整個星期都會下雨,我們也只能暗暗祈禱雨勢不要太大,希望接下來的行程一切順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公告】Google有時候會把留言誤認為垃圾訊息,因而沒有顯示,建議登入留言,如仍未顯示,亦可私訊至粉絲頁、或來信至信箱:domiwang.811@gmail.com。